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凶人馆谜案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凶人馆谜案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凶人馆谜案-epubooks.top

  • 作者: 今村昌弘 / 今村昌弘
  •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原作名: 兇人邸の殺人
  • 译者: 吕灵芝
  • 出版年: 2022-9
  • ISBN: 9787559664037

凶人馆谜案作者简介

  1. 今村昌弘,1985年生于日本长崎县, 29岁时辞去放射线技师的工作,开始专心写作。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如果32岁生日时还没出道成功,那就回去该干嘛干嘛。” 2017年,32岁,凭借出道作《尸人庄谜案》获得第27届鲇川哲也奖、2017年《周刊文春》推理小说Best10 、2018年“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 2018年本格推理Best10,达成了继《嫌疑人X的献身》之后,推理界第二度三榜的成就。系列第二弹《魔眼之匣谜案》、第三弹《凶人馆谜案》也连续进入各推理排行榜前列。 尸人庄系列在日本的销量累计突破了100万册,被誉为新世纪推理的奇迹。

凶人馆谜案内容简介

  1. 魔眼之匣谜案的几个月后, 剑崎比留子突然收到了一份委托。以医疗研究闻名的企业成岛IMS,其社长从一位游乐园员工那里得知, 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一名工作人员被召到这家废墟主题公园中的凶人馆, 被召去的人从此不知去向。 而这个凶人馆是由班目机构原研究人员经营的, 里面可能隐藏着比留子等人追踪的班目机构的研究成果……

epubooks.top站是一个下载优质电子书的网站,书籍种类非常多,每个类目下的书籍资源都非常丰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载。以及在线阅读-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一個下載優質電子書的網站,書籍種類非常多,每個類目下的書籍資源都非常豐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載。以及在線閱讀-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

资源地址:




TxT版------密码1122

=======================================================
部分试读:

凶人馆兇人邸

晚上十点五十分,货车抵达梦幻城的货运入口。没有门房上前检查,车子径直开了进去。

“这个时间段的门房是我朋友。我提前跟他说好,把门打开了。

阮文山对我们解释道。他此时已经不再抖腿,也许是计划正式开始后,反倒镇静下来了。

货车缓缓减速,最后停了下来。佣兵们先后起立。

“我们也要去吗?

我怀着一丝希望问道。他们要做什么我管不着,但不知能否让我和比留子同学留在这里。

然而,里井一脸抱歉地回答道

“成岛先生的意思是,至少要请剑崎同学一起行动。”

那就没办法了。如果继续抱怨,被单独留在这儿就不好了。

有人从外面打开了货厢门,我们纷纷跳了下去。只有科奇曼还留在驾驶席。

我四下一看,发现货车停在了旋转木马背后的隐秘角落里。

虽说已经三月了,晚上还是很冷。山里面气温就更低了。

比留子同学回头看了一眼放着外套的座位,但是没回去拿,而是抱着双臂缩起了身子。

“房子距离这里有二百米,万一有人听见汽车的声音就麻烦了,所以我们要步行靠近。先别打开手电筒。

猫头鹰打头阵,成岛先生一行跟在后面。”

我们听从老大的指示,排成一列快速行动起来。

整个游乐园没什么照明,加上天空没多少云彩,夜色可以用“月明星稀”来形容。

我收回目光,发现四周有不少怪兽一般的巨大阴影。从轮廓判断,前方是摩天轮,右边远处隐约可见的是空中秋千。

“比留子、让,那就是凶人馆。”

前面的查理回过头来,指着相隔两座游乐设施的阴影对我们说。

“怎么说呢……比我想的要光明正大一些。”

我可以理解比留子同学的无奈。

因为那座宅邸坐落在白天肯定有很多游客来往交错的游乐园中央。宽广的庭院周围竖着高高的栅栏,茂密的树丛深处高耸着巨大的黑影。

枝叶间透出了微弱的光亮,像是从哪个房间里散发出来的。

“好有感觉。”

