70z

方寸·人与自然的相爱相杀(全7册)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方寸·人与自然的相爱相杀(全7册)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方寸epubooks.top

作者:阿曼达·利特尔、大卫·法里尔、克里斯托弗·万杰克、郑子轩、王加为、罗伯特·N·斯宾格勒三世、唐莉、詹姆斯·迪尼科兰托尼奥、诺曼·C.埃尔斯特兰德、斯图尔特·沃尔顿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副标题:未来吃什么+人类世的遗产+被误解的盐+沙漠与餐桌+太空居民+魔鬼的晚餐+餐桌上的浪漫史
译者:蒋怡颖、符夏怡、李平、陈阳、王瑜玲、王晨、艾栗斯
出版年:2022-9
ASIN:B0BD4V735Y 

方寸·人与自然的相爱相杀内容简介

《未来吃什么:人类如何应对食物危机》
以全球性的视角,生动报道了世界范围内食物供应系统正在发生的惊人变化。记者阿曼达·利特尔教授,历时3年,走访十几个国家的食品生产企业,通过对农民、科学家、工程师和社会活动人士的采访,讲述了人类食品生产创新的动人故事,记录了那些重新定义可持续农业的努力。转基因生物对环境有利吗?我们正面临动物肉类食品的终结吗?怎样消除农业中的有害物质?如何让所有人都能获得干净的、能够适应气候变化的粮食供应……利特尔发现并分享了对气候变化威胁的深层理解,并对过去的经验和人类的智慧保持敬畏和乐观。

《人类世的遗产:寻找我们留给未来的足迹化石》
我们遥远的祖先留下了美丽的石器,而人类世这个全新的地质年代会给未来留下些什么?是环绕地球5000万公里的道路,是因辐射2万年后仍无法居住的土地,是10万年后依然徘徊在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还是全球海洋中无处不在的5万亿块塑料……本书作者大卫·法里尔为我们揭晓了令人震惊的答案,带领我们开启了一次寻找未来化石的深时之旅。当1万年甚至1000万年后的人(很可能到时的人类已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物种)看到这些足迹,他们会怎样讲述我们的故事。

《太空居民:人类将如何在无垠宇宙中定居》
阿波罗11号登月50多年后,为什么太空中人类的身影还如此之少?我们会到达火星吗?人类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多星球物种,殖民太阳系并前往其他恒星? 本书将直面这些问题。对奇迹的渴望会带领我们走很远,但如果我们真的想在新世界定居,则需要工程师、科学家和企业家的筹划。万杰克向我们介绍了那些规划者,他们正在努力使太空生活成为现实。

《沙漠与餐桌:食物在丝绸之路上的起源》
谷物、水果、坚果、茶叶……我们今天消费的许多食物都有深刻且令人惊讶的过往,它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史前中亚,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世界各地的厨房。丝绸之路沿线的商品、思想、文化和基因交流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有组织的贸易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二世纪的汉朝。本书综合了广泛的考古学、植物学和历史学证据,讲述了古代的农业生产者如何培育出我们今天享用的食物,以及它们传入世界各地的迷人故事。通过考古遗址中发现的保存完好的植物遗存,斯宾格勒三世确定了我们熟悉的作物驯化的地区和人们携带它们周游世界的路线。通过生动的例子,探索了食物是如何塑造人类历史进程并改变全球饮食的。

《被误解的盐:你可能需要吃咸点》
一直以来,我们对盐这种矿物质都存在误解,认为多吃它对身体有害,认为盐是导致高血压的罪魁祸首。本书主要分析了人们是怎样妖魔化盐这种珍贵物质的,当代科学怎样看待这种矿物,吃盐真的对身体有害吗,盐如何影响人类的健康?事实上,如果盐的摄入量不够,会导致身体进入半饥饿模式,产生胰岛素抵抗,消耗的食物会吸收两倍的脂肪。某些特定人群吃盐太少,会增加血压和静息心率。我们需要盐,以便结合水,滋养细胞,传输神经信号,刺激肌肉收缩,保障适当的消化和呼吸,维持适当的心脏功能。

《餐桌上的浪漫史:植物如何调情和繁育后代》
这是一本令人眼界大开的趣味科普作品,食物、性、科学、政治、商业巧妙交织。进化生物学领域的国际权威诺曼?C.埃尔斯特兰德教授,生动讲述了植物之间的性。植物的性与人类息息相关,它是人类食物和能量的来源。番茄、香蕉、牛油果、甜菜、南瓜……作者用我们熟悉的食用作物,展示了植物丰富多彩的性和繁育后代的方式,比如有性繁殖、无性繁殖、转基因工程等。在每章的结尾,作者都准备了一份浪漫的食谱。

《魔鬼的晚餐:改变世界的辣椒和辣椒文化》
辣椒不仅是一种流行趋势,还有着迷人的历史。原产自墨西哥和南美洲的辣椒,随着地理大发现,经由西班牙的旅行者带到欧洲,这些野生辣椒和辣椒酱为利比里亚佳肴增光添彩;继而沿着东方的贸易商路,与芥末和胡椒相遇,大大提升了印度半岛美食的观赏性与口感;之后又在欧洲大陆中部和东亚地区传播开来,成就了特色鲜明的辣椒饮食。本书是一部权威的辣椒历史,是对辣椒的植物学?传播史?烹饪历史,以及社会文化的一次全面而独特的探索?

