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果戈理小说戏剧选》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果戈理小说戏剧选》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果戈理

豆瓣评分无

 

《果戈理小说戏剧选》共收入果戈理的四篇小《塔拉斯·巴》《涅瓦大街》《肖像》《外套》和一个本《差大臣》。

epubooks.top站是一个下载优质电子书的网站,书籍种类非常多,每个类目下的书籍资源都非常丰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载。以及在线阅读-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一個下載優質電子書的網站,書籍種類非常多,每個類目下的書籍資源都非常豐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載。以及在線閱讀-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 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azw3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县长、慈善医院院长、督学、法官、警察分局长、医官、警察两名。

县长 诸位,我把你们请到这儿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很不愉快的消息。钦差大臣要上咱们这儿来了。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什么,钦差大臣?

阿尔捷米·菲里波维奇 什么,钦差大臣?

县长 从彼得堡来的钦差大臣,微服察访。并且还带着密令。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这可怎么好!

阿尔捷米·菲里波维奇 本来没有烦心的事,这下子可糟了。

鲁卡·鲁基奇 老天爷,还带着密令。

县长 我好像有预感似的:昨晚上一宵没睡好,老梦见两只非常奇怪的耗子。真是的,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耗子:乌黑的,大得出奇!出来啦,闻了一阵,又跑回去啦。现在,我给你们念一封信,这封信是安德烈·伊凡诺维奇·奇梅霍夫写给我的。阿尔捷米·菲里波维奇,这个人您也认得。他在信上这么写着:“仁兄、亲家、恩师尊鉴”(低声嘟哝,眼睛迅速地掠过纸上)……“有事奉告。”啊!在这儿啦:“兹有一事奉告:近有大员奉谕来省视察,对我县情况尤为注意。(意味深长地把手指向上举起)虽彼自称仅为普通人,但弟已从可靠方面探悉其详。弟知兄染有一般人之通病,偶犯小过失,在所难免,盖兄聪颖过人,过手之物,当不愿轻易放过……”(停住)唔,这儿没有外人……“故敢奉劝吾兄早作戒备,该大员纵令此刻尚未到达,或隐姓埋名匿居于某处,但随时皆可抵达也。弟昨日……”这下面谈的是家事:“舍妹安娜·基利洛芙娜偕其夫来舍间略事盘桓;伊凡·基利洛维奇日见发胖,好弄提琴……”等等,等等。情况就是这样。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是呀,情况真有点糟,真不是闹着玩的。这里面一定有道理。

鲁卡·鲁基奇 安东·安东诺维奇,这是怎么回事?钦差大臣为什么要上咱们这儿来?

县长 为什么!大概是命该如此!(叹口气)感谢上帝,以前总是躲在别的城里。这回可轮到咱们头上啦。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照我看,安东·安东诺维奇,这里面有一种微妙的、多半是政治的原因。这就是说:俄国……呃……俄国想打仗,所以部里就派一位官员下来,调查一下哪儿发生了什么叛乱没有。

县长 您扯到哪儿去啦。还算是一个聪明人呢!小县城怎么会发生叛乱!这县城是紧靠着国境的吗?你就是从这儿坐马车跑上三年也到不了外国呀。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不,我跟您说,您可实在是……不大那个……咱们上司高瞻远瞩,别瞧他离开咱们远,许多事情他可早已在心里琢磨透了。

县长 不管什么琢磨透,琢磨不透,诸位先生,反正我已经通知你们了。——小心点!我这方面已经做了安排,我劝你们也得准备准备。特别是您,阿尔捷米·菲里波维奇!毫无疑问,上我们这儿来的官员一定先要视察您经营的那些慈善医院——所以您应该把一切整顿整顿好:帽子得洗干净,别叫病人穿得随随便便的,活像是一群打铁匠。

阿尔捷米·菲里波维奇 这不要紧,可以叫他们戴上干净的帽子。

县长 是呀,还得在每张床上用拉丁文或者别的文字注明……这可是您分内的事了,赫利斯季阳·伊凡诺维奇,——各种病的名称:什么时候得病,何月何日……您那儿的病人尽抽些凶辣的烟,人一走进去,忍不住要打喷嚏,这不大好。顶好少收留病人,要不然,人家会怪你们管理不善或者大夫医道不高明。

阿尔捷米·菲里波维奇 噢!医疗这一层,我跟赫利斯季阳·伊凡诺维奇采用了独特的办法:我们主张万事要顺乎自然;贵重药品我们一概不用。人这东西很简单:要死,总免不了一死;病要好起来,那就总会好起来。再说,赫利斯季阳·伊凡诺维奇要跟病人交谈是非常困难的,他连一句俄国话也不会说。

〔赫利斯季阳·伊凡诺维奇发出一种声音,有点像字母и,但又有点像字母e。

县长 我也要劝您,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注意一下法庭方面的秩序。在贵衙门的候审室里,经常有许多当事人在那儿出出进进,可是看门的在那儿养了几只鹅,外带一群小鹅,尽在人脚底下乱窜。当然,搞点副业生产是值得奖励的,看门的为什么不能养养鹅呢?不过,您知道,在这种地方养鹅可不挺合适……这一点我早就想提醒您注意了,可是不知怎么的,老是忘了告诉您。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我今天就叫人把鹅都赶到厨房里去。您要是高兴的话,请过来便饭吧。