前面传来成岛先生的声音。他听起来一点都不紧张,似乎毫不在意自己正在私闯民宅的事实。

老大他们已经靠近了疑似宅邸正面的铁门。

门没有上锁,发出尖厉的响声打开了。所有人屏息静气地等了一会儿,确定屋里没有反应后便走了进去。

这里是杂草丛生的前庭,建筑物还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近距离观察凶人馆,它的诡异超出了我的想象。这座建筑物的正面就像缩小版的石砌城门,背后连着学校体育馆大小的陈旧房屋,毫无美感的外墙让这座宅邸看起来更像监狱,或者更应该称作病房。

嵌着铁栏的窗户更是助长了这个印象。所有窗户都装了磨砂玻璃,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建筑物看上去有三层,每一层都有一定高度,因此总体高度足有普通楼房的五层之高。

我们眼前是一道约有五米高,宽度也足有两米的厚重木墙。本以为那是向两面开的大门,但是我猜错了。

“那是吊桥。”

里井小声说。

“吊桥?
这种地方有吊桥?

“我看过以前的照片,宅邸周围挖了一圈小水沟,只有放下吊桥才能进去。现在如你所见,水沟被填埋了,吊桥也不再使用。

那我们要从哪里进去?
我正想着,阮文山开口了。

“上头叫我去敲房子的侧门。”

于是一行人按照他的话语,向左走向宅邸侧面。

队伍由阮文山打头,后面跟着老大、沉默寡言的日裔猫头鹰、拉丁美女玛丽亚、话痨胖子查理,然后是弓着腰的成岛、里井、比留子同学和我。崇拜传说级拳击运动员的里负责殿后。

刚转到侧面,队伍就停了下来,老大首次打开了手电筒。

前面是一扇银色的金属门,显得与废墟一般的建筑物格格不入。

“阮先生,请你按照计划行事。”

阮文山走到门前,按了墙上的门铃。因为门口可能装有摄像头,我们都站在稍远处观望。

通话器里传出男人的声音,二者交谈几句后,阮文山朝这边使了个眼色。看来是门开了。

老大他们快步上前,打开门冲进宅邸内部。与此同时,里面传出了不成话语的怒吼。

等我们走进去时,声音已经平息了。

老大把一个男人按倒在走廊地上——那是一个看上去起码有七十岁的老人。他个子矮小,袖口和裤脚露出的四肢枯瘦得吓人,整个脑袋只剩下侧面还能看到一些打卷的白发,身上的厚重袍子散发出浓重的麝香味。

猫头鹰跑到前面确认情况,玛丽亚则用对讲机通知科奇曼把车开到院子里。

“你们要干什么?
!”

老人轮番看着我们,最后看到阮文山,停下了动作。

“你小子……恩将仇报!”

沙哑而苍老的声音里满是怨毒。阮文山愣了愣,接着用颤抖的声音反驳道

“我知道你骗走了很多人!”

成岛走上前去,低头看着老人。

“你就是不木玄助?

对外声称自己是斋藤玄助的老人被叫到这个名字后,突然安静下来。很显然,他意识到眼前这群人并不是单纯的强盗。

“请你交出私藏的东西。”

“你们不是公安的人吧。鬣狗!你们都是现在才认识到那些研究有多大价值的鬣狗!我才不会把东西交给你们!”

老人唾沫横飞地破口大骂,我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怒火攻心昏死过去。

“你不愿说,那我就自己找。”

成岛游刃有余地说道。因为他很肯定,不木一定不会报警。

就在这时,旁边的比留子同学凑过来悄声说

“情况有点奇怪。我记得这里有常驻的用人,怎么没人出来呢?

确实,这么大年纪的主人亲自应门,未免有点太奇怪了。而且不木骂得如此大声,却没有人循声而来,周围反倒静悄悄的。

“是该认栽了吗?