epubooks.top站是一个下载优质电子书的网站,书籍种类非常多,每个类目下的书籍资源都非常丰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载。以及在线阅读-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一個下載優質電子書的網站,書籍種類非常多,每個類目下的書籍資源都非常豐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載。以及在線閱讀-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


资源地址:


Epub版-----密码1122


MOBI版-----密码1122


PDF版------密码1122


TxT版------密码1122


azw3版------密码1122

=======================================================

方寸·人与自然的相爱相杀部分试读:


那是纳什维尔3月的一个阴雨的早晨,天空就像没有尽头的灰褐色泥沼,也像是一片垃圾堆。乔治安·帕克(Georgann Parker)戴着护目镜和手术手套,一双橡胶靴高高地套在牛仔裤外,夹克外罩了一件亮橙色的背心,一顶安全帽戴在她的灰色短发上,就像是《疯狂的麦克斯》里的亡命之徒。

“很庆幸今天的天气不是很热。”她在呼吸面具后笑着说。

帕克——一位对即将进行的检查十分乐观的女性。在我们的学术圈中,将这项工作称为浪费审计,而在Kroger内部,我们又将它打趣地称作“垃圾桶潜水”。

帕克是公司里负责易腐物品的主管,她的工作偶尔需要打开数百个垃圾袋,手工检查垃圾袋里腐烂的东西。

帕克与两名Kroger的员工以及两位废弃物管理公司的管理人员同行而来。

废弃物管理公司负责收集以及倾倒Kroger的所有垃圾。

他们站在那儿,看着一辆压实了垃圾的卡车在面前的地上卸货。这堆垃圾是由距离我家几英里外的一家Kroger在6天内制造的,它是田纳西州117家Kroger里的一家,是全国2800家中的一家。

总的来说,Kroger每天为900万名美国购物者提供服务。[1]每年服务超过6000万户的美国家庭,这一数据甚至超过了美国总人口的1/

3、 而这也使每一家商店每周都会产生大量的垃圾,其中大部分是易腐的水果、蔬菜、肉类、乳制品,但是也有过了最佳时期,或是临近销售期限却仍然可以安全食用的熟食产品。

帕克的工作,就是帮助Kroger在众多的商店中回收那些数量可观的,虽然卖不掉但依然安全的食物。

她管理着公司在全国负责食品救援行动的120名部门负责人。

她和她的团队每年收集到大约7500万磅被丢掉的新鲜的肉类、农产品以及烘焙产品[2],并将它们捐赠给当地的食物银行和食品储藏室。这个数字非常大,但在Kroger的全部新鲜食品垃圾流中仅占了一小部分。

作为2018年发起的“零饥饿,零浪费”运动的一部分,Kroger承诺将会捐赠垃圾回收总金额10倍以上的数额,这项行动旨在2025年之前将商店的食物浪费削减为零,与此同时缓解商店周边社区的饥饿问题。

“超级超级大!”这是帕克对Kroger目标范围的描述,“是的,有点让人害怕,但是食品救援的后勤工作就是这般复杂”。对于像Kroger这么大的公司来说,这项计划不仅要求在食物变质前对它进行“救援”,还要与全国的食物银行与施粥铺协调捐赠事宜。

帕克在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小镇长大,有着圆圆的脸颊和淡蓝色的眼睛,她的出生地和加里森·凯勒(Garrison Keillor)描述的沃贝贡湖处在相同的地区,像是一个虚构的地方,“那儿总能令人愉悦”。帕克是鲜有的既热情洋溢又轻松友好的人,我们在她那丰富多彩的中西部方言中,是“乡亲”,是“苏打水”,是“流行音乐”。

而面对“大量的垃圾”她却用“多酷?
”这一句反问来表达兴奋。换言之,她对那些我们应当关心却难以关心的事物抱有极大的热忱。

在帕克来到Kroger前的10年里,她在明尼苏达为一名联邦法官当书记员,而后又当了几年时间的联邦缓刑监督员。在这份工作中,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已经定罪的重犯撰写积极的量刑建议。

“我十分感激这份工作赋予我的责任,我必须确保每个人都能在法律上得到最公正的对待,但是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后,这份工作还是让我失望了。”在帕克看来,她现在的工作与原先的工作可以说是一样的,“我仍在努力地修补那些损坏了的系统”。

因为她的这些经历,同事们给她取了一个绰号食物浪费警长。

此时脚下的垃圾填埋场深处散发出发酵产生的甲烷的味道,帕克和她的团队踏上这座垃圾山,头顶低旋着十几只像是吃撑了的秃鹫。或许是因为她爽朗的性格,抑或是她在曾经的工作中接触到了必须使自己更加冷静的情况,对垃圾场这样令人厌恶的环境帕克并不感到担忧。

在这儿他们发现了几袋看上去十分新鲜的土豆和卷心菜,一些并不太新鲜但还不错的莴苣头,几盒菠菜与沙拉,切好的水果,无数箱碎鸡蛋,几十袋皇家奶油鸡肉和虾的餐包,几袋切片的萨拉米香肠和芝士,开裂的瓶装番茄酱,凹陷的糖霜和冰激凌桶,标示着“回收”的Gravy Train狗粮罐头。

