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今日好书分享优雅变老的艺术 : 美好生活的小哲学作者奥特弗里德·赫费Epubooks电子书分享每天一本epub电子书

 優雅變老的藝術 : 美好生活的小哲學 [德]奧特弗裏德·赫費epub-pdf-mobi-txt-azw3 - Epubooks.top

書名:優雅變老的藝術 : 美好生活的小哲學

格式:EPUB/MOBI/AZW3

標簽:生活 哲學



內容簡介:


所有生物都會變老,而只有人思考變老這件事;

生活是一門藝術,包含變老的藝術,最終也包含死亡的藝術;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老年倫理的黃金法則;

優雅變老的四個L訣竅:Laufen(運動),Lernen(學習),Lieben(愛),Lachen(笑)。

作為“德國老齡化”跨學科研究小組的成員,赫費看到了世界上許多不同文化所蘊含的生活智慧,認為和“保持年輕”一樣,“變老”也是需要學習的,學習如何步入收獲的歲月,如何最終揮別人生。赫費糾正了一些普遍存在的認知偏差:老齡化社會的表述不見得總是準確的;人不是因高齡而死,而是死在高齡時,因而用治愈為目標來要求老年醫學是不合適的……他反對在老年問題中任由經濟因素主導一切,反對老年人和變老普遍的負面形象,並提出了一系列有助於人們對抗高齡時的衰弱,獲得安寧,積累身體、精神、社會和情感資本的實用建議,因為經驗向我們證明:人們應對變老的力量見於自身,也源於自身。

關鍵詞:老年問題,美好生活,生活哲學,人口結構,護理,臨終關懷,哲學

作者簡介:


奧特弗裏德·赫費生於1943年,為海德堡科學院、德國國家科學院(Leopoldina)成員,倫理學、社會學、法哲學教授,先後任教於杜伊斯堡大學、弗賴堡大學和圖賓根大學等,在圖賓根大學成立政治哲學研究中心並擔任負責人至今,現為清華大學哲學系名譽教授。2002年榮獲巴伐利亞文學獎。2009~2015年擔任瑞士人類醫學國家倫理委員會主席。主要研究領域為政治哲學、道德哲學、應用倫理學、康德哲學、亞裏士多德哲學、認識論,部分著作已出版中文譯本。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网盘密码1122



=======================================================

部分摘錄:


如果要尋找一個長久以來占據主流地位的老年人形象,我們最好先從詞匯史入手,因為詞匯史中濃縮了更多的歷史事實:三代人之前,我們可以毫無顧忌地使用“白發老人/白頭翁(Greis)”這個詞,今天聽起來卻有點貶低的意思,盡管到了老年,雙鬢不可避免地會染上繁霜,這也並沒有什麽不光彩的。“Greis”一開始指的是顏色,也就是動物學上大家熟悉的“灰熊(grizzly bear)”的顏色:我們的頭發會變得越來越灰,更確切地說是“亮灰”或“銀灰”[1]。盡管如此,今天人們更喜歡將他們稱為“長輩(Senior)”或“長者(Betagten)”,或使用其他美化、婉轉的說法,稱老年是“最好的年華(Best-Ages)”和“生命的黃金歲月”。拉丁語系的稱呼中,法語叫“Seigneur”,意大利語叫“Signore”,西班牙語叫“Sen~or”,還有法語中的“Sire”,甚至英語中的“Sir”,聽起來都德高望重,似乎老年人都是令人崇敬的人,應該贏得年輕人的敬意。臺奧多爾·馮塔納(Theodor Fontane)曾慰藉說,人不會越來越老,而是越來越好。可惜並不是所有的人,也不是所有方面都如此。

說到老年人的正面形象,我們不能回避其 重要的法律及經濟背景。在古羅馬,老人的崇高地位根植於其在父系社會中,在政治和法律上擁有的卓越地位。作為“家裏的父親(pater familias)”,男人成為家庭中的首領,在上層社會以及在共和國時期有機會成為“長老院(Rat der Alten)”[2]成員和元老(Senat),亦即有機會參與政治統治。

