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今日好书分享回到种子里去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Epubooks电子书分享每天一本epub电子书

  回到種子裏去epub-pdf-mobi-txt-azw3 - Epubooks.top

書名:回到種子裏去

格式:EPUB/MOBI/AZW3

標簽:文學



內容簡介:


★回到種子裏去,回到生活與創作的源頭去。

★加西亞·馬爾克斯40年成長之路,50篇雜文精選,中文首次出版!回到種子裏去,回溯本源,回歸本心,輕松好讀的馬爾克斯成長全記錄+非虛構典範之作!

★比虛構情節更精彩的新聞報道、奇聞軼事;“無爭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創作秘辛、作品雛形;幽默 深刻、譏誚諷刺的社會評論……

★寫作大師講述最貼近生活的故事,輕盈與深刻的絕佳結合,適合所有人閱讀。隨手翻開,即刻進入馬爾克斯的世界!

-----------------------------------------------------------------------

馬爾克斯回到家鄉小鎮的“回歸種子之旅”,引發了什麽思考?

在意大利引起軒然大波的平民女孩維爾瑪死亡一案,為什麽成了“世紀醜聞”?

在什麽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巴黎,每年有十萬人神秘失蹤,他們去了哪?

寫書這個行當有什麽弊端?

馬爾克斯本人竟也會大呼小說難寫?

……

大到拉丁美洲風雲變幻,小到各國形形色色的“都市傳說”,對寫作、人生、閱讀的思考和感悟……風格鮮明,題材多樣,精彩不變。一本幫助讀者了解馬爾克斯的重量級精選雜文集,更是一部易懂好看的非虛構寫作範本,一堂生動有趣、觸而可及的非虛構寫作大師課,將偉大“故事講述者”馬爾克斯的成長秘密和盤托出,帶我們認識比虛構更加精彩的日常生活。

作者簡介:


加西亞•馬爾克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1927年出生於哥倫比亞馬格達萊納海濱小鎮阿拉卡塔卡。童年與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隨父母遷居蘇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國立大學。1948年進入報界。五十年代開始出版文學作品。1967年《百年孤獨》問世。1982年獲諾貝爾文學獎。2014年4月17日於墨西哥病逝。2018年《回到種子裏去》出版。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网盘密码1122



=======================================================


部分摘錄:


有人從雨中來

從前,當她坐下來聆聽雨聲的時候,曾有過同樣的驚悸。她總能聽見鐵柵欄嘎吱嘎吱響,聽見鋪著磚的小路上有腳步聲,聽見門檻外靴子在地面上踢踢踏踏的聲音。很多個夜晚,她總盼望著那人會來敲響她的門。可到了後來,當她學會了辨識雨中各色各樣的聲音後,她想,那個想象中的訪客永遠也不會邁過門檻,於是便習慣了不再等待。這是她在五年前那個狂風暴雨的九月夜晚做出的最終決定,從那時起,她開始思索自己的人生,並對自己說:“照這樣下去,我最後會變老的。”從那時起,雨聲便有了變化。有些時候,鋪著磚的小路上的腳步聲不見了,代替它們的唯有雨聲。

盡管她已決定不再等候,但事實上有幾次柵欄又發出了嘎吱聲,門檻外那人的靴子又踢踢踏踏作響,和從前一樣。可這時雨聲已經給了她新的啟示。她又一次聽見了諾埃爾的聲音,十五歲的他正給他的鸚鵡宣講教義;又聽見老式留聲機放著古老而憂傷的歌曲,在她們家最後一個男人死去之後,那留聲機被賣給了小雜貨鋪。她早已學會了在雨聲中找回家裏過去消失了的聲音,那些最純凈、最親切的聲音。所以,就在這個風雨交加的夜晚,那個好幾次推開鐵柵欄的男人竟走上了鋪著磚的小路,在門口咳嗽了一聲,敲了兩下門,真算得上一件意外的新鮮事。