乔治安·帕克

在最后,帕克的脸还是阴沉下来,“我的上帝,这令人反胃——我说的不是垃圾和这些废弃物”。

她说的是地上的那几加仑牛奶。

帕克检查了它们的保质期——还剩8天,“没理由就这么丢了!”她惊叹道。牛奶旁是秃鹫想吃的腐肉,还有一包包的早餐肉、猪排、碎牛肉、牛排、1节火腿和大约20只就像现在地上的泥土一般的烤鸡。

帕克和她的团队将这些垃圾分类,称重并拍照。我们在稍后对这些数据的分析中发现,超市的垃圾中超过52%是可以捐赠或回收的,再不济还可以堆肥。

紧接着他们把这些数据和现场的照片整合成图表报告。帕克在后来与我们讨论结果时,抱怨道“你可以发现哪些商店部门正在做这项食物救援工作,而哪些没有,这儿的好多东西本该有被回收的机会。

旧金山的环境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的废弃物研究员达比·胡佛(Darby Hoover)称美国每年都有超过520吨的食物被扔进垃圾堆[3],又有超过1000吨的食物被遗弃,腐烂在农场里。

现代美国人每天浪费的食物比在20世纪70年代高出了25%[4],换句话说,这些被浪费的食物可以填满一座可容纳9万人的体育场。

可以说美国绝大部分的食物垃圾,超过35%来自美国家庭,每个家庭平均每天都会扔掉超过1磅的食物[5]——每年大约是400磅。紧随其后的是像Kroger这样的超市、零售商,产生了1/3的垃圾。

美国每年被浪费的食物的价值估计在1620亿美元至2180亿美元。[6]

胡佛从环境的角度切入这一问题,在她看来,“浪费食物在另一方面也是浪费我们种植、加工、包装、运输、洗涤以及冷藏过程中所投入的水、能源、农用化学药剂、劳动力以及其他各类资源”。

非营利组织ReFed估计,在美国,我们在食物垃圾上消耗了21%的淡水、19%的肥料、18%的农田,同时还需要用超过21%的土地填埋垃圾。

[7]还有垃圾发酵产生的甲烷的问题,在美国仅有5%的垃圾通过一种可控的方式,借由细菌和热量将食物的残渣分解为植物所需的养分,最终变为肥料。而另外95%的垃圾将会被填埋,任其腐烂发酵,继而不可控地产生大量的甲烷——一种强力的温室气体,胡佛补充道“如果世界各地的垃圾堆成一个国家的话,那它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会位列世界第三。

乔治安·帕克表示,这个问题,是社会的不公平,他又说“当考虑到在这个国家有超过4000万没有可靠的营养食物来源的贫困人口时,浪费食物,尤其是那些健康的易腐食物,就会成为一个道德问题。”而我们甚至用不到我们所浪费的食物的1/3,就足够养活这些挨饿的人。

Kroger有50万名员工,但他们大多数只能拿到最低的工资,他们也都面临着粮食安全问题,帕克说“我们得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来支持这些低收入群体,一方面可以鼓舞士气,另一方面也是对公司传统的尊重。”Kroger的创始人巴尼·克罗格(Barney Kroger),从一家面包店起家,他在过去的每一个晚上,都会向一些低收入的邻居免费分发一天里剩下的面包和糕点。

帕克认为“我们的品牌和核心价值取决于食物的可及性。”

Kroger的“零饥饿,零浪费”运动对于公司来说是一种来自底线的机遇,一些州政府对公司或是机构大量倾倒的垃圾征收费用,因此它还需要支付越来越高的“小费”,但是Kroger因其食物的捐赠而获得联邦政府数百万税收的减免。

与此同时,减少浪费的压力也来自Kroger的投资者。

在食品零售业中,几乎所有的主要品牌,像是Publix、Walmart、Costco、Target和Whole Foods,都在过去的5年里出台了减少浪费计划。位于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非营利组织生物多样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在近期对这些项目进行了评估,Kroger在所有表现得不太好的项目中排名第三,总体评分为C。

[8]

零售食品商历来对垃圾的管理较为松懈,但如今,他们也面临越来越大的改革压力。比如Amazon,他们拒绝在Whole Foods以及其他零售商内部解决浪费的问题,而投资人则表示,倘若这些企业拒绝控制浪费,那么我们将会撤资。

[9]Kroger的首席执行官罗德尼·麦克马伦(Rodney McMullen)也像他们一样,受到了来自他们的最大的投资者Black Pock集团的压力,Kroger的可持续发展总监杰西卡·埃德尔曼(Jessica Edelman)透露“当我们最大的股东告诉我的老板,如果你不能提出一项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提案,那么我们就难以对你们做出具有共鸣性的投资。”

埃德尔曼聘请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该基金会负责一项大型食物垃圾研究计划(农业是世界上对野生动物栖息地最大的威胁),用于协助Kroger制订一项控制食物垃圾和食物捐赠的战略计划。

世界自然基金会鼓励浪费审计和其他对废物流严苛的分析。

“现在有一种误区,那就是食物垃圾最终只能堆肥,”世界自然基金会的食物垃圾研究主任皮特·皮尔森(Peter Pearson)说,“无论是对于公司、家庭,还是城市垃圾的处理,真正的重点应该是预防,而后是垃圾救援和捐赠,最后才是做成堆肥。”