如果老年人利用起他們在法律和經濟上的優先權,那麽年輕人會很容易指責他們吝嗇、貪婪。不僅在古代,直到今天,老年人也可能將家庭財產掌握在自己手中,倘若年輕人沒有自己的收入來源,他們就會有一種不那麽自在的依賴感。以普勞圖斯(Plautus)的喜劇《金罐》(Aulularia)和莫裏哀(Molières)的《吝嗇鬼》(L’Avare)為例,不少歐洲劇作對該主題進行了舞臺表現。

單純地對老年人推崇備至的做法從來都沒有存在過。早在古希臘文學中,例如在荷馬的作品中就已經出現了矛盾的形象,這兩種對立的形象直到今天都在起作用。對於年老衰弱和無助的負面評價,特洛伊的國王普裏阿摩斯(Priamos)就是一個例子(《伊利亞特》第二十四卷第486行起);而皮洛斯(Pylos)的國王,善於辭令的智者涅斯托爾(Nestor)則展示了正面的評價(《伊利亞特》第四卷第320~325行)。另一個正面典範是雅典的盲人先知特裏西亞斯(Teiresias),索福克勒斯(Sophokles)在悲劇《俄狄浦斯王》和《安提戈涅》中讓其作為警誡者出現。別忘了,還有一對老夫婦 鮑西斯(Baucis)和費萊蒙(Philemon),他們的熱情好客給朱庇特(Jupiter)和墨丘利(Merkur)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兩位神將他們的小木屋變成了豪華的廟宇,讓他們在廟裏做祭司,並且允許二人同時死去。

另一方面,希臘詩人赫西俄德(Hesiod,約公元前700年)在他的古老的神話《神譜》(Theogonie)中強調了老年人的負面形象。他說,神話裏黃金時代的人並不了解“苦難的時代”,鐵器時代的人很快變老,卻並不尊敬老年人。[3]這種負面評價在希臘文學作品中並不占主導地位。古希臘哀歌詩人彌涅墨斯(Mimnermos,約公元前600年)在詩歌《生命的負荷》(Des Lebens Last)中悲嘆“孤獨的老年人”,因此“快點兒死比活著更好”,他希望自己在“老年的苦難”中,在“六十歲時就死去”!對此,與他同時代的人,雅典的立法者梭倫(Solon)在《致彌涅墨斯》(An Mimnermos)中作出回答:“希望我在八十歲遇到死神!”(這個願望也確實實現了。)因為,“即使變老了,我也依然學習”。柏拉圖說,人在年老時才有洞察力和真正穩定的思想,所以高級政治職位的最低年齡限制是50歲,這聽起來也是正面的老年形象(《法律篇》第二卷653a)。

希臘的視覺藝術證實了這種兩極分化,它展示了老年人的兩面——威嚴和衰弱,甚至醜陋。直到羅馬的肖像藝術,雖然老年人的形象更接近現實,但也表現著威嚴。後來的 老年人的肖像,包括年老畫家的自畫像也是如此。整體來看,他們的媒介,也就是繪畫中,老年人身上通常洋溢著自信。丟勒(Dürer)的油畫《母親》和倫勃朗(Rembrandt)無數的老年人肖像(如《猶太老人》《老婦人》《穿紅衣的老人》)也如此。即使在歐洲畫家生命晚期的自畫像中,如米開朗琪羅(Michelangelo)、提香(Tizian)、丁托列托(Tintoretto)、倫勃朗等人筆下,在沒有將老年人過分理想化的情況下,更少表現他們的衰老和虛弱,而更多表現他們蘊藏在生活經驗和成就中的從容自若,我們大概可以稱之為“不朽”。

形象的情感表現力當然取決於關註者,取決於他們的期待和希望,還有當時的情緒以及其他一些因素。英國女作家查蒂·史密斯(Zadie Smith)在觀賞鮑爾薩澤·丹納(Balthasar Denner)的油畫《老婦人》時感知到,她盡管尚未到達生命之路的終點,但起決定性的一部分已經成為過去:“我的少女時光已逝去。”(Smith 2017)

對老年人的抱怨很大一部分可以用公共養老的缺失來解釋。預防措施有兩種:要麽及時獲得足夠的財富,要麽就得寄希望於孩子來贍養,而孩子們早夭或其他一些情況都可能使贍養停步。“令人詛咒、令人厭惡的衰老”也可能會出自一個物質極度豐富的憂郁者之口,如安東·契訶夫的劇作《萬尼亞舅舅》中那個永不滿足的大莊園主、退休的教授 亞歷山大·弗拉基米羅維奇·謝列勃裏雅科夫(Alexander Wladimirowitsch Serebrjakow)。