不木突然改变了态度,变得极为顺从。

“,我指路就是。”

此时,科奇曼也从敞开的侧门走了进来,汇报货车已经移动完毕。

不木竟然放弃了抵抗,我也稍微放下心来。

“我要上锁,钥匙在哪儿?

成岛发现门上没有可以转动的把手,便回头问了一句。不木摊开左手掌心,把银色的小钥匙交给老大。

那把钥匙并非普通的形状,而是一根细圆棒上布满了形状各异的凸起。

“特制的?

“侧门和大厅的机关只能用这把钥匙打开。”

侧门内侧也有钥匙孔,只能用这把钥匙开锁。一旦关上,就没有人能进出。

“大厅的机关是什么?

里井似乎有点在意不木说的这句话。

“去了就知道了。”

凶人馆的主人龇起稀疏的牙齿,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拐过走廊,便是一个八边形的开阔空间。这里就是所谓的大厅吧。

挑高的天花板上挂着古色古香的吊灯,投下了光线。曾经应该在灯光中莹莹发亮的白色墙壁已经布满了污渍,地毯也完全失去了原本的颜色。

这个异常煞风景的空间里,唯一称得上装饰品的东西,就是我们正对面的古董老爷钟。但是,它的钟摆已经不再摆动,仿佛也在昭示着宅邸的荒废。

表盘的指针停在四点半。

环视四周,我一下就明白了不木说的“机关”。

大厅连着五个通道,从位置来看,较宽的通道应该通往刚才看见的吊桥,我们则站在另一个通道的入口处,另外三条通道呈现扭曲的放射形状。

其中一条走廊明亮宽敞,似乎通往宅邸深处。

然后是两条比较狭窄、入口被纵横交错的铁格封锁的通道。

“好像真正的监狱。”

玛丽亚惊讶地说。

两扇格子门都散发着寒光,后面的通道一片漆黑,不知通往何处。

成岛看向老人。

“你藏起来的宝贝在哪儿?

“你说什么呢?

“别装傻了,就是你的研究成果。”

“资料在我房间。然而外行就算拿到了——”

成岛烦躁地大吼一声。

“非要我严刑拷打你才承认吗?
!我要的是你四十年前趁着研究所的事故带出来的实验对象!”

听到那句话,我和比留子同学都吓了一跳。里井则长叹一声,仿佛早有预料他会说出来。

成岛找的是人!

那么,戒备森严的侧门和这些金属铁栏,都是防止实验对象逃跑的措施吗?

玛丽亚似乎察觉到了我们的动摇,回过头来小声说

“别担心,我们是来救人的。你们可能觉得手段有些残暴,但这也是维护人权的任务。

原来车上说的“正义”,是这个意思吗?
我倒是很想知道成岛带走实验对象后打算怎么办,然而现在不是问这种问题的时候。

“原来如此,那就没必要隐瞒了。”

看到成岛发火,不木似乎很满意,继而抬手指着一条被铁栏挡住的通道说

“那边有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那孩子就在底下。

“铁栏挡路了。”

“那东西可以吊起来。只要在墙上的操作面板插进刚才的钥匙接通电源,就可以操作升降。

老大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看向了通往建筑物深处的最宽敞的走廊。抬头一看,天花板露出了铁栏的下端边缘,看来那里也设置了同样的机关。

“这条路通向哪里?

不木抬起浑浊的双眼看着老大,嘀嘀咕咕地回答道

“……私人房间。还有用人起居的房间。

“这里有几个用人?

