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希望你是人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希望你是人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内容介

异变发生在艾德华·布莱亚兹医生前往梭机村出诊的途中。某种原因不明的怪病打破了这座偏僻村庄的宁静:患者们仿佛陷入了邪恶的阴影,不顾一切地攻击撕咬每个出现在附近的人,而被咬到的人随即也会感染发病。侥幸逃离梭机村的艾德华,却发现瘟疫已经蔓延到了自己居住的城镇。

一名曾经横越大洋的老水手坚称,这是源自新大陆的巫术,让失去生命的亡者变成恐怖的“僵尸”。僵尸虽然能够活动行走,却只是没有灵魂的躯壳。幸存者们筑起了对抗丧尸的沟垒,然而堡垒内部也逐渐出现了案件。

越来越多的人遭到感染,甚至直接死于非命。随着对丧尸的了解逐渐深入,艾德华想出了一个计划,试图扭转人类迈向灭亡的命运……

 

作者介

雷钧,广州人。

喜读推理小说,偶尔在脑中看到故事的片段,因为忍不住想知道结局便把它写下来。以长篇推理小说《见鬼的爱情》《黄》连续两届入围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决选,并凭借《黄》斩获第四届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首奖。2019年5月,出版以“游戏”为主题的短篇推理小说集《杀人游戏》;7月,《黄》日文版由日本著名出版社文艺春秋出版发行。

    epubooks.top站是一个下载优质电子书的网站,书籍种类非常多,每个类目下的书籍资源都非常丰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载。以及在线阅读-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一個下載優質電子書的網站,書籍種類非常多,每個類目下的書籍資源都非常豐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載。以及在線閱讀-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     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azw3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死神之所以不怎么受欢迎,我想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它那糟糕的性格——你看,你明明已经听见了它的脚步声,你也很清楚它就在下一个街角,但它偏偏好像恶作剧似的躲在那儿,不知何时才会毫无惊喜地跳出来。

在最终与它相遇之前,我大概还有一些时间需要打发。

所以就让我从头讲起吧,从灾祸降临的那天开始。


(请容我稍作说明。前文提及的大多数资料,都将出现在这份手稿的后半部分。如有必要,请直接略过前面的内容。我向你保证,我的灵魂将不会受到冒犯。

当然,倘若时间允许,而你也愿意陪一位唠叨的老人回忆往事的话,我将不胜感激。)


从那天起,许多年过去了,我甚至已经数不过来究竟是多少年。但那天发生的一切,哪怕再微小的细节,我都记得无比清楚。

譬如橄榄。

黑色的橄榄和青色的橄榄,装在透明的玻璃碗内,闪烁出宝石一般的光芒。

橄榄旁边摆放着一盘干酪,再旁边的案板上是鲁阿特的面包房刚刚送来的一条黑麦面包,正被我手中的刀切成整齐的薄片。不远处传来平底锅在炉火上欢快的嗞嗞声,空气中顿时弥漫着诱人的油香。

被声音和气味吸引,我抬起头来。莉安娜,我青梅竹马的妻子和我一生的挚爱,正有条不紊地将平底锅内的熏肉翻面。她那窈窕的身影沐浴在早晨明媚的阳光中,如瀑布般垂下的长发鲜艳夺目,让炉子里跳跃的火焰也黯然失色。

红头发的莉莉——这是她小时候的外号。

“早上好,爸爸。”

葆拉从我的背后走过来,手中捧着一壶刚沏好的蜂蜜甘菊茶。我无法不注意到,今天的她格外光彩照人。尽管尚未正式成年,但我们的女儿确实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早上好,亲爱的,”我颇有些自豪地答应道,“这是条新裙子吗?它真的很漂亮。”

这句恭维话显然对年轻的女士十分受用。好在她总算明智地首先将那壶滚烫的茶放到了桌面上,然后才凑近来亲我的脸颊。

“谢谢,爸爸。您的眼光太厉害啦,”葆拉雀跃地说,“这可是克丽丝蒂娜·奥约格的杰作,里面还加上了裙撑……”

“慢着,这是说它很贵的意思吗?”