我們再來看看古希臘、古羅馬時期(Wagner-Hasel 2012)。有一部近2000年來堪稱具有爆炸性的作品——亞裏士多德的《修辭學》(Rhetorik)——是當時社會歷史的寶庫,其第二卷在第12章到第14章描寫了生命中幼年時期(neoi)、生命的“花季(akmê)”,以及衰老期(presbyteroi)三個時期的細致而微妙的心理。

從著名的底比斯的斯芬克斯謎語中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三個時期,人這種生物一開始用四條腿走路(嬰兒),然後用兩條腿走路(成人),最後用三條腿走路,也就是用拐杖來輔助走路。在其他文化中也能尋找到這三個階段,先是上升,然後是繁盛,最後走下坡路,但我們不必拘泥於這種存在(Dasein)的三分法。

其他一些作家的劃分有所不同。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按照四季將生命劃分為四個時期,每個時期為20年,他也遵循了上升與下降的想法。梭倫在他的生命挽歌中將生命劃分為十個階段,每7年是一個階段,他估計自己會活到70歲,實際上他低估了自己的壽命,他活到了80歲。我們在亞述人中發現了另外一種令人驚奇的劃分:40歲是生命的花季,50歲是短暫的歲月,60歲是成熟的年齡,70歲是漫長的歲月,80歲是老年,90歲是享福的年齡,或者說這個人擁有長久的、成功的生命(Gurney/Hulin 1964,Text 400,Z.45-47)。

我們再回到亞裏士多德:根據所述內容,《修辭學》更多的是論述一般希臘人理解的老年人的真實形象,是當時主流的老年心理學,而不是老年人的“理論”。亞裏士多德將他的中道(meson)倫理基本思想轉義為三個年齡段。正如榜樣的行為或美德就處於過與不及這兩種錯誤行為之間,例如,勇氣就是介於懦弱和蠻愚之間,同樣,老年人的激情和性格與幼年時期形成對立,那麽生命的花季就是人生的最佳狀態。

亞裏士多德稱,之所以對老年人很少恭維,是因為老年人在生命過程中經常被誤導,此外,老年人也會犯很多錯誤。因為他們經歷過許多糟糕的事情,所以在判斷時非常謹慎;他們對任何事情都不作肯定,而是用“也許”。他們接受事物背後最糟糕的一面,所以他們總是很多疑。他們在生活中受到屈辱,所以不設立重大的目標。又因膽小、懦弱,所以小氣、吝嗇。他們渴求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所以越接近生命尾聲,他們就越是眷戀(《聖經》的經驗說人們因“日子滿足”,所以滿懷信心地向盡頭望去,根據亞裏士多德的說法,老年人並不是這樣的)。

《修辭學》繼續說,老年人更多地生活在回憶中,而不是希望中。他們不斷地談論 過去,因為他們在回憶中感受到快樂。他們是出於惡意(kakourgia)而行不公正之事,而不是像年輕人那樣是出於狂妄(hybris)。他們不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愛而感受到同情,而只是出於自己的衰弱,他們認為所有要忍受的痛苦就在眼前。他們一點兒幽默感都沒有,而且特別愛哭哭啼啼。

差不多兩代人以後,哲學家伊壁鳩魯(Epikur)在《致美諾西斯的信》(第122節)中描繪了一幅令人愉快的畫面:“年輕人應該毫不猶豫地進行哲學思考,老年人也應該不知疲憊地進行哲學思考;因為對於靈魂的健康來說,我們既不年輕也不年老。”對於伊壁鳩魯來說,這種健康就是一種安寧,是一種性情以及心靈的寧靜,沈著冷靜地對待厄運,從痛苦和欲望中解脫出來,才能達到一種持久的、確實的滿足感。

根據伊壁鳩魯的說法,人無論處於何種狀態,無論處於哪個生命階段,都可以達到他所謂的“哲學思考”:追求心靈寧靜。但是,追求並實現心靈寧靜這種更進一步的方式可能存在年齡的差異,盡管內心平靜的幸福狀態這一目標與年齡無關,通往目標的路和具體的方式卻與年齡相關。

電子書版權歸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

若有違反您個人權益,請留言反饋刪除相關信息。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