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长安乱》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长安乱》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作者:韩寒

 

内容简介:

 

《长安乱》以武林为背景,“我”身为少林弟子,虽然没有卓越的武功,但有特异的功能。在乱得近乎荒谬的世界,十八岁的释然和尚握着据说可以号召天下的剑,带着在大饥荒中侥幸被救的女孩喜乐,玩世不恭地闯荡江湖,他茫然地走出了高高的晃晃悠悠地穿梭在乱糟糟的世界中演绎着他的命运。一场乱世厮杀,他夺取了盟主,但喜乐也因难产死了,乱世悲情,在他最终选择归隐山林时,故事戛然而止 。



    epubooks.top站是一个下载优质电子书的网站,书籍种类非常多,每个类目下的书籍资源都非常丰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载。以及在线阅读-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一個下載優質電子書的網站,書籍種類非常多,每個類目下的書籍資源都非常豐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載。以及在線閱讀-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 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azw3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十二岁那年秋天。

我和释空、喜乐试图翻出院子。释空自己做了一个工具,我们管它叫掀瓦器,释空则叫它飞天钩。工具的原理是绳子带着一个钩子。释空觉得这是第一个由少年开发而成的暗器,而我们当时称这些有好手艺又能发明工具的人为做家,所以释空自封少年做家。但是飞天钩遭到了我和喜乐的嘲笑。我们觉得,所谓暗器,一定要暗,而飞天钩实在太大了,别在腰间不知真相的人一定以为此人是个杀猪的。而且,暗器的作用是杀人,不杀人至少也能伤人,而飞天钩其实就是用来翻墙的,再说,类似飞天钩的爬墙工具早在上一朝就有了,而且在侠客和贼之间极为流行,甚至引发房屋设计的革命,就是高墙的檐不再固定,而是用可以松动的瓦,这样类似的钩子就无法固定。所以我觉得释空算不上独创,喜乐说释空抄袭。

释空的辩解是,我没抄人家的,我虽然看过翻墙钩长什么样,而且也很喜欢,但是我这个钩子和那个不一样,就算形状差不多,但是你看,那有四个钩,我这只有三个,而且他那个绳子和钩子之间的结是死结,我那是蝴蝶结。最关键的是名字都叫得不一样,那叫翻墙钩,这叫飞天钩,这怎么能叫抄袭呢?

为此,我们还特地到师父面前让师父评判。师父看了一下,说:我听释然和喜乐说你自己发明了个东西,但又说你是抄袭的,我很担心,仔细看了看,我还特地买了一个前朝翻墙钩看了一下,我就放心了,这个顶多说是借鉴,不能说是抄袭。

师父又对我和喜乐说:喜乐,释然,你们师兄好不容易做出个东西,虽然比较落伍,不能爬当今的墙了,但是至少还能爬树嘛,你们也要安心发明,自己动脑筋,这几年江湖有所平息,百姓安居乐业,你们更要好好积累,乱世时候,肯定能派上用场。这几年暗器发展一日千里,但正统的暗器都有正统的防御工具,只有自己做的才能出奇制胜。

我说:师父,这不是少林不提倡歪门邪道吗?

师父说:不是,这是旁门左道。

我说:那什么是歪门邪道呢?

师父说:武当自己做的暗器就是歪门邪道。

我和喜乐一起“噢”了一声。

师父那天把释空留了下来,我和喜乐先出去了。我同喜乐商量说,师父应该是在责备释空。喜乐说,不一定。

结果真是出人意料,少林寺决定量产飞天钩,以筹集资金,扩建寺庙。我表示怀疑,这能卖钱吗?喜乐说,一定能卖钱。结果还真是可以卖钱,人们发现这飞天钩除了不能飞天以外,别的都行。小孩用它爬树,妇女用它拴孩子,家里用来拴狗,在牛身上系三四个钩子还能耕地除草,卖猪肉的可以用它挂猪肉,马车坏了还能当拖车绳……总之就是牛逼俩字,再加上是少林出品,信誉保障,所以卖得很好。

这样卖了大概一个礼拜,突然有一个九十六岁的老头儿在衙门击鼓,说飞天钩不是少林发明的,而是自己于前朝就实验成功的,虽然没有量产,但是一直在地下交易,甚至一度引发爬墙热,现在少林盗用,希望少林可以道歉赔偿以及给自己曾孙子释腿换一个好法号。

审官问:你说飞天钩是你发明,何以作证?

老头儿说:你还小,不知道那时候的历史,那时候的钩子在很多侠客里流行,你可以问前辈,不成看史书也可以。

审官问: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老头说:草民以前是做家。

审官问:那你都做了些什么呢?