一種無法遏制的渴望使她臉色發灰,她輕輕地做了個手勢,把目光投向另一個女人待著的地方,說道:“他來了。”

另一個女人坐在桌旁,兩條胳膊肘支在沒有磨光的粗橡木桌面上。聽到敲門聲,她朝油燈看過去,仿佛被一股刺人心扉的渴望震動了。

“這個鐘點了,會是誰呢?”那女人問道。

而她這時又恢復了平靜,十分有把握,就像是在說一句多年來一直在醞釀的話。

“這無所謂。不管是誰,他這會兒一定凍僵了。”

在她的目光寸步不離的關註下,另一個女人站起身來。她看著她拿起油燈,看著她消失在走廊裏。從昏暗的客廳裏,在黑暗中聽上去更響的雨聲中,她感覺到那女人的腳步聲在門廳散亂的舊磚地上一腳輕一腳重地漸行漸遠。接著她聽見油燈碰在了墻上,再來就是門閂在生了銹的鐵環裏抽動的聲音。

一時間,她耳朵裏聽見的只有遙遠的過去的聲音。她聽見很久以前諾埃爾坐在木桶上興致勃勃地給他那只鸚鵡宣講上帝的旨意。她聽見院子裏車輪的嘎吱聲,勞雷爾爸爸正打開大門,好讓那輛兩頭牛拉的車進來。她聽見赫諾維瓦總是把家裏吵翻了天,因為“這個倒黴的廁所每次都被占著”。然後,聽見的又是勞雷爾爸爸的聲音,他滿嘴當兵時的粗話,用獵槍轟著燕子,那桿槍是他在最後那場內戰中用過的,他一個人用它打敗了整整一個師的政府軍。她甚至還想,這次的事也就到敲了敲門為止了而已,就像從前只是到靴子在門檻上發出踢踏為止一樣;她還想,另一個女人打開了門,看見的也不過是雨中一盆一盆的花,還有那淒淒涼涼、空無一人的街道。

然而,緊接著她就清清楚楚地聽見黑暗中傳來說話的聲音。她又聽見了那熟悉的腳步聲,看見了門廳的墻上拉得長長的人影。此刻她明白了,那個一次次推開鐵柵欄門的男人,在多年的試探之後,在一個個猶豫和悔恨的夜晚之後,終於決定走進來。

另一個女人拿著燈走了回來,後面緊跟著剛進來的那個男人。她把燈放在桌上,那男人——就在燈光的光影裏——飽受風暴摧殘的臉沖著墻,他脫去了雨衣。這時,她第一次看見了他。一開始,她定定地看著他。然後她從頭到腳,把他身體的每個部分都細細打量了一番,目光堅毅,專註而認真,仿佛不是在打量一個男人,而是在端詳一只鳥。最後,她把目光收回到油燈那裏,開始思索起來:“不管怎麽說,就是他。雖說在我以前的想象中他要稍微高一些。”

另一個女人把一把椅子拖到桌子旁邊。男人坐了下來,蹺起一條腿,解開了靴子上的鞋帶。另一個女人在他身邊坐下,有一搭沒一搭地和他說著話,說的什麽她在搖椅這邊一點兒也聽不清楚。可從他們不說話時的表情上,她感覺到自己正從遺棄中被救贖,並且註意到,布滿塵土、缺乏生氣的空氣中又有了從前的氣息,仿佛又回到了那個男人們帶著一身汗臭味走進臥室的年代。而那時,烏爾蘇拉,那個慌慌張張的壯實女孩,每天下午四點零五分都會跑到窗口目送火車離去。她看著他的動作,心裏很慶幸這個陌生人這樣做了;慶幸他明白了,在一次艱難的、需要時時修正的行程之後,自己終於找到了這座迷失在暴風雨中的房子。

