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大诱拐》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大诱拐》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作者: 天藤真

 

内容介绍:

 

三个经验不足但性格淳朴的小贼联手行动,好不容易绑架了纪州富豪柳川老夫人,哪知八十二岁的老夫人被绑后十分沉稳,还主动提出将赎金定为一百亿日元,这对三个绑匪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在全球媒体的关注下,绑匪华丽现身,大胆利用电视、广播等手段请人质现场直播,巧妙逃脱警方的严密搜查,最后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赎金,消失无踪……

epubooks.top站是一个下载优质电子书的网站,书籍种类非常多,每个类目下的书籍资源都非常丰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载。以及在线阅读-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一個下載優質電子書的網站,書籍種類非常多,每個類目下的書籍資源都非常豐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載。以及在線閱讀-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 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azw3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现场向北二百米左右,有一条荒废的道路,路上的荒草有被碾压的痕迹,显然是绑匪曾经过此处。地面多半是岩石和草丛,警方用了数台照明设备,却采集不到任何轮胎印或脚印,也没有发现绑匪的任何遗留物品。 监视点和藏车处的搜查也是同样的情况。搜查人员根据被破坏的印迹和重物压过的痕迹,找到了可疑的地方,但是却连一张口香糖的包装纸都没有发现。最让警方吃惊的是,两处地点都发现了用扫帚扫过的痕迹,绑匪在逃走前居然将轮胎印和脚印清扫得干干净净。而明确留下的线索,只有两个看上去刚填埋不久、土色尚新的洞穴。 “绑匪非常小心谨慎。这两处地点距离不会留痕迹的碎石路有将近两公里,但是别说脚印,就连轮胎印都几乎没有留下。要把这么长距离的痕迹全部清除干净,并非易事。” 听罢报告,井狩皱起了眉头道:“这些家伙既然要干这件大案子,当然要谨慎行事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大致搞清了他们的行动路线。对了,那两个洞是干什么用的?” “啊,挖开上面的土后,能闻到一股恶臭。应该是‘那个’吧。” “恶臭?什么东西?” “排泄物。” “是粪坑啊。这么说,他们在山里藏了一段时间。量有多少?” “还没有确认,不过洞挖得很深。” “看来他们监视了很久。那肯定有目击者。新宫署长,这方面的排查就拜托你们了……这帮混蛋,竟然只留下两堆屎给我们。” 案发现场已经没有更多线索,警方的关注点就聚焦到了绑匪的潜伏地点。 从地理状况上看,绑匪在作案后,应该是往北方的五条町方向而去。当然,不能仅靠这一点就断定其逃跑方向。毕竟绑匪奸猾无比,连隐匿痕迹的事都做得如此彻底。他们有可能会故作往北误导警方,实际则往南或者往东逃跑。而且只要事先安排好,他们就有无数种路线方案可选。 但他们应该跑不远。大家一致认为,绑匪如果不在和歌山县境内,那就是在相邻的府或县。 带着人质逃跑,距离越远,风险就越大。此外,这类勒索钱财的诱拐案件还有一个弱点。绑匪迟早要提出赎金的条件,如果离付钱方的柳川家距离太远,对他们而言不仅不便,而且不利。 “他们的窝点应该不是乡下。估计是在城里……而且会尽量挑人口多的城市。绑匪如果足够专业,应该会这么做。”井狩做出了判断。 