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今日好书分享呼吸革命作者:詹姆斯·内斯特Epubooks电子书分享每天一本epub电子书

  呼吸革命epub-pdf-mobi-txt-azw3 - Epubooks.top

書名:呼吸革命

格式:EPUB/MOBI/AZW3

標簽:健康 生活



內容簡介:


長期用口呼吸會影響顏值?

繼《睡眠革命》之後,又一開創性作品。

《紐約時報》重磅暢銷書,連續在榜19周,評論4.1萬(亞馬遜評分:4.7分)。

幫助所有人重新認識這門被我們忽視的學問:呼吸。

幫助飽受呼吸道、睡眠、口腔等病痛折磨的人掌握正確的呼吸方法。

★通過呼吸,解鎖健康密碼。事實上多數常見身體問題與疾病都與呼吸不當有關,高血壓、打鼾、頭痛、嘴凸、失眠、焦慮、齙牙、易焦慮……通過呼吸,你可以從根本上緩解它們。

★方法源於哈佛、斯坦福大學等機構的呼吸實驗。《科學美國人》《紐約時報》記者探尋肺病學、生物化學、生理學、運動耐力等方面的前沿研究,參與哈佛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等機構的呼吸實驗,親身體驗各種呼吸方法。

★輕松掌握、隨時隨地有效解決與呼吸有關的問題。包含全球前沿研究中的多種呼吸方法,布泰科呼吸法、慢呼吸、鼻式呼吸……不用借助醫療器械或手術,我們就能自助練習。

★已幫助數萬讀者改善呼吸狀況。亞馬遜和Goodreads 4萬多讀者親身體驗後真實評價:“這本書給我帶來一種終極的互動體驗” “這本書比任何一本書都更能改變我的生活”……

作者簡介:


詹姆斯·內斯特 《科學美國人》《紐約時報》記者。因常年受呼吸疾病的困擾,曾到醫療機構、古人類遺址博物館、牙科診所、精神病院等地探尋呼吸的奧秘。

他還是個天生的冒險家和海洋愛好者,曾親身潛入深海,並把自己的震撼體驗凝結成了《深海:探索寂靜的未知》一書。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网盘密码1122



=======================================================



部分摘錄:


第1章 最不會呼吸的動物

上午9點32分,患者抵達。中年男性,體重175磅(2),面色蒼白,精神不振。盡管友善健談,但能看得出他頗為不安。無疼痛癥狀,略感疲憊,中度焦慮。對病情發展及預期癥狀高度恐懼。

患者自述成長於城郊,喝奶粉到6個月大,斷奶後主要依賴罐裝食品。軟食不怎麽需要咀嚼,致使其牙弓和鼻竇的骨骼發育不良,最終患上了慢性鼻塞。

15歲後,患者更傾向於精加工類食物,主要包括精白面包、加糖果汁、罐裝蔬菜、超市冷凍牛排、軟乳酪、微波爐卷餅、棉花糖蛋糕和焦糖花生巧克力。患者的口腔嚴重發育不良,無法容納全部恒牙;門齒和犬齒歪斜,需通過拔除以及使用牙箍、保持器和輔助矯正器等工具進行矯正。長達三年的牙科矯正令其口腔越發狹窄,使其舌頭無法正常安放於上下牙之間,因此當患者頻繁將舌頭伸出口腔時,能看到舌頭兩側有明顯的壓痕——打鼾的癥狀。

患者17歲時,拔除了4顆阻生牙,口腔越發窄小,大大增加了患上慢性睡眠呼吸暫停的風險。到了二三十歲,患者的呼吸持續疲乏、效率低下,呼吸道越來越不通暢。面部特征呈縱向發展:眼袋下垂、臉頰松弛、前額低平、鼻部前突。

如此萎靡的嘴巴、咽喉、頭顱,不巧正是本人的。

我躺在斯坦福大學耳鼻咽喉頭頸外科中心的檢查椅上,觀察著我自己,認真地觀察著我自己。鼻科醫生加亞卡·內亞克正在小心地將內窺鏡插入我的鼻腔,到達鼻部深處後通往另一個出口,我的咽部。

“來,說啊——”內亞克醫生對我說。內亞克醫生黑發、禿頂,架著方框眼鏡,腳上一雙氣墊跑鞋,身著白大褂。但我此時其實並不能看到他的穿著模樣。我戴著一副視像眼鏡,看到的是內窺鏡穿過我千瘡百孔的鼻竇的實時畫面:時而如沙丘起伏,時而如沼澤綿延,時而如怪石林立。在內窺鏡不斷下探的過程中,我雖然想咳嗽、哽咽、嘔吐,但都得奮力忍住。