葆拉假装没有听见。“您真应该带妈妈去看一下,”她高明地转移了话题,“这家店就在面包房那条街的拐角处。”

我并未就裙子的价格追问下去,因为我看到卢卡的小脑袋正悄然从那本巨大的《草药大全》后面冒出来。迅速环视了一圈桌子上的食物后,他伸手拿走一片面包,又一声不吭地钻回去了。

他大概认为谁也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动作。事实上,他很可能是对的,假如我不是还在切着面包的话。

“我想我很乐意来一杯甘菊茶,”我忍着笑,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儿子,请你去拿几个杯子过来好吗?”

于是小家伙颇不情愿地离开了那部艰深的巨著。姑且不论内容,恐怕书中有不少单词他都还不认识。我只能猜测他是被那些精致的手绘插图所吸引。渡林镇的居民们好像已经认定这孩子将来会接替我的工作——多内先生,一位年迈的首饰工匠,甚至专门为他打造了一条小号的蛇杖项链——但我认为,那更多是因为他长得几乎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

葆拉的头发是比我略浅一些的棕褐色,不仔细分辨的话很难看出区别。所以在卢卡出生以前,我曾暗自希望他会继承莉莉的红发。可惜事与愿违,除了过于活泼好动的性格以外,他似乎并未从母亲那里遗传到任何东西。

这个从来都坐不住的小家伙居然会沉迷于一本书,委实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话说回来,当我们处于卢卡这般年纪的时候,又有谁敢相信,那个野丫头莉安娜以后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妻子和母亲呢?

“卢卡,把书拿开。我是说现在。”

莉莉温柔地说道,将一盘煎得恰到好处的熏肉端上桌来。她的微笑慈爱一如既往,但卢卡对此显然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草药大全》合上时发出的闷响,几乎盖过了屋外伊万的敲门声。

假如我知道那扇门将会通往哪里,我永远都不会把它打开。可惜我并不知道。在这个时刻,所有人都还不知道。

伊万是镇上的邮差,他当然也不知道。这位热心肠的小伙子只是想要帮忙而已。但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在他身后伫立在院子里面的信箱,这令原本就有些不安的伊万显得更加窘迫了。

“早安,布莱亚兹医生,”他垂下头,注视着自己的靴子,“对不起,先生,我是不是打扰您吃早饭了?天刚蒙蒙亮,丹先生和他的马车就到了镇上——从来没有过这么早——是来自费伦茨太太的嘱咐,要尽快把这封信交给您……”

“别担心,你做得很对,完全正确。”我刻意地重复道,希望能为先前那个不够慎重的眼神稍作弥补。伊万看上去确实放松了一些,把一直攥在手里的信递给我。

那其实不太算得上一封信,仅仅是一张对折的便笺,也并未蜡封。费伦茨太太在“致布莱亚兹医生”下面注明“紧急”,又加了两道下画线。

“丹先生说他得先去集市那边办点儿事,”伊万补充道,“但只要您吩咐,他的马车随时都可以出发。”

我点点头,将手中的便笺翻开。费伦茨太太给我寄了一封紧急的信,所为何事大家应该都不难猜到。

“亲爱的医生:盖夫顿小姐的健康情况今日有所变化。我已无法作有效处理,请您于方便时尽快前来梭机村。”

与费伦茨太太署名并列的是昨天的日期。

果然如此,我极其草率地下了结论。


(现在才进行自我介绍似乎有点多此一举了。总而言之,我是当时渡林镇唯一的医生。除了开设在自宅的诊所,有时候也会到附近几个较偏僻的村庄出诊。梭机村即是其中之一。)


“先生,我应该现在去告诉丹先生做好准备吗?”

看见我把便笺合起来,伊万便问道。

“等一下,”我忽然想起来,“没有别的信件了吗?我确实在等一封信。”

“我想没有了,”邮差又翻了翻他的挎包,“寄信人是……”

“艾米尔·布莱亚兹,在王都。”

“啊,王都,”伊万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从王都来的交通船本该在天亮以前就进入码头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影儿。我敢说您的信就在船上。”

“哦,那就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我请伊万到集市去通知丹准备出发。小伙子扯了扯挎包的肩带,踏着他引以为豪的那双靴子,一路小跑离开了。

“是盖夫顿小姐,”我返回屋内,向莉莉说明道,“费伦茨太太需要我,我得立刻去一趟梭机村。”

“噢,天哪,”莉莉用双手捂住了胸口,“可怜的盖夫顿小姐,希望她没有大碍。”