业余的绑匪可能会觉得人烟稀少的山里更安全。如果只是逃匿后躲起来,那诚然如此,但绑匪必须要生活,还必须与被害人家属交涉,这样一来,在乡下就格外容易引人注目。反而是邻里之间互相漠不关心的大城市,在各方面都对绑匪更为有利。大部分警官都对此表示认同。 “那么,调查的重点地区是本县的和歌山市等主要城市,以及相邻的府和县。”担任行动负责人的镰田课长总结道。 “没错。特别是最近两三个月刚搬进公寓或住房的人。我认为绑匪并非普通市民。” “明白。我马上去办。” 会议结束,警方立刻开始实施以下举措: 一、向警察厅长官及相邻府县各警察本部部长发出请求支援的公文。 二、向和歌山县内所有警署发布紧急命令。 三、设置“柳川刀自绑架案特别搜查小组”,小组长由县警本部部长井狩兼任。 公文和命令的文书都由井狩亲自起草。全文如下: 警察厅长官及各府县警察本部部长: 昨日(九月十五日)下午三点三十分前后,于本县津之谷村,柳川家当家敏子刀自(82 岁)遭三名男性歹徒绑架。刀自是本县首富,为人谦和慈爱,于本县内外的社会和公益事业均有重大贡献,受广大县民爱戴。歹徒此番绑架刀自,实乃天人共愤的残暴行径,乃是对正义和人道的公然挑战。本部当举全力侦破此案,恳请贵厅(或贵部)予以援助及支持为盼。 目前已查明的歹徒相关特征如下。后续如有信息更新,将及时告知。 一、主犯:身高一百七十厘米,体重约六十公斤。年龄约二十七八岁,长发、浓眉、目光锐利,容貌较俊美。籍贯疑为关西地区,有时使用东京方言腔调。 二、共犯一:身高一百八十厘米,体重约八十公斤。年龄、容貌不明。 三、共犯二:身高约一百五十厘米。年龄等不明。驾车技能纯熟。 四、歹徒所用车辆为黑色轿车,推测为二手“Mark Ⅱ”。 特此通告。 同时向县内全体警察发布紧急命令,从“公然挑战”之后改为: 本案能否及时侦破,事关本县警界的名誉和威信,望诸位以安全救回人质为第一要义,全力以赴追查并逮捕万恶之歹徒。 最后,警方面向聚集在柳川家庭院内的近百名媒体记者召开发布会,正式公布相关情况。 井狩再次以非凡的气势压制全场。他重复了公文和命令的主要内容,接着铿锵有力地说道:“如各位所知,我本人也受到过刀自的特别照顾。但是以上决定绝非出自私情。刀自不仅是我一个人的恩人,更是世上所有弱势群体、被欺凌的人们的大恩人。我相信,我的这个决定就是全体县民的决定,也是各位的决定。”他的一番话与其说是声明,倒不如说更像一场演讲,一封面向记者的号召檄文。 一名屏息凝神仔细聆听的资深记者点点头,随即说道:“我是第一次见到您情绪如此激动。刚才您的命令,堪称警界的Z字旗[5]!” 这句话正合井狩的心意,他用力点头道:“正是。这是我和县警的Z字旗。” 有年轻记者诧异地说道:“请问您说的Z字旗是什么东西。” 资深记者答道:“你没看过夏威夷海战的电影吗?那时候司令舰上挂着的信号旗就是Z字旗,它代表国家的兴亡在此一战。” 井狩的脑海中,回荡着儿时听过的那首古老军歌: 敌舰就在眼前 慢慢驶近 旗舰的旗杆升起信号 晴空之下 旗帜随风飘扬…… 那是首次使用Z字旗的日本海海战[6]时期的歌曲。 与此同时,井狩眼前浮现出刀自的面庞。她一如既往地一脸慈祥,眼神中闪烁着幽默戏谑的光芒。 她仿佛在说:“声势好大啊,井狩先生。你愿意立起大旗,率领大部队来救我吗?” “老夫人,我当然要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去救您。您也给那些家伙多找点麻烦,让他们只能叫苦连天,奈何您不得。” “我有这本事吗?” 刀自歪了歪头,露出了微笑。 随后,她的声音和面庞缓缓消失。 注释: [1]警部补,日本警察职称之一,位于警部之下,巡查部长之上。 [2]知事是日本都道府县行政区的首长。大臣是日本内阁成员的正式名称,相当于共和制内阁的部长。 [3]太鼓是日本的代表性乐器。 [4]日语中“刀自”发音为Toji。柳川家老夫人的名字“敏子”发音为Toshiko。此处为年轻警官不懂“刀自”一词的含义所致。 [5]最早在西方,Z代表的是好运、必胜和正义。日本海军曾经模仿特拉法尔加海战中英国海军的做法,将Z字旗作为战时动员旗,其含义是“王国兴废在此一举,全体将士奋发努力。”现在Z字旗早已成为国际标准旗语的一部分,含义是“需要拖船”。 [6]即对马海战。