“說啊——”內亞克醫生重復道。我一邊從命,一邊看著自己咽喉柔軟的組織:粉嫩鮮軟,包裹黏液,一張一翕,猶如畫家喬治婭·奧·吉弗筆下的巨大花朵。

然而這並不是愉悅的賞玩之行。人在正常情況下每次呼吸都會吸入大約25乘以1000的7次方(250後面加20個0)個分子。身臨此地,我見到、感知、了解了這麽多空氣進入自己身體的過程。同時,在之後的十天內,我將忘記自己鼻子的存在。

★★★

過去一百年,西方醫學的主流觀點都以為,鼻子主要是人體的附屬器官。我們理所當然地覺得,能用鼻子呼吸就用鼻子呼吸,倘若不行,用嘴也行。

許許多多的醫生、研究人員和科學家都堅持這個觀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下設27個部門,專註於肺部、眼睛、皮膚、耳朵以及其他種種門類的研究,鼻和鼻竇卻未列其中。

內亞克醫生對此感到不解。作為斯坦福大學鼻科學研究掌門人,他麾下有一個蜚聲國際的實驗室,致力於探究鼻子的潛能。他發現,人類頭顱內那些“沙丘”“沼澤”和“怪石”為人體部署了千萬種機能,而且是不可或缺的機能。“這些構件之所以存在,都是有原因的!”他之前就這麽對我說過。內亞克醫生對鼻子有一種特別的敬畏,堅信鼻子被人們深深地誤解、大大地低估了。這解釋了為什麽他那麽想知道沒有了鼻子後人體會怎樣,而這也正是我來到這個研究中心的原因。

從今天開始,他們會用矽膠塞塞住我的鼻孔,為保證沒有一絲空氣從我的鼻孔出入,矽膠塞還要用膠帶封嚴實,我只能用嘴呼吸。我將以這種方式來進行我接下來的25萬次呼吸。這實驗雖然令人聞風喪膽,過程艱難而痛苦,但目的顯而易見。

如今大約有四成的人長期受鼻腔阻塞的困擾,其中大約有一半的人養成了嘴呼吸的習慣,猶以女性和兒童為甚。幹燥的空氣、精神壓力、炎癥、過敏、汙染、藥物等都可能是造成鼻腔阻塞的原因。但我很快了解到,更重要的原因是人類顱腔前部空間的日漸萎縮。

當嘴部橫向空間發展不足時,口腔頂部自然而然會向上方,而不是向外部開拓疆域,形成所謂的“V”字形上顎,或稱“高腭弓”。這種向上的趨勢會在阻礙鼻腔發育、縮小鼻腔空間的同時,破壞鼻腔內部的精妙結構,進而導致氣道阻塞、通氣不暢。

對此我再清楚不過。在探查我鼻腔之前,內亞克醫生對我的頭部進行了一次X線檢查,我的口腔、鼻竇和上呼吸道的溝溝坎坎、角角落落都以切片圖像的方式展現了出來。

他對我說:“是有些問題。”我不但有高腭弓的問題,左鼻孔還因嚴重的鼻中隔偏曲造成了嚴重堵塞,此外,我的鼻竇還充斥了一種叫作“鼻甲泡”的畸變。內亞克說:“相當罕見。”所有人都害怕從醫生的嘴裏聽到“相當罕見”這四個字。

讓內亞克醫生感到驚訝的是,盡管我的呼吸道如此不堪,可我幼年時出現的感染和呼吸問題卻比想象的少。但他可以肯定,將來我可能會遇到更嚴重的呼吸問題。

接下來長達十天的強制嘴呼吸,就好像占蔔未來的水晶球一般,會放大和加速對我的呼吸和健康有害的影響,而且隨著我年齡的增長,這些影響會越來越嚴重。我的身體會被麻痹,進入它已經熟悉的狀態,一半地球人都已熟悉的狀態,但不同的是,這種狀態會以自身許多倍的破壞力向我襲來。

“好,穩住。”內亞克醫生對我說道。他拿了一支鋼針,鋼針的一頭是金屬毛刷,大約有睫毛刷那麽大。我對自己說,他該不會要把那玩意兒捅進我鼻子裏吧?幾秒鐘後,他真的把那玩意兒捅進了我的鼻子裏。

內亞克醫生一邊將鋼刷往裏送,我一邊從視像眼鏡上觀察他的操作。刷子通過我的鼻孔,掠過了我的鼻毛,鉆入我的顱腔,深達十來厘米。“穩住,穩住。”他說。

當鼻腔堵塞時,通氣量下降,細菌滋長。伴隨細菌大量滋長而來的是炎癥、感冒和更嚴重的鼻塞。鼻塞越來越嚴重,在這個惡性循環中我們別無出路,只能習慣性地用嘴巴呼吸。這個崩壞的過程演進之快、細菌在堵塞的鼻腔內聚集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我們的認知。內亞克醫生需要取出我的鼻腔深層組織來尋找答案。