老头说:一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个钩子。但是后来墙檐屋顶都变了,我的钩子就没用了。

后来事情传到少林,少林基本都没去人,就把事情平了。事情的结果是衙门认为,因为少林的飞天钩卖了几百万个,但老头儿的前朝爬墙钩经过统计大概只卖了六千个,所以不构成侵权,虽然两者造型基本一样,但是因为名字不一样,所以判定为两个物种,老头儿目的是为了亲属更换法号,利欲熏心,判为诬告,而且因为前朝爬墙钩没有注册,所以定老头儿为抄袭。少林量产钩子虽然卖钱,但不是为了赢利,而是为了修建寺庙,老头儿此举构成亵渎神灵。念老头儿年事已高,免去刑罚,城南广场示众半天即可。

方丈知道此事勃然大怒,一直责问是谁向衙门托人说的情。我说:爷爷,这样少林赢了不是很好吗?虽然老头儿有点可怜。

方丈说:你觉得假使一个江湖上给人做暗器的人活了快一百年,真会为一个钩子闹上衙门?谁知道那人是谁。你只知眼前,却不知日后。

我想象示众那天突然飞沙走石,然后众人张开眼睛时,老头儿已经不见,只有我看见其中发生了什么。而事实上老头儿确实在示众那天不见了,一直不见到三年以后。

飞天钩大大激起了释空制造暗器的欲望。在寺里多年,我和他的武功其实差得不是很远,但是因为我能看得比他清楚,所以他总输给我。我不是很喜欢做暗器,我觉得世界上所有暗器的行进速度都太慢了,我看普通人向我发来暗器的感觉如看见羽毛飘下来一样漫长。但是他不一样,他觉得背一身的暗器很厉害。的确是这样,倘若你有一个暗器,和高手打是必然失败,倘若你有一身暗器,高手打你一拳说不定不幸打在暗器上,这样你就赢了。这属于暗器中最最暗的器,虽然大家都不是故意的。

释空的暗器通常属于对已有暗器的轻度改装,显得比较缺乏想象力。但是最近他突然发现,做暗器的成本太大,基本上杀人类的暗器都有去无回,这样很浪费,要做就要做可回收利用的暗器。如果出手准,暗器留在人肉里,取出来自然方便,如果手潮,暗器打歪,那找起来就很麻烦,而且现代化的暗器有越来越小的趋势,现代练武之人的手也有越来越潮的趋势,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暗器的再利用。

我说:找回来不就得了。

喜乐说:那多没面子啊,打完架还得满地找。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满地找牙呢。

释空的意思是,现在世面上刚刚有一种叫来回绳的东西出现,学名橡皮筋,如果把暗器拴在上面,发出去以后不就可以收回来了。

喜乐说:那怎么去买那个东西呢?你和师兄都不能随便出寺。

释空说:可以偷偷出去。

喜乐说:你的飞天钩不能爬墙啊!

释空说:没事情,我又改进了一下,已经可以爬墙了。

我和喜乐都惊异于释空暗器的改款速度。释空说:我把飞天钩的线加长了五十尺。

我问:这有什么用呢?

释空说:你想啊,现在的墙瓦不是钩不住吗,那如果绳子长一点,可以钩到墙外面的树,然后架着墙不就能爬出去了?

我大为折服,又问:那怎么回来?

释空说:没事情,我背着攀墙架。

喜乐说:那怎么跳下墙?

释空说:没关系,我带了着地鞋。

我问:这两个都分别是什么东西?

释空说:我自己做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此事宜早不宜迟,因为月中有江湖暗器展,我想用这个参加比赛。

喜乐说:那就今天晚上吧。

我说:可以,不过喜乐要留在寺里。

喜乐急忙说:不可以,我怕痛,师父一打我我就会告诉他你们去了哪里。你们带着我就可以灭口了。

释空问我:灭口是这么用的吗?

我说:不知道,带着喜乐也可以。要不然庙里就留了一个活口。

释空问喜乐:活口是这么用的吗?

喜乐说:不跟你说,你傻乎乎的,反正三更,大家在西北角古井集合。

我们都表示同意。

三更。井前一个人影都没有。

次日清晨,我们仨在一块,喜乐问我:去了没有?

我说没有,问喜乐有没有,喜乐说没有。不知道释空有没有,释空遇见我们显得很抱歉,问我们有没有,我们说没有,释空说,还好,我也没有。大家都没有就好办了。

喜乐抱怨,三更没有鸡叫,哪知道什么时候三更啊。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听见鸡叫才起来。

释空说:我还晚,我是师父把我叫起来的。我昨天太激动,没睡着,三更时候才睡。

喜乐说:今天这样,我们看师父房间里灯灭了,过一炷香再集合。

结果又失败了,因为师父房间里灯一夜没灭。次日,我们三个人全部双眼红肿不堪,这是我们有生以来第一次通宵不眠醒着看天亮,师父出来看见我们很奇怪,说:昨日为师研究史学,越看越投入,一夜不眠,不想你们也都睡得不好,我们四个真是有缘分啊,这就是佛书里的心灵相通吗,哈哈哈。

我们仨都很委屈,首先我们仨都看了一夜灯,然后又不能告诉师父我们不可告人的勾当,而且还得强行被说成很有缘分,实在痛苦。

喜乐说:今天这样,吃完晚饭以后一炷香时间,天色微黑,我们就集合。

这次我们仨终于凑到一起。但是我们看到释空的行头,都大吃一惊。

喜乐说:师兄,你说的那个就是这个?