在一九〇五年日俄战争中,两国在朝鲜半岛和日本本州之间的对马海峡上进行此战。战役以日方获胜而告终,这也是海战史上损失最为悬殊的海战之一。 第三章 童子入虎穴 1 自从落入健次等人之手后,刀自遵守约定,非常顺从。 要回到停车的荒废道路处,必须再沿着那条陡峭的小路往回走。健次等人尚且累得喘不上气来,但只要他们说句“跟上”,刀自就一声不吭地踱着小步跟上来,回到停车处后,健次命令“上车”,刀自略一点头,轻巧地钻进车里。车子驶进山路前,健次递上一副镜片被涂成纯黑色的泳镜,命令“戴上”,刀自点头道“噢,这个是蒙眼用的”,自己主动戴好。到了山路上,健次命令“身子尽量趴低,不要被外面的人看见”,她就把矮小的身体再往下缩一缩,几乎要深陷在座椅里……刀自如此顺从配合,让准备了手铐和堵嘴物件的健次等人甚至感到有些惭愧。 Mark Ⅱ沿着与国道平行的山路飞速往北驶去。沿途刀自都很安分。 她双手端放在膝盖上,一言不发,身体随着汽车摇摆,那模样活像一尊佛像。但她又不时歪歪脖子、点点头,看上去竟莫名地有些吓人。 这尊佛像既不跟邻座的健次攀谈,也不理会司机平太,但车子行驶三十分钟后,她却主动开口说话了。 “我们好像一直在往北开。该不会是要上二十四号国道吧?” 刀自的声音又细又小,却把健次吓了一跳,平太也吃惊地转过头。 “你管我们去哪里干什么?” 健次定了定神,呵斥了一句。刀自的反应也非常顺从。 “不好意思。的确,不管去哪里,都是你们的权利。” 她道过歉,恢复了宛如佛像般的状态,过了一阵儿,又轻声开口道:“我想问一下,你们不要见怪。你们的藏身处是在和歌山市内吗?” 这下两人当真大吃一惊。 平太本能地减慢了车速。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的正义措手不及,猛转方向才惊险地避免了追尾,但摩托车车体急速转了半圈,他几乎要连人带车摔倒在地。 健次听到刹车声,回头看去,只见正义伸长脚勉强撑住机车,正举着拳头盯着这边。 “太危险了!风差点撞到车上。” “抱歉,我刚才吓了一跳。”平太坦言道。 “有什么可怕的?老太太是瞎猜的。” 健次责备了一句,将目光转到刀自身上。 “可惜你猜错了,我们不住在和歌山。怎么,去和歌山的话,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健次一直盯着刀自,但泳镜几乎遮住了她的半张脸,看不出她的表情。 片刻后,刀自问道:“你们知道县警察本部的井狩部长吗?” “知道。我们还知道,他曾经受过你的照顾。这些事我们都调查过了。那个井狩怎么了?” 这时车子开始上坡。 刀自听着外面的动静,蓦然开口道:“这是三浦的上坡路。” “什么?” “你们看右边,应该有一座大山,那叫法主尾山。翻过这个山坡,前面沿着山间小溪的路会分成两条,建议你们走右边那条。沿着那条路绕到山后,可以直接上国道。不要走左边。那边适合爬山,有些地方汽车开不过去。” “老……老太太,你能看见外面?” “怎么可能看见?这个眼罩做得挺好,我什么都看不见,而且戴起来还挺舒服的。” 如刀自所说,右手边的车窗外,除了层峦叠嶂的山坡,远方还有座淡紫色的山峰巍然屹立。 健次一时语塞,望着窗外的风景,刀自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我从小在这长大,在村子里生活的时间是你们年龄的三倍,闭着眼自然也能知道自己在哪儿。对了,刚才说到井狩先生。”她语气一变,回到正题。 “啊对。井狩怎么了?”健次不甘示弱地挺直腰板。 “你们知道井狩先生,但估计不如我对他的了解深。” “怎么讲?” “我刚才在想,如果换成是我,会怎么判断绑匪潜伏的地方。当着你们的面这么叫有点失礼,但这也是事实,你们别见怪。” “嗯,然后呢?” “井狩先生可能会这么想:这些绑匪是懂行的,自然不会像那些业余的人选择藏到乡下。乡下虽然隐秘,但如果一直躲着,你们是没办法拿到赎金的。所以,潜伏地点一定在城市里,而且是距离比较近的城市。大概是车程两三个小时,距离村子一百到一百五十公里以内的地方。那么,井狩先生首先要做的,就是以津之谷村为中心,这样……”她比划着说道,“用圆规在地图上画圆。假设实际距离是地图图例的两倍,他会画三个圆,半径分别是五十公里、八十公里、一百公里。