坦白说我并不十分乐观。费伦茨太太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护士,而且已经照顾盖夫顿小姐多年。假如连她也无计可施的话……但现在没有必要提起这些只会令妻子难过的臆测。

“只有等我见到她以后才能判断,”我模棱两可地说,“无论如何,我想我应该做好今晚在梭机村过夜的准备。”

“那样的话,”莉莉豪迈地抹掉了熏肉沾在嘴角的油星,“我去给你拿一套替换的衣服。”

她从餐桌旁站起来,转身向卧室走去,满头红发在背后摇曳。

“谢谢,亲爱的。我最迟应该会在明天中午之前回来,”我转向葆拉,她现在已经习惯了在我离开镇上时协助诊所的接待工作,“一般的病人可以告诉他们明天下午再来,如果……”

“如果病情比较严重,就让病人住到病房里,”葆拉颇为无情地打断了我,“您不必每次出门都说一遍相同的话,爸爸。”

“是的,”我仍然不放心地说,“还有,万一遇上紧急状况……”

“那我就会让伊万设法给您捎个消息,就像您一直在重复的那样,”葆拉不满地抿起了嘴唇,“说真的,爸爸。”

“你说得对,亲爱的,对不起,”我知趣地投降道,“我相信你会照顾好一切的。顺便问问,你今天是有什么计划吗?”

再次注意到克丽丝蒂娜·奥约格那条很可能不怎么便宜的裙子时,我又补充了一句。

“没什么重要的。”葆拉敷衍地说。我觉得那应该不是实话,但现在追根究底大概并非明智之举。

这让我多少有些难以释怀。我认为,葆拉对医学从来都不感兴趣,只是在默默承担着身为医生女儿的责任而已。无论葆拉还是卢卡,我不希望他们勉强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当然,假如卢卡对《草药大全》的热情能够维持下去,甚至像人们所期望的那样成长起来的话——

我不禁瞥向卢卡。令我惊讶的是,原来小家伙也正睁着溜圆的眼睛看向这边。

“怎么了,儿子?”

我一边问道,一边从架子上取下出诊用的药箱。

“盖夫顿小姐,”卢卡立即使出了他最喜爱的反问句,“她很老了,不是吗?”

“唔,我想是的,你可以这么说。”

“她到底有多少岁?”

“你得知道,儿子,打听一位女士的年龄可不是什么体面的行为。”

“但您是医生,您必须问清楚,不是吗?这样才能知道她得了什么病。”

“通常那样会有帮助,我同意,”我耸了耸肩,“但正如你所说,盖夫顿小姐已经很老了,我觉得差个十年二十年也不会造成什么区别。”

“这么说吧,”刚好回到厨房的莉莉把替换衣物递给我,又往卢卡的盘子里面夹了两片熏肉,“你爸爸和我刚上学那会儿,也就是说那时我们比你现在还小,盖夫顿小姐就已经退休了。”

“她曾经是校长,不是吗?”

“当然她曾经是校长,”葆拉在旁边不耐烦地说,“看在上帝的分上,难道你没看见她的肖像画挂在大礼堂里吗?”

“对了,”我不假思索地说,“有人以前还很害怕那张画来着。”

莉莉悠悠地转过身来,脸上挂着温柔如水的微笑。

“你想要说什么呢,艾德?”

“嗯?”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脑子里首先闪过的名字便脱口而出,“噢,那个,我是指艾米尔。”

“艾米尔伯伯?”孩子们异口同声。

“对啊,”我连忙道,“直到现在,盖夫顿小姐还经常提起你们的艾米尔伯伯呢。”

这话倒是千真万确。盖夫顿小姐拥有令人惊叹的记忆力。或许是因为长期过着半隐居生活的缘故,她对我的探访总是十分欢迎。事实上,她从不允许我在下午茶之前告辞。直到那位梳着麻花辫的女仆端来茶水和点心,老太太便乐不可支地聊起我哥哥在学校里的趣事。迄今为止,我几乎就没听过重复的内容。而且我敢断言,其中不少细节,就连艾米尔本人也记不起来了。

“这么说来,”葆拉沉吟道,“艾米尔伯伯上学的时候,盖夫顿小姐仍然还在担任校长?”

“唔,是这样的,没错。”

“但是,”葆拉求证似的望向弟弟,“历任校长的肖像画,一般都是等到他们退休了以后才会在大礼堂里挂起来的吧?”