皮尔森指出,之所以食物浪费的问题如此难以解决,是因为“没有任何一项单一的技术,或是通过政策的干预能将浪费这件事情扼杀在萌芽状态”,他又补充道“这一问题发生在种植、储藏、包装、分销、运输、超市销售、家庭使用这条完整的上下游关系中。”我们需要更多像乔治安·帕克这样战斗在公司这个战壕中的“食物浪费警长”这样的少数派,我们更需要来自私营企业和公共部门组成的团队的加入联邦政策的制定者与学者们,尽全力去使食品保质期规范化,同时也促进食品救援计划的开展

城市和州政府的官员,推行路边堆肥计划,同时提高对于大量垃圾丢弃的收费,从而减少浪费

软件开发者,开发相关的应用程序,联系食物富足的人和那些紧缺的人

材料科学家们研究保存易腐食品的方式,以及延长食物保质期的新方法

工程师们设计机器加速大规模堆肥

积极分子们引导新的运动,去改变公众对于这一问题的意识。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深入Kroger的幕后工作,试图去了解“零废物”战略的具体内容,我遵循这一历程——并经历了预防、救援和捐赠这3个阶段,最后则是堆肥。最首要的是,我需要了解它的背景知识——从而去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我们一开始会浪费这么多的食物。

“自然界没有任何的事物应该被废弃,任何事物消亡后,都将被其他事物所汲取。”达比·胡佛告诉我“人们创造了废弃物这一概念,而我们该做的就是将废弃物这一概念从他们的脑海里抹去。

近期胡佛组织了一场为期两年的研究,通过对丹佛、纽约,以及我的家乡纳什维尔(这很巧合)这3座城市的探索与比较,她做出了判断“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在关于谁在浪费,浪费在哪儿以及为什么会有浪费这几个问题上没有得出什么确切的数据,因而对解决城市和家庭食物浪费这一难题束手无策。”

为了更好地进行数据分析,胡佛与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专门从事废物物流的Tetra Tech公司进行了合作。

他们在3座城市招募了1150名愿意将他们的垃圾交出来以供检查的居民。

而其中超过一半的人通过厨房日志的方式记录他们丢弃食物的时间和原因。常见的丢进垃圾桶或是直接倒进下水道的食物有煮好的咖啡和咖啡渣、香蕉、鸡肉、苹果、面包、橘子、土豆和牛奶。

然而胡佛注意到,这些清单中并未出现多利多滋、斯帕姆午餐肉以及夹心饼干等垃圾食品。“食物的浪费,充斥着意想不到的矛盾,其中之一就是健康的食物常常是浪费最多的食物。

”胡佛说“从健康的角度来评价,我们对于新鲜食物的痴迷是一件好事,但当我们从浪费的角度再去看,就发现这不妙了。”

胡佛还发现,丹佛与纽约这两座城市都有堆肥项目,而往往是那些经常将剩菜剩饭送去堆肥的参与者,与其他人相比会倒掉更多的食物。[10]或许是因为他们对于堆肥这一废物处理的方式感觉更好。

“预防浪费是减少浪费的核心。”胡佛表示“对地球来说,我们不产生垃圾要远好过回收废物。

”她还发现,有的浪费是在家长努力让孩子接触新口味或是健康食物中产生的,即使父母最初是和善而又充满希望的,但他们的孩子依旧拒绝吃下去。胡佛的观察结果是在消费层面上,食物浪费的背后往往是一个个最初的善意,这就使得这个问题变得有些棘手。

我得承认家里有太多的食物没有吃完。

我的丈夫不相信在冰箱里待了超过两天的东西还能吃。

我希望我能给我的家人们提供丰富的营养,常常一次性购买大捆的菠菜和香蕉,最后香蕉氧化了、菠菜发霉了。我常常为客人过度烹饪,着迷于新的食谱,我照着食谱购买了大量的食材,但是只用了一点点。

而最后那些被遗弃的食物通常都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被我怀着愧疚之心丢掉了。

当然,除了善意还有许多其他的原因,这也为美国垃圾场的建造铺平了道路,首先就是胡佛定义的“我们对于美的墨守成规的标准”。

她解释道“美国的消费者对于水果蔬菜的样貌有着僵硬刻板的定义,他们的美不包括那些受损的或是形状不规则的,抑或是从地里送到超市的过程中有擦伤、磕碰、发黄、枯萎或变色的农产品。

”普通美国消费者的审美与托尼·张没什么两样我们反射性地排斥不规则事物。这些问题出现在要求食物长相完美的消费者身上,也出现在那些拒绝不遵循传统水果与蔬菜长相的商贩身上。

胡佛断言“在美国,因为其长相不符合审美而无法进入商店的新鲜农作物的数量相当庞大。”最近在明尼苏达州的一项研究发现,该州出产的水果和蔬菜中有20%因为不符合我们狭隘的审美标准而遭丢弃。

[11]