“一男一女,两个人。”

老大想了想,转头对科奇曼发出指示。

“科奇曼,你用钥匙升起地下室的通道门。”

他抬手指着刚才不木说的那条通道,其入口正好与我们走过的通道相邻。科奇曼接过钥匙,插进面板的锁孔一转,上面的电源指示灯就亮起了绿灯。

面板上有三根对应铁门的操作杆。

“最左边的。”

不木开口道。科奇曼回头看了一眼老人,推起他说的操作杆。

一阵铁链卷起的动静过后,通道口的铁栏缓缓升起。

“科奇曼拿着钥匙出去,锁好侧门后把风,发现异常就用对讲机联络。”

我小声问旁边的查理。

“为什么把钥匙交给科奇曼?
老大拿着更方便吧。”

“科奇曼要在外面防备意外情况。要是真的有事,他进不来就没有意义了。

而且把钥匙给他,老头子也不会突发奇想去抢。”

他说完,拽了一把挂在大肚子上的腰带。

科奇曼带着钥匙离开后,老大看着其他人说。

“下去之前先控制用人。不木,你带路。

成岛先生,你跟剑崎小姐和阮文山他们在这里稍等。可以吗?

成岛见行动顺利,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到五分钟,老大他们就回来了,看来没出什么意外。就是唯独不见玛丽亚。

“两个用人都是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男的多少做了些抵抗,但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现在他们都在女人的房间里,由玛丽亚监视。”

老大汇报道。

“他们没跟外部联系吧?
”成岛问。

“不用担心。他们平时就接触不到任何通信手段,也没有侧门的钥匙。

听到这个,不木吃吃笑了起来。

“他们那种人,就算有通信手段,也不会跟外面联系。”

看来这里的用人跟园区的工作人员一样,都有着不可告人的背景。

接下来,我们就要去找关在地下室的实验对象了。

“社长,不如把工作交给队员,您在这里等候吧。”

里井提了一句,但是被成岛否决了。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身为领导就该落实到最后。”

里井没有再坚持。

一行人在不木的带领下,排成一列穿过敞开的通道,没走几步就看见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好黑。”

猫头鹰探头看了一眼,说道。

“你这猫头鹰还怕黑吗?

里调侃道。猫头鹰只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刚踏上楼梯,我就感到空气突然变凉了。这道楼梯仿佛通向被废弃了几百年的遗迹,周围连电灯都没有,老大他们都打开了手电筒。

下完楼梯,眼前是一面破烂的墙壁。虽然形状还算完整,但曾经的白漆已经斑驳不堪,到处都能看到裸露的水泥。

天花板上残留着相隔一定间距安装过电灯的痕迹。

“什么味道?

走在我前面的成岛闷一声。越往前走,那股刺鼻的臭味就越浓郁。

这不是发霉的气味,也不是单纯的腐臭。有点像动物园的野兽气味,里面混着刺激性的氨水味……

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刚才还胸有成竹的人明显提高了戒备。比留子同学道出了众人的心情。

“尸体的臭味……”

“你能闻出来,比留子?

难怪查理会惊讶,毕竟没有几个日本的大学生真正闻过尸臭。反过来看,查理他们想必是真的有实战经验。

那股尸臭里还混着一丝香气——走在前头的不木身上散发的麝香。这个老人也许是为了盖过渗进衣服里的尸臭,才喷了如此浓郁的香水。

不木在不规则分岔的路上左拐右拐,这里的构造简直跟迷宫一样。走着走着,就能看见一扇门,有的门半掩着,能看见里面的房间,但是那些房间都空荡荡的,貌似只用来储物,看不出有人居住的气息。

“老大,停一下。”

猫头鹰把手电筒的灯光转向旁边的通道,突然厉声喊道。我顺着灯光看过去,发现那里有一堆剥落的墙皮,底下赫然是没有完全被掩盖的褐色污迹。

“是血,而且过了很久。”

老大说道。那摊污迹在我看来跟咖啡渍差不多,但他们显然能认出来。

再往旁边一照,墙上也飞溅着同样的痕迹。

“这血是怎么回事?

老大质问不木。

“也许是老鼠自相残杀吧。”

老人笑着回答道。

听到这里,一直没有说话的阮文山细声问道

“不木……先生,之前被叫到这里来的工作人员去哪儿了?