县长 此外,法庭上晾了许多各种各样的破烂,放文件的柜子上挂着一根打猎用的鞭子,这太不成话啦。我知道您爱打猎,可是顶好把鞭子暂时收起来,等钦差大臣走了再挂上也还不迟。还有您那位陪审官……他当然是个博学多才的人,可是他身上有一股气味,就像是刚从酿酒厂里出来一样——这也不大好。这一点我早就想跟您说,可是不记得被什么事一打岔,给忘掉了。要是真像他说的,生来就有这股气味,那么这是有方法可以治的。不妨劝他吃些葱、蒜,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在这方面,赫利斯季阳·伊凡诺维奇可以给用上各种药品,包管药到病除。

〔赫利斯季阳·伊凡诺维奇发出同样的声音。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不行,他那股气味没法治啦:他说小时候叫奶妈把他摔了一跤,从此以后,身上就老是带着一点点烧酒的味儿。

县长 我不过是提醒你们注意罢了。至于讲到咱们内部的情况,以及安德烈·伊凡诺维奇那封信上提到的小过失,那么,我没有什么话可说。说来可也奇怪:不犯点小过失的人是没有的。老天爷早就这么注定了,伏尔泰派[1]的人拼命反对这一点也是白费事。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安东·安东诺维奇,您认为什么是小过失?有种种不同的过失。我可以公开地对大家说,我受贿,可是我受的是什么贿啊?不过是几条小猎狗。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县长 不管是小狗还是别的什么,反正受贿总是受贿。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不对,安东·安东诺维奇。譬方说吧,要是有人收下一件价值五百卢布的皮大衣,还给他太太弄到一条披巾……

县长 您只收小猎狗作为贿赂,那又怎么样呢?架不住您不信上帝呀;您从来不去教堂祈祷;我可至少是笃信宗教的,每星期都上教堂。可是您……噢,我知道您:要是让您来讲一讲世界是怎么创造的,准会讲得叫人汗毛都竖起来。

阿莫斯·费约陀罗维奇 那可是我凭着我的智慧,自然而然领会到的。

县长 有时候,智慧多,反而比完全没有智慧还要坏。我不过是顺便提到一下县法院罢了;说实在的,恐怕不见得有人会上那儿去查看:那实在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地方,上帝自会暗中保佑。至于您,鲁卡·鲁基奇,您是一位督学,就特别需要留心教员。他们当然都是些有学问的人,在各种专门学校里受过教育,可是他们的举动非常古怪,自然跟他们学者的身份是分不开的。譬方说,有一个胖胖脸蛋的家伙……我不记得他姓什么了,他一上讲台,不扮一下鬼脸总不肯罢休,像这样(扮鬼脸),然后一只手在领结下面捋胡子。当然,他要是对学生扮扮鬼脸,那还不算什么:也许,倒是必要的也说不定,这一点我可无法判断;可是,您自己想吧,他要是当着参观的客人这样做,那就糟啦:钦差大臣或是别的什么人会以为这是做给他们看的。谁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鲁卡·鲁基奇 真是的,叫我拿他有什么办法?我已经跟他说过好几遍了:前不久,我领咱们县里一位贵族代表去参观,一走进教室,他就对人家扮了个鬼脸,那份丑呀,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扮鬼脸是出于好心,我可挨了骂,怪我不应该把自由思想灌输给青年。

县长 我还得跟您讲讲那个历史教员。他是个有学问的人——这很显然,而且具有渊博的知识,可是讲起课来太热心,简直有点举止失常。我听他讲过一次课,讲到亚述人和巴比伦人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可是一讲到马其顿的亚历山大[2],我简直无法告诉您他是怎么的了。说真的,我还以为是着了火呢!他从讲台上跑下来,抓起一把椅子,使劲往地上扔。当然,马其顿的亚历山大是一位英雄,可是为什么要摔坏椅子呢?这只会使公家受到损失。

鲁卡·鲁基奇 是呀,他是个烈性子的人,我已经劝过他好几回了……他说:“随便您怎么说,反正我为了学问牺牲性命都不在乎。”

县长 是呀,命运神秘莫测的法则就是这样:聪明人要不是酒鬼,就爱扮那样难看的鬼脸,叫人要拿圣像出来压邪。

鲁卡·鲁基奇 老天爷保佑往后别再叫我在学界服务了,见谁都害怕。随便什么人都要来管闲事,随便什么人都要表示他也是一个聪明人。

县长 这还不要紧。顶糟糕的是倒霉的微服察访!忽然抽冷子跑了来:“啊,朋友们,你们都在这儿哪!”他说,“谁是这儿的法官?”“略普金-贾普金。”“把略普金-贾普金叫来!谁是慈善医院院长?”“泽姆略尼卡。”“把泽姆略尼卡叫来!”那才糟哪。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