常见的狭隘审美标准的受害者是没法长成楔形的葡萄,它们被直接烂在地里,从葡萄藤上摘下来直接扔进垃圾堆。

还有不规则的灯笼辣椒、粗糙的胡萝卜以及有瑕疵的苹果(这不禁让我想到安迪·弗格森的冻苹果,虽然它十分健康而且美味,但因为霜冻而滞销)。

胡佛说,大型的有机蔬菜种植业往往会比传统蔬菜种植业丢弃更多的蔬菜,因为有机蔬菜通常长得更不一致。受到灾损的作物往往比普通的作物更具营养和风味,这何其讽刺。

事实上,水果与蔬菜受到昆虫、高温、霜冻或枯萎病的侵害后,会产生独特风味和抗氧化成分。[12]

加利福尼亚州萨利纳斯被丢弃的成堆灯笼椒

在20世纪80年代,胡佛还在斯坦福大学读书时,曾实施了第一个回收项目。

与此同时胡佛还在研究生院写下了一篇关于浪费心理学的论文,她写道人们对于完美的渴求远比皇帝提比略要求全年都生长完美的蛇甜瓜还要早。

胡佛坚持认为在20世纪50年代,由于家庭主妇们适应了广泛使用的冷藏设备、新型包装产品以及国际运输的水果和蔬菜,美国人对于完美的渴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突然之间,你能在缅因州吃上菠萝,在1月吃上草莓,”她说,“完美和机械的食物在人们看来意味着安全和创新。

”而如今这种对于完美食物的痴迷因部分社交媒体上对于烹饪照片的分享而达到了鼎盛。胡佛和我讨论了在照片墙软件上展出的新鲜出炉的派以及具有艺术气息的餐厅主菜,在她看来,这是一种使人感觉良好的现象,它的出现强化了人们对于完美食物这一文化的痴迷,也使得人们倾向于拒绝一切不完美的食物。

当美国人通过欣赏食物的美而取得愉悦感时,欧洲人学着用更现实的方式去看待食物的价值。根据丹麦政府的说法,赛琳娜·朱尔(Selina Juul)承担起了在5年时间内使国家食物浪费减少25%的重任[13],尽管她并不是一名政治家。

朱尔生于俄罗斯,1995年,在她13岁时移民丹麦。“我来自一个粮食紧缺的国家,基础设施崩溃了,我们不能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吃上饭。

”朱尔告诉BBC“然而当我看到这么多食物在被浪费时,我真的非常震惊。”

朱尔对平面设计感兴趣,并将所学巧妙用进公共宣传里。

2008年,朱尔在Facebook上创立了停止浪费食物小组

到现在,她拥有了成千上万的追随者,他们出现在超市的董事会会议室里、TED的舞台上以及欧盟的会议上,倡导废弃物改革。

朱尔表示“浪费食物,是对自然、对我们的社会、对生产食物的劳动者、对动物的不尊重,是对人们的时间和金钱的不尊重”。她将餐厅中打包袋的名字改成了“糖果袋”,并在全国发放了6万多个糖果袋。

丹麦的超市也开始销售带有折扣的单根香蕉,他们在香蕉的标识上写下带上我吧,我只有一根。这一举措减少了丹麦90%的香蕉浪费。

[14]

这种趋势在丹麦蔓延开了,在哥本哈根慈善机构开设了被誉为世界第一家销售过期食物的超市——剩余食物超市,他们出售被遗弃的农产品,以及临近最佳赏味日期的食物。9个月后,他们又开设了第二家分店,丹麦主要的连锁超市不再提供大量折扣来诱导消费者过量地购买

许多公司还实施了“停止浪费食物”的项目,在剩余食物超市,他们将临期的打折食品汇总在一起。

丹麦的这一势头逐渐扩散到了别处。

在伦敦,积极分子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创立了“真正的垃圾食品”项目,并且开设了国内第一家销售废弃食物的超市,以及一家名为“Pay as you feel”(按你的感觉付钱)的连锁餐馆,在这里他用没有固定价格的原材料熬汤、做三明治。

类似的餐馆也在澳大利亚和以色列兴起。

另一项在伦敦十分有前景的项目是“Olio”,它是一个食物共享App,它不仅将企业与食物银行相连接,也使邻居相连接,去分享他们多余的食物。“晚饭做得太多了吗?
买了一包洋葱却仅仅需要用一颗?
去度假但是苦于家里的冰箱装满了食物?
”Olio上写道。

这款应用程序在2016年刚推出时进度缓慢,但到了2019年,它已经拥有超过50万名会员——其中大部分是在邻里间分享自己冰箱里吃不完的东西。一款总部位于哥本哈根的名为“Too Good to Go”的应用软件,也成功地向用户销售了即将丢掉的打折面包和餐厅食品。

连锁超市Tesco承诺在2019年之前达成零浪费,并将取消所有产品上的最佳赏味日期,鼓励顾客们相信自己的判断。

法国也不甘落后,法国政府近期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杂货店扔掉未售出的食品,违者将会面临最高达4500美元的罚款。[15]在法国的一些城市,一队“食品救护车”会从食物杂货店和商店收集废弃食物,并将其运送到教堂和犹太教堂。

公众意识的转变促使欧盟制定了到2030年将零售商与消费者的人均食物浪费减半的目标。[16]

要在美国看到这种转变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这里的一切都很大,我们的购物车、盘子、分量、胃口,包括人的体型。