“请你别装傻。有好几个人像我一样被叫过来了。

“是吗?
看到长相我或许能想起来吧。”

冰冷的走廊上响起了痉挛般的笑声。

这个曾经在班目机构做研究的老人究竟在想什么?
如今用人被扣押,自己隐瞒了几十年的秘密马上就要曝光,他的平静生活不可避免地走到了尽头。这种时候的这般态度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不像是自暴自弃,也没有丧失理性。

莫非他还有什么打算?

众人回到原来的路上,再次由不木打头,走到尽头后见到了一扇陈旧的铁门。

铁门的合页已经生锈。推开嘎作响的大门后,一股强烈的恶臭扑鼻而来,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门后面是一个貌似中庭的空间。

我借着照向左右两侧的手电筒光芒,看见地上散落着许多小石块。再看前方,是一道石砌的墙壁。

“石室……”

里井低声说道。仔细打量过后,我发现这里像是个比网球场稍小的长方形空间,对面的墙边有个铁桶。

“地下竟然有这样的地方。”

“这里好臭。”

听了查理和里的对话,我发现了不自然之处。这里明明是个封闭的空间,却不会产生回响。

“看上面。”

我听见比留子同学的声音,举起手电筒照向头顶,一下就明白了。这里的天花板特别高。

走廊的层高只有三米左右,这座石室的高度则相当于贯通了所有楼层,相当于六层楼高的屋顶上覆盖着长方形玻璃天花板。从光照的强度判断,那应该是磨砂玻璃。

“啊!”

我猛地转向突如其来的惨叫,只见阮文山一屁股坐在地上,死命往后退。

“人……人!人头!”

拿着手电筒的人朝他指的方向照过去,土地上只有石块。

不,不对!

石块上有很不自然的空洞,还有规则的凹凸。

所有人瞬间察觉了那是什么。

“头盖骨!”

“为什么……”

惊恐的声音就此断绝。我们周围应该还有不少同样的物体。

集中在一点的手电光猛然散开。

人头、人头、人头——

只是匆匆扫过一眼,我已经发现了十几个化作白骨的人头。

“操,这到底是什么?

慌乱的声音伴随着右侧肩膀的冲击。原来成岛险些踩到一个头盖骨,躲闪时撞到我身上来了。

那一刻,突然响起了掺杂噪声的说话声。

“这里是科奇曼,老大,听到请回答。”

是对讲机。老大伸手拿起了腰间的机器。

“怎么了?

“有人跑到院子里看见了货车,现在被我抓住了。”

意料之外的汇报让我们瞬间紧张起来。既然抓住了,那么对方应该也发现了我们是非法侵入。

“什么人?

“看起来不像工作人员。她说自己是自由撰稿人,姓刚力,是个女的。

“等等,我跟委托人商量商量。”

老大放下对讲机,为难地看着成岛。就算准备得再周全,他们恐怕也没想到会有别人在同一时间潜入这座宅邸。

“怎么办?

“怎么办……”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成岛烦躁地咬起了指甲。

里井在旁边提议道

“自由撰稿人应该不可能握有班目机构的线索,也许只是想偷拍灵异地点。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控制住了,就有必要跟对方交涉,大事化小。

“她可能还有同伴,不如我们也暂时返回大厅吧。”

老大话音未落,成岛就否决了。

“不,要优先解救实验对象。让科奇曼把那个人带进来。

“让她看这个?

老大照亮了头盖骨。

“说什么蠢话?
让他们在一楼大厅等着。”

老大闻言耸了耸肩,仿佛想说后果自负。然后,他对科奇曼做出了指示。

在此期间,有人走到一个头盖骨旁蹲了下来。

是比留子同学。

“喂,最好别碰那东西吧。”

她不顾查理的劝阻,还是拿起了头盖骨,像鉴定古董一样仔细观察起来,然后用白皙的手指示意头顶部位,说道

“这里,裂开了。而且裂缝很大,怀疑是被很长的利器敲击所致。

可以肯定是他杀。”

听了比留子同学的话,我大吃一惊。

莫非,其他头盖骨也是被害者?