“对哦,”卢卡附和道,“现在大礼堂也没有斯布兰先生的画像。”

“要是那样的话,艾米尔伯伯应该没有见过盖夫顿小姐的肖像画才对啊,为什么他会害怕那张画呢?”

“嘿……这很奇怪,不是吗?”

“不,但这倒提醒了我,”我慌忙打断了姐弟俩的一唱一和,“我记得艾米尔好几次来信都问到了盖夫顿小姐。莉莉,你能找一封出来让我带在身上吗?我肯定那会让她高兴起来的。”

“那恐怕得花上大半天,”莉莉皱眉道,“我们有一整个抽屉都是艾米尔的信……等等,我想我确实能找到一封,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信了。”

“我认为盖夫顿小姐不会挑剔的。”

当莉莉去把信拿过来时,我向阿斯克勒庇俄斯祈祷,然后郑重其事地戴上纯银制成的蛇杖项链(卢卡总是耀武扬威般地挂在胸前的那一条则是以黄铜打造)。出门之前,我又检查了一遍药箱,确认所有必需的器具都已备齐,同时补充足够的药物。盛蜂蜜的瓶子重新灌满并塞紧瓶塞,毛地黄的存货已经见底,从梭机村回来以后要记得抽空去采集才行。

最后,我也没有忘记亲吻妻子和孩子们。

在那一天,这或许是我做的唯一一件正确的事情。


丹的马车停在集市的入口前,背后传来潺潺水声,黑河和小母马河就在此处交汇。不过拉车的是一匹栗色的公马,而且它也已经不再年轻。老马跑了半天夜路难免疲乏,此刻正半眯着眼,心满意足地打着盹,偶尔甩动尾巴,驱赶从鱼贩子的摊档上流窜过来的苍蝇。

与这番悠然自得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站在不远处的丹本人。

车夫喘着粗气,一张圆脸涨得通红,仿佛从梭机村一路奔来用的是他自己的两条腿一般——事实上,我注意到它们哆嗦得相当厉害。不过,就算颤抖的双腿可以勉强解释为长途跋涉的后遗症,那紧紧攥起、大小足以媲美一只小南瓜的拳头,则明白无误地表达出主人的愤怒。

愤怒和仇恨——若论使人变得盲目的本事,它们可丝毫不在爱情之下。你看,丹就完全没有察觉我的到来。他狠狠瞪着面前那个獐头鼠目的男人,好像这么一来,就能让对方乖乖说出真话似的。

不幸的是,我恰好认得这个家伙。此人名叫多鲁·戈德阿努,镇上臭名昭著的无赖,对于遭人怒目这种事情,显然是早已习以为常了。

但让戈德阿努忌惮的东西倒也不是没有,比如说拳头,尤其是巨大的拳头。这个欺善怕恶之徒一边瑟缩着东躲西闪(虽然丹的拳头根本从未抬起),一边扯起嗓门嚷嚷:

“哎呀呀!乡巴佬不光是个贼,难道还敢动手打人吗?”

骚动迅速引来了不少人围观。在那副拳头结实落到自己身上之前,这些好人一定会加以劝阻,有恃无恐之下,戈德阿努便神气活现了起来。

“大家来评评理呀!”那无赖赫然挺直了腰杆,“这乡巴佬把我一筐上好的胡萝卜都拿去喂了马,现在竟然拒绝付钱,这不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吗?”

“那些胡萝卜全是烂的!”丹气愤地反驳道,“而且是你故意把它们扔在地上……”

“啊哈!至少你承认你的马吃掉了我的胡萝卜,它们可是受到法律保护的私人财产。即使我不小心打翻在地,那也不是在邀请你来偷走它们,”戈德阿努越发振振有词,“还有,你怎么敢诬陷胡萝卜是烂的?!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当然已经进到马肚子里面去了。丹气得咬牙切齿,偏偏无言以对。围观者纷纷开始交头接耳。鉴于戈德阿努的一贯品行,暂时还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对他表示支持。但显而易见,在巧言狡辩方面,丹完全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我也不是,但不能让盖夫顿小姐无休止地等待下去。

“去把车子准备好,伙计,”我从身后拍了拍丹的肩膀,“这事交给我来处理。”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