“如果我们愿意听取一点点食物浪费的心理分析的话,”胡佛说道,“美国人不理性地将我们消费食物的大小、数量与我们所产生的浪费和我们的自由与权力相结合。

”我们之所以没有受到影响的部分原因是,美国的食物普遍较为便宜(这得益于政府对玉米、大豆这一类作物的补贴)。美国的中高收入家庭在食物方面的支出预算比世界其他国家的家庭要少得多。[17]当我向胡佛询问一些可以帮助我们预防家庭食物浪费的建议时,她告诉我,剩菜至少可以在一周的时间内继续吃(她曾经吃了10天或10天以上,却没有生病)。

“用你的眼睛看,用你的鼻子闻,”胡佛说,“如果它闻起来正常,看起来没什么异样那就吃吧。”如果条件允许的话,用玻璃容器来保存食物,它能比塑料容器更长久地让食物保持新鲜。购买有斑点的或是畸形的农产品它们和那些长相完美的产品的味道是一样的,而且也许它们对你的身体更有益。

选择冷冻的水果蔬菜而不是那些新鲜的,它们既不会变质,营养价值也不会降低(有些营养物质在冷冻前焯水就会流失,但有一些不会,因为它们在收货后就立刻冷冻,这也保证了它们在运往市场的过程中不会变质)。“与你的祖母聊聊,重新构想你今后的剩菜,”胡佛说,“周日的烤鸡能成为周一的鸡肉卷饼和周二的玉米馅饼汤的原料。”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皮特·皮尔森则支持用传统与前沿技术相结合的方式来防止食物浪费。他以金冠苹果为例,这是一种经过基因编辑而可以防止果肉氧化的非转基因北极苹果。

[18]市场上还有经过成簇规律间隔短回文重复序列编辑的不会氧化的蘑菇,以及经过处理后不会轻易氧化但容易擦伤和产生黑点的土豆,这也意味着更少的土豆会被直接填埋。

总部位于伦敦的团体Feedback的活动家特里斯特拉姆·斯图尔特在特拉法加尔广场举办一场5000人规模的回收食物宴会

乔治安·帕克带领我穿过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外的一家Kroger的农产品区,Kroger是大型连锁超市之一,她说“这里是我们存放外形丑陋的蔬菜的地方。

”在这里我参加了超市物流的速成班,同时也对公司在预防食物浪费所做的努力方面有所了解。

那些是我从未在我们那儿的Kroger里见到过的特殊产品。这里的环岛用完美的红、橙、绿、黄的圆形水果搭成标志性的金字塔,在环岛的另一侧是贴着降价标志的四层货架。

然而,这样的美丽是肤浅的。在这个四层货架上大多是空荡荡的填着草的筐,筐里装着多节的甜椒、看上去像是得了关节炎的胡萝卜、非常小的哈密瓜以及弯得像手枪一样的黄瓜。

虽然出售新鲜农产品的利润占比不到Kroger的15%,但出售每一件畸形农产品,都能给公司带来利益。帕克说“我们希望每一件运来的产品,都能被顾客带走。

但显然,这不可能。”大多数丑的农产品往往在送到商店之前就被拒收了,由农户自行处理,但也不可避免地有一些畸形的蔬菜水果混了进来。

“以前我们总会立刻给它们做上标记,捐给食物银行,但是现在因为给它们打了很高的折扣,这些畸形的水果蔬菜往往能卖光。”帕克又告诉我。

有些废弃的食物就是卖不出去,或是因为商家进货进多了,或是因为冰箱坏了,又或是因为顾客们的消费模式转变了,不符合顾客们的预期。

2017年初,Kroger推出了“丑丑的”(uglies)商品区,与此同时,企业家和积极分子们也在欣然接受这些废弃农产品。

一家名为“Imperfect Produce”的初创公司在旧金山湾区推出了名为“时髦蔬菜和水果”(funky fruits and vegetables)的订阅配送服务,并且在Whole Foods销售他们的非常规产品。

Hungry Harvest、Ugly Mugs和Food Cowboy等新兴企业为数以百吨的废弃农产品建立起了市场。“这些企业的努力正在逐步取得成功,但他们也仅仅为一小部分仍可以安全食用的被拒收农产品提供了去处,”皮特·皮尔森说,“而剩下的那一大部分则需要大公司的努力了。

皮尔森正与克罗格计划着提前在废物流中挑拣出长相异常的农产品,通过克罗格的同名品牌和自有品牌,将它们做成土豆通心粉沙拉、凉拌卷心菜、比萨和冷冻蔬果等包装食物,而不是直接出售。

这项“丑食”生产计划将与Kroger的定期打折计划同步推进。

如果一块肉不能在最后一天卖出去那它就会被从货架上取下来,打上一个“呼!大减价!”的贴纸,放在肉类折扣专区。

如果这块肉非常不幸,在打折后仍旧卖不出去,就会在销售日期的最后一天被撤下柜台,作为损失,从系统中除名并送入冰柜冷冻,最后捐出去。烘焙食品和乳制品在Kroger内部也会遵循类似的流程,Kroger的政策是在牛奶过期前10天,从奶制品箱子里取出来,直接作为鲜奶捐赠或是送去冷冻、解冻后再捐赠。

帕克说道“在Kroger出售的奶制品,没有理由被倒掉。”