我齜牙咧嘴地看著他將鋼刷深入,一轉,刮下一塊黏性組織。在鼻腔深不見底的部位,神經是用來感知微弱的氣流和氣溫變化的,而不是用來感受鋼刷。因此,盡管塗了麻醉劑,我還是能感覺到它。我的大腦一片茫然,那種難以描述的感覺,就好像是有人用針紮了我頭顱外的連體兄弟。

“想都沒想過會幹這些事吧。”內亞克邊笑,邊把帶血的刷頭放到一支試管內。十天後,他要把我鼻竇裏的20萬個細胞和別人的樣本比對,觀察鼻腔阻塞會對細菌生長產生什麽影響。他搖了搖試管,遞給助手,然後禮貌地請我取下視像眼鏡,讓位給下一位病人。

2號病人靠著窗,正在拿手機拍照。他49歲,膚色曬得很深,頭發銀白,眼睛碧藍,身著潔白的牛仔褲,光腳套著樂福鞋。他叫安德斯·奧爾森,來自8000千米外的瑞典斯德哥爾摩,和我一樣,他為加入這個實驗項目掏了5000美元。

幾個月前我采訪過奧爾森。當時我無意中發現了奧爾森的網站,上面充斥著難以言說的怪異:好多金發美女在山頂上練著瑜伽,光怪陸離的配色,無數感嘆號和氣泡字體。但奧爾森並不是什麽“非主流”,他花了十年時間搜集資料搞正經科研,寫了幾十篇文章,甚至還自費出了本書,以幾百項研究為依據,從亞原子級別介紹呼吸。他還成了斯堪的納維亞半島最受推崇的呼吸治療師之一,依靠健康呼吸的神奇力量幫助了成千上萬的病人。

有一次視頻通話,我提起自己要參與一個連續十天用嘴呼吸的實驗,他被嚇到了。我問他願不願意加入,他表示拒絕。“我不想參加,”他說,“但是我很好奇。”

幾個月後的今天,時差還沒倒過來的奧爾森坐上了檢查椅,戴上了視像眼鏡,在未來的240個小時到來之前,用他的鼻子呼吸了最後的幾口氣。他身邊的內亞克醫生好像一位重金屬樂隊鼓手揮舞鼓槌那樣,揮舞著他的金屬內窺鏡。“來,頭往後靠。”內亞克對他說。一擡腕、一伸頭之間,內窺鏡已經直搗黃龍。

這項實驗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我們在鼻腔關閉的情況下日常起居。飲食、鍛煉、睡眠,除了單純靠嘴呼吸,一切如常。第二個階段,我們依然像第一階段那樣正常飲食、鍛煉、睡眠,但呼吸通道換成鼻子,而且每天要練習一系列呼吸技巧。

兩個階段之間,我們要回到斯坦福大學,把剛做過的檢測再做一遍:血氣分析、炎癥標誌物、激素水平、嗅覺功能、鼻聲反射、肺功能,等等。內亞克醫生會對數據進行比對,觀察在不同的呼吸模式下,我們的大腦和機體有沒有改變,如果有,是怎樣的改變。

我和朋友們說起這個實驗時,自然聽到一片驚呼。幾個熱衷瑜伽的朋友勸我別去,大多則是沒有反應。有位常年受過敏之擾的朋友說:“我都十來年沒用鼻子呼吸了。”其他人的意思差不多是:這有啥了不得的?不就是呼吸嘛。

真是這樣嗎?在接下來的20天裏,我要和奧爾森一探究竟。

★★★

回到早一些時候,大約40億年前,最早的生命形式誕生了。那時的生命還很小,小到只存在於不成形的微觀世界。那時的它們非常餓,亟需養分來維生和繁衍,因此學會了以空氣為食。

當時的大氣以二氧化碳為主,雖說算不上好養料,也夠湊合了。我們的生命雛形學會了吸收二氧化碳,分解二氧化碳,釋放出分解後的殘余物質:氧氣。在此後的十億年裏,遠古的先祖們不斷重復著這一過程,吸收更多二氧化碳,產生更多微生物,排放更多氧氣。

接著,到大約25億年前,大氣中的氧氣聚積到了一定濃度,一位愛好撿漏的“前輩”聞訊而來,準備變廢為寶。它吞食了這些作為廢料的氧氣,排放出二氧化碳——需氧生命體的第一個循環就這樣完成了。

氧氣產生的能量多達二氧化碳的16倍。需氧生物的雛形借這個勢頭實現了進化,離開了巖石表面,長得更大、更為復雜。它們爬上陸地,潛入海底,飛向空中,變成了植株、飛鳥、蜜蜂和最早的哺乳動物。

哺乳動物進化出了鼻子,來加熱和凈化空氣,同時又進化出咽喉,引導空氣進入肺部,還進化出氣泡構成的網絡,將氧氣從空氣中分離並轉運至血液。億萬年以前沼巖上