绑匪的藏身处在五十公里以内的可能性不大。最可疑的是五十公里到八十公里之间这个圆环地带里的城市。” 三人沉默不语。 “我最近记性越来越差,想不起来纪伊、近畿地区地图的样子,但这个圆环里面能称为城市的,也就是和歌山、田边、尾鹫吧。其中,人口最多、交通方便、人员流动性强、最适合绑匪藏身的,当然是和歌山。井狩先生肯定会这么想。所以我刚才问你们,该不会真的藏身在那里吧?” 健次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当初想着玩一出“灯下黑”,没想到井狩这家伙可能会先从自己的地盘查起。 平太转过头来。他胆量颇小,听到这里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健次看他有话要说,连忙使个眼色制止。 “不过,老太太。”健次的话有一半是说给平太听的,“和歌山地方很大,人口也有二三十万。人海茫茫,他去哪里找绑匪呢?” 刀自点了点头,故意说道:“嗯,这确实很难。” “对吧。不只是很难,是根本做不到。” “确实很难。”刀自重复着又补充道,“但那是对我们这些外行而言。” “什么?” “井狩先生可是专业的,对他来说或许并不困难。而且还有两条线索。” “什……什么线索?” “首先,井狩先生会认为,绑匪不是普通市民,而是职业罪犯。所以,他们的藏身处应该刚确定没多久,也就是最近的两三个月。这样一来,首先要排查的就是最近搬过家,而且职业不详的可疑人物。收集信息的方法很简单,只要让公寓、出租房、出售房产的房东等申报有关情况即可。就像你说的,和歌山地方很大、人口很多,但是满足这个条件的,应该不会超过一千人,调查起来最多两三天就够了。让井狩先生负责的话,从今夜开始,明天之内就会出结果。其他的城市也是一样。而且,还有车子的线索呢。” 平太脸色煞白地转过头来。 “车……车子怎么了?” “我不太懂车,但这辆车的型号应该是Mark Ⅱ吧。我家的司机安西先生曾跟管家说起过,连续两天遇到了同一辆形迹可疑的Mark Ⅱ。对了,我们还见过这辆车在路上抛锚。当时摆手示意我们离开的,是不是后面骑摩托的风先生?这些信息今夜就会传到井狩先生耳朵里。开着这个型号的车,又刚搬家的人……嗯,可能不用等到明天,也许天亮之前……” Mark Ⅱ驶离山路,开进旁边的岔路中停了下来。 “不行啊,雷。”平太沮丧地喘着粗气。 “老太太这个外行都能看穿,那我们回和歌山,岂不是自投罗网?” “嗯。” 健次没心思责备平太说漏了嘴,一时陷入了沉默。 正义骑着摩托追上来,从平太开着的窗户缝里往车内望去。 “你们干什么?这还没开多久,难道又抛锚了?” 看着正义的眼神如同大象般悠然自在,健次气得心里直冒火…… 2 二十分钟后,车子依然停在山脚下的小路上。 健次一个人下车,像往常焦虑时一样咬着小指,在附近的草丛踱着步。 这下可如何是好?健次越是琢磨,心中越是一团乱麻。 起初在构思阶段时,他本以为这次计划堪称完美。 拉其他两人入伙时,健次说过“实施绑架需要极其聪明的头脑”,那是他的真心话,并非夸大之词。绑架这种犯罪行为,在本质上有以下三个困难: 一、绑架人质本身的困难 二、藏匿人质的地点和方法的困难 三、赎金领取方法(包括与对方联络的方法)的困难 这其中最难的是第三项,即赎金的领取方法。前两项都算是第三项的前提条件。 而在健次看来,仅仅克服了这三项困难还不够,还需要注意: 1.释放人质后,保证自身安全 2.防止出现内讧 3.如何使用赎金 这三点亦非常重要。只有保证这六个难题都能顺利解决,这次绑架才有可能是一次完美犯罪。 如此想来,自己原本非常有自信,也已计划好如何实施这次完美犯罪。 但实际情况却是,仅是前提中的前提,同时难度也较低的绑架人质环节,就已让健次等人苦不堪言。 接下来更惨。这情形简直是尚未开始就已宣告结束。人质已经绑来了,接下来却无处可去,这听起来很荒谬,但眼下却是事实。三人费尽周折突破了第一道关卡,还没兴奋多久,就必须面对这个局面。 这样下去,还能坚持到最后,克服最大的难关吗? 不,现在考虑这些,也许还为时过早。如何解决眼前的难题,才是当务之急。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