男人開始解襯衣的扣子。他已經脫去了靴子,正把身子俯在桌面上,就著燈火的熱度烘幹自己。這時,另一個女人站起身來,走到櫥櫃前,回到桌旁的時候,她手裏拿著一瓶喝了一半的酒和一只酒杯。男人一把抓住瓶頸,用牙齒咬開軟木塞,給自己倒了半杯綠綠稠稠的烈酒,緊接著,帶著饑渴與興奮,一口氣把它喝了個精光。她坐在搖椅裏,看著他,想起了那個晚上,當柵欄第一次發出響聲——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她想著,家裏除了這瓶薄荷酒再也沒有什麽東西可以拿出來招待客人了。她也曾對女伴說過:“得把那瓶酒放在櫥櫃裏,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有人要喝。”女伴問她:“誰?”“隨便誰。”她答道,“下雨天,萬一有人來,有準備總是好一點兒。”從那時起好多年過去了。現在,那個預想中的男人就在那裏,往杯子裏又倒了些酒。

但這次男人沒有喝成酒。就在他準備喝的時候,他的目光越過油燈,往暗處掃視了一番,於是她頭一次感到了他目光的濕熱。她明白了,直到此刻之前,男人還沒有覺察到這間屋子裏還有另一個女人存在;於是她搖起了搖椅。

有那麽一會兒,男人帶著一種冒冒失失的關註仔細地打量著她,這種冒失也許還有些故意的成分。一開始她有點兒不知所措,可緊接著她就察覺到,這目光她也似曾相識,雖說這審視的目光緊盯著她不放,有些肆無忌憚的味道,但是目光裏飽含著諾埃爾那種略帶調皮的善良,還有一絲他那只鸚鵡慢吞吞的、老實巴交的笨拙。因此她開始邊搖搖椅邊想:“即便他並不是那個總來推開鐵柵欄的男人,但不管怎麽著吧,就算是他了。”那個男人註視著她,她邊搖晃邊想:“要是勞雷爾爸爸在的話,會邀請他到園子裏去打兔子的。”

將近半夜時分,暴雨越下越大。另一個女人把椅子拖到搖椅跟前,兩個女人就這樣靜悄悄地,一動不動,看著男人就著燈火把自己烘幹。臨近的一棵巴旦杏樹上,一根伸出的樹枝好幾次敲打上了沒關緊的窗戶;一陣狂風襲來,客廳裏的空氣變得潮濕。她感覺臉龐被割得生疼,但還是一動沒動,直到看見男人把最後一滴薄荷酒倒進了杯子裏。在她看來,這場面有點兒象征意義。她想起了勞雷爾爸爸,想起他一個人掩蔽在畜欄裏作戰,用一桿打燕子的霰彈槍把政府軍一一打倒。她又想起了奧雷裏亞諾·布恩迪亞上校寫給爸爸的那封信,還有他授予爸爸的上尉軍銜,勞雷爾爸爸拒絕了,他說:“告訴奧雷裏亞諾,我這麽做不是為了什麽戰爭,只是不想讓這些野蠻人把我的兔子吃掉。”在這番回憶裏,她就像是把她在這所房子裏僅剩的過去也一滴不剩地倒得幹幹凈凈。

“櫥櫃裏還有什麽嗎?”她陰郁地問了一句。

另一個女人也用同一種語氣、同一種聲調,想著那個男人不會聽見,說:

“什麽也沒有了。你記得吧,星期一我們就把最後一小把菜豆吃光了。”

說完,她們擔心對話被那男人聽到,都重新向桌子那邊看過去,但她們看到的只是一團漆黑,桌子和男人都不見了。可她們知道,男人就在那裏,看不見,但就在熄滅了的燈旁邊。她們知道,雨不停他是不會離開這所房子的,她們還知道,在黑暗中客廳變得如此之小,要是男人聽見了她們的對話,那也沒什麽好奇怪的。

電子書版權歸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

若有違反您個人權益,請留言反饋刪除相關信息。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