释空说:不错,虽然体积庞大,但是很管用,看这个,两个叠在一起就能爬墙,而脚如果伸进这个里面,落地就不会受伤,而且没有动静。

我说:话是这样说,可是一个高等弟子背两个板凳和两麻袋棉花也太难看了吧。你这么大地跑过来难道没人发现?

释空问:什么叫“这么大地跑过来”?

我说:你背了两个最长的板凳和两大麻袋棉花,显得那么大,在寺里穿过来居然没人发现?

释空说:发现了,都发现了,我说做暗器呢。

我说:好大的暗器。

喜乐说:我看了,没人跟过来。开始吧。

释空成功地把绳子甩在离开围墙十万八千里的一棵树上,拉了拉,觉得很结实,第一个爬了上去。喜乐随后爬了上去。我说:你还真像一个女侠,一点也不碍事。然后我爬上墙壁。等大家都在墙上了,夕阳已经淹没一大半。

释空说:棉花一共两袋,你们用。

我说:那你呢?你直接跳下去?

释空说:胡说,师父说了,世界上没有轻功。我告诉你们,我发明了一种新的下墙法,手抓着绳子,荡下去,荡几下以后就可以站地上了。猴子都是这样的,看我的。

说完,释空手抓住绳子就荡了下去。只听一声巨响,释空摔在地上。

我和喜乐第一反应都没管释空死活,而是马上回头看寺里,没有什么动静,才悄悄问释空:你死了没?

释空说:好痛,多高。

我说:五米。

释空说:好高,我得昏一会儿。

喜乐问我:他不是说可以荡吗,怎么直接摔地上了?

我说:你看,绳子离开树有十米,墙离开地有五米,荡个屁。

喜乐说:那你怎么不告诉他,万一师兄死了怎么办?

我说:我还没目测明白呢,他就跳墙了。

我对喜乐说:我先套着这袋棉花跳下去,如果我没死,你再跳下来。说罢,我跳了下去,虽然活着,但是摔得也不轻。接着就是喜乐要跳下来,我把棉花铺好,说,可以跳了。释空不知道何时已经复生,站起来要接喜乐。我说,我来就行了,你养伤好了。释空说,你看,我没事。话音还没落,喜乐就跳下来了,我们谁都没能乘机发生肌肤之亲。

释空跑上去问:没事吧?

喜乐指着自己脚说:脚扭了。

释空说:啊?棉花带太少了。我背你。

我说:去你的,你要背就背板凳,你自己带来的自己背,我和喜乐都是帮你。

释空说:这要问喜乐。

喜乐想了半天,说:还是谁带来的东西谁背吧,没带东西的背我吧。

我们下山一路走了很长时间。当时夕阳全无,月亮初升,路上很长一段竹林,耳边风声。竹海不像白天那样,忽然显得阴森。释空背着凳子,我背着喜乐,寒夜微暖。

我说:等等,有问题。

释空说:对,我也发现了,我们走来走去都走在一个地方。

喜乐顿时抱紧我。我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家环顾四周半天,我缓过神来,说:师兄你吓死我了,这台阶都一样,旁边都是竹子,当然走来走去好像在一个地方了。我只是觉得好像前面有人在竹林里等我们。

释空吓一跳,说:你说的比我说的恐怖多了。

我说:有人倒是没什么,是人就是好事情啊,总比走来走去在一个地方好。喜乐,你快掐死我了。

我刚说完,前方竹海里走出一个人。此人长衣飘飘,手持笛子。想来者不善,不过幸好他穿着深色衣服,倘若他一袭白衣,我们仨肯定当场吓死,对方就不战而胜了。

释空说:谁,拿的什么?

他扬扬手,说:笛子。

我看见暗处笛子中飞出一支毒箭,而且依照箭头颜色判断应该是剧毒,不是我知道这是什么毒,而是这样的青绿色我不曾见到,不知道的恐怕更毒,总之不可能是补品。师父说毒有三种,一种杂色,有药可解,一种无色,无药可解,但最毒的肯定是和植物叶子最接近的颜色,传说记载西域——师父说不一定是在西域,但是一般遇见无法解释不知真相的东西都说是西域的—— 一种绿色粉末已经失传多年,剧毒,只要一克投井,可毒死长安一半人。只要接触到人的皮肤,此人当即丧命不说,皮肤骨头内脏大脑全部都是相通的孔,更邪乎的是,据说死状之恶心,看过一眼的人从此不想进食,八成都饿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灭城毒?正好可以给师父看看。想完,我看暗箭飞近我,侧了一下身,为了防止沾到自己,等暗箭从我身边过去,我伸手抓住暗器后端,仔细端详。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