在家中和超市里,混乱的销售标签是预防浪费的一大障碍。比如,你购买的易腐品上的保质期并不受联邦政府的监管,也不代表任何食品安全的技术或标准化的措施。

而有权管理这一日期标签的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没这么做的原因是在美国的历史上还未爆发过因食用过期食品引发的安全事件(相反,食品安全问题的溯源,往往是加工过程中被病原体污染,或是“温度失控”,譬如把生鸡肉留在了闷热的车内,或是直接暴露在会滋生霉菌的空气中)。帕克说“你可能会因为吃了被污染的或是没有冷藏的东西而生病,不是过期食物。

然而牛奶的标签,在各州之间是最不一致的。通常牛奶采取能够消除食物传播疾病风险的巴氏杀菌法,甚至在超过了它的保质期或是最佳赏味期限后依旧会消除患疾病的风险。

通常来说乳制品打印的销售日期是巴氏杀菌后的21—24天。然而帕克告诉我“经过冷藏的乳制品即使稍微超过了保质期,也是可以安全食用的。

”有些州,比如蒙大拿州,甚至规定了更加严苛的乳制品质保期限,要求在巴氏杀菌的12天内出售,并且他们禁止出售或捐赠过期的牛奶。这一规定浪费了无数加仑的优质牛奶。

“超市必须处理好这几十种不同的日期标签规定,理论上来说过期的食品在出售前每年都要造成近10亿美元的损失。”哈佛大学法学院食品政策项目负责人艾米莉·布罗德·莱布(Emily Broad Leib)说。

“食品标签的混淆,损害了消费者和食品公司的利益,还造成了大量的食品浪费。”莱布帮助政府制定了《食品日期标签法》(Food Date Labeling Act),并建议联邦将标签标准化为“最佳赏味期限”,这句话表明产品可能不是最理想的新鲜状态,但仍然可以安全地食用。

该法案还将禁止各州各商店或制造商捐赠过了最佳食用期但仍可以食用且营养丰富的食品。

在日期标签更改上的努力是更广泛的《食品回收法法》(Food Recovery Act)立法[19]的一部分,该法案于2017年提交给参议院,而这项法案的实施将使50个州的日期标签和食品救助法标准化,它还鼓励政府机关和公立学校去使用那些无法在超市售卖的外形丑陋的蔬果。

乔治安·帕克表示,Kroger正在积极游说政府通过这些法律,同时也在积极地推动更好的食品包装的研发。直到现在,材料学家才真正可以在食品包装和保鲜技术上大显身手。

对于易腐食品的保鲜,归根结底是使其密封避免氧气的进入。氧气是一种良性的气体,但当它进入食品包装袋后,会促进霉菌的生长,加速微生物和酶的增殖。

尤其是在未经化学防腐处理的食品中,氧化会削弱食品的风味,淡化色彩,使营养物质和油脂流失。

Kroger与一家由一位年轻的材料科学家詹姆斯·罗杰斯(James Rogers)于2012年在硅谷创立的公司——Apeel Sciences合作。罗杰斯致力于研究果蔬自然产生的外壳——外皮和果皮如何隔绝氧气以抵抗腐烂。

罗杰斯表明,最好的想法就是“用食物来保护食物”。他找到了一种回收有机原料的方法,比如使用压榨过葡萄酒后剩下的葡萄皮制成一种天然的密封剂,它可以喷洒在水果和蔬菜的表面,从而使其保质期相较于传统的农产品延长了3倍。

这种膜,透明无味而且完全来自天然食物,它首次于2018年在美国中西部的Kroger农产区,作为牛油果的保护壳出现。这是我们第三条道路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们不再需要在实验室中通过创造新的物质来解决老问题,”罗杰斯说,“我们可以从植物中获得灵感。”

不仅如此,在实验室中的化学家们也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帕克告诉我,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吸氧膜,它能用在软包装中,这种膜可以整合到软硬包装材料中,使得包装内氧气浓度降至0.01%,这能使包装内的食品保质期大大延长,但问题是成本高昂。

食品制造商之所以用同样的塑料袋装面包、用同样的纸板装鸡蛋,是因为这些材料很便宜。

尽管Kroger的投资部门资助这些新兴企业开发新的包装技术,但帕克还是坚持我们需要在这方面协调全行业的研发努力。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皮尔森对消费者所看不到的数据管理工具的进步持乐观态度。通过使用产品标识码和区块链等跟踪系统,Kroger可以监控流经其商店的数十亿种产品中每一件的移动情况,同时还能了解近6000万户家庭的购物习惯。

监管所有这些数据的目的是使商家的供货与消费者的购物需求相同步,从而减少没人要和过期产品的数量。

皮尔森表示,“除非我们造出《星际迷航》(Star Trek)里的复制器”,否则超市里总会有一定数量的物品因供应过剩而产生浪费。与此同时,数字工具将更好地追踪产品从研发到销售的生命周期,这对于超市减少浪费以及处理库存捐赠大有裨益。

我与乔治安·帕克驱车从印第安纳波利斯向东行驶20分钟,来到了坐落于印第安纳州格林斯堡的K.B.Specialty Foods,在那里参观Kroger零浪费战略的最终阶段。