阮文山惨叫一声。

“这些都是被叫过来的工作人员!你把他们都杀了!”

“,你刚才说的原来是这些人啊。”

不木露出了假惺惺的笑容。

“但是不好意思,脸变成这样了,我可认不出来。”

阮文山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他猛地扑向不木,但很快就被猫头鹰和里拉开。

“监禁,杀人,毁坏遗体。你已经疯了。

成岛恶狠狠地骂道。

“少给我不懂装懂!”

不木突然抬高了音量。

“你们这帮人跟那个无知的研究者一样,只知道给无法理解的事物贴上异端的标签,瞧不起别人!就是因为无知被你们伪装成了正义和常理,人类才无法进步!”

“杀人的不叫疯子叫什么?

“不是因为疯了才杀人。正因为疯狂中的理智,才把这帮人杀了!他们不是人!杀猴子不正是理智的证据吗——”

老人嘶吼着支离破碎的话语,在两个人的手下挣扎。

“够了!快带我去实验对象那里。”

成岛忍无可忍,一脚把不木踢倒在地。接着,老人又被拽起来,不情不愿地向前走去。

从我们进门的角度看,这片空地两侧都安了旧铁门。不木走向了右边那扇门。

“这边。”

再次吱嘎嘎地打开锈蚀的铁门,一行人走了进去。

事后回想起来,若动作再慢上几步,在场所有人可能都要死于非命。

*外部·侧门前(刚力京)

“刚力,你跟我到里面等着,老实点,不然有你好受。”

抓住我的外国男人这样说完,把对讲机放回了胸前的口袋。另一头的人管他叫科奇曼。

突如其来的事态让我至今仍未摆脱混乱。

太倒霉了。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收集梦幻城的情报,好不容易躲过门卫的眼睛潜入进来,凶人馆竟然已经被捷足先登。

而且来的人不止一个。另一头的人被称作老大,可见这是个有组织的团队。

再看科奇曼腰上的枪,显然不是普通人。

不过,这场遭遇不算彻头彻尾的倒霉。

托他们的福,我得以顺利进入宅邸。事前的调查显示,凶人馆守卫森严,最大的难关就是怎么溜进去。

“你后面的名字怎么念,Kyo还是Kei?

科奇曼把我的驾照递回来,同时问道。

“Miyako。不过很少人能一开口就说出正确的发音。

“你说你是自由撰稿人,但是都私闯民宅了,我怎么看都不像来采访的。”

你不也差不多。我心里这样想,但没有说出来。

“我承认手段不正规。但是这座梦幻城涉嫌雇用非法劳工,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问题。

我就是为了辨明真伪,才来调查会长居住的这座宅邸。”

因为早就打好腹稿,我无比流畅地回答了问题。

“你们是什么人?

“恕不奉告。”

“来干什么?

真是软硬不吃。

不过从他的言行判断,这伙人应该不是穷凶极恶的强盗。否则我早就没命了。

科奇曼用钥匙打开了侧门,让我先进去,又在我背后锁上了门。穿过一条狭窄的走廊,我们来到了貌似大厅的地方。

此时,我的心情已经稍微松懈下来,开始观察四周。灯光照亮的墙壁上满是污渍,地毯中间已经被磨秃了。

除了墙边那座不会走动的老爷钟,大厅里没有任何装饰。

大厅四周都有通道,其中一条通道被铁栏封闭。不愧是曾经模仿监狱修建的迷宫型娱乐设施,整个地方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他肯定在这里。

“让我看看你背包里的东西吧。”

见科奇曼指着我的后背,我不禁暗自咂舌。一开始被没收手机时,我还偷偷期待他能放过背包。

看来是太天真了。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