K.B.Specialty Foods是Kroger旗下并由Kroger经营的37家食品制造厂之一。

它每年都通过巨大的不锈钢桶生产超过9000万磅的食品[20],绝大多数都是在Kroger中出售的熟食,比如土豆和意大利面沙拉、凉拌卷心菜、开胃小菜、奶酪通心粉。

K.B.Specialty Foods与传统的Kroger工厂的不同之处在于它除了制造大量的奇怪杂烩产品外,还有原材料比如两亿颗褐色土豆、1600颗卷心菜,以及700万磅的车达芝士粉所产生的惊人恶臭。帕克说“倘若是在炎热的夏天,我们将土豆皮和卷心菜菜心堆放在垃圾箱里,它们的臭味会非常难闻。

”而食品厂位于一处居民区,紧挨着一所小学,在2016年,周边的邻居就开始抱怨这股臭味。

工厂运营主管提出的解决方案是搭建一个厌氧消化池,它本质上是一个具有工业规模的包裹在密闭容器内的堆肥系统。

从外部看,K.B.Specialty Foods的消化池看起来只是一个40英尺高的圆形水箱,而在其内部,它就像一个生化胃,通过微生物与酶在无氧环境下分解有机物、食物残渣和废水。

微生物不仅能分解水果蔬菜中的淀粉,还能分解肉、脂肪和油脂。这个消化系统,并不像户外堆肥那样生产土壤的肥料,而是将食物垃圾转化为沼气——一种为工厂提供热量和电能的燃料。

厌氧消化并非一种新概念,恰恰相反,它在自然界已经存在了数百万年。世界上第一台厌氧消化池于19世纪在印度建造[21],但直到最近的10年,美国的工程师才开始为工厂更新这套系统。

其实像K.B.Specialty Foods或是其他的工厂对于这样的系统并没有什么刚性的需求——对他们来说,把垃圾直接倒进填埋场要便宜得多。但现在,随着垃圾的过度填埋,对于甲烷排放担忧的升级,以及食品垃圾处理成本的上涨,这样的选择才逐渐变得有意义。

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科技创新公司WISErg,在近期筹集了7000万美元,用于为餐馆、杂货店、学校、医院及其他社区中心生产小型厌氧消化池。一个中等大小的厌氧消化池每天可以处理近4000磅的食物残渣,并最终把它们变成沼气——一种清洁的可再生能源。

一家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创新公司Harvest Power,也筹集了千万美元用于这项堆肥技术,并将“可视化回旋豌豆”视为他们的营销口号。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堆肥点食物残渣腐蚀为土

只有在美国第一个禁止食物浪费的城市旧金山以及其他类似城市,这种投资才可能会有经济意义。

自2007年以来,旧金山的每个家庭、企业和公共组织,都被法律要求参与到“绿源再生”这一旧金山垃圾堆肥和回收服务项目中。

[22]那些拒绝这样做的人会被罚款。从康涅狄格州的布里奇波特到爱达荷州的博伊西,数百个城市在过去的10年里,实施了自愿的市政堆肥计划,许多城市的居民都在路边捡拾食物残渣。

美国也有近12个城市像旧金山这样宣布完全禁止食物浪费,并对不参与堆肥计划的公司和家庭进行处罚。

户外堆肥则是一种有氧(意味着氧气参与其中)消解的自然形式。在堆肥堆中数以亿万计的微生物,将食物以及院子里的废弃物通过氧气分解为富含氮的肥料,肥沃土壤。

在旧金山和其他一些城市,这样的市政堆肥会被重新分配给当地的农民,当地的农民将其覆盖在土地上,既能滋养,又能保护土地

既能防潮,又能避免土壤干旱。

因为需要最大限度地控制臭味,所以堆肥与厌氧消化系统是互为补充的而不是相互竞争的,前者在城市及周边地域大规模运作,而后者则将在城市的居民区及特定地点良好运行。

美国环境保护署估计,目前美国人每年能生产约2300万吨的食物与院落垃圾。

[23]“我们计划达到美国的每个城市和乡镇都有一个强制性的堆肥计划,每个超市、餐馆和食品厂都将垃圾转化为能源或动物饲料,这样一个最终效果。”皮特·皮尔森畅想“希望未来我们的子女会认为浪费食物就像是蜗牛般的慢速邮递和有线电话一样是过时的老古董。

毫无疑问,在城市、企业、家庭和公共组织中实施“零废物”战略对用第三种方法生产食品来说至关重要。以纳什维尔为例,纳什维尔制定了到2030年成为“零废物城市”的目标[24],在美国还有数百个城市做出了类似的承诺。

但这些目标并没有什么约束力,而纳什维尔的计划也毫无疑问是模糊不清的,皮尔森却认为这是一个基层朝正确方向做出的转变。

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达比·胡佛说,解决食物浪费问题将把一个线性的食物系统转变成一个循环的系统“线性经济是基于消费、消耗和丢弃的。

循环经济的目标是发展、再利用和再生资源。

这种循环的概念由来已久,它仍然存在于世界各地的自给农业系统中,但它却是从工业食品系统中被提出的概念。”胡佛说,“现在是我们该重新定义它的时候了”。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堆肥项目、智能应用程序和联邦雄心勃勃的政策,还需要看到公共意识与个人意愿的转变。而你我还需要在未来对另一个威胁粮食安全的淡水问题上发挥作用。

农业消耗了世界上70%的淡水资源[25],这是一种我们不顾后果、在不知不觉中浪费掉的资源,就像我们浪费种植的食物一样。甘地的“需求与贪婪”原则也适用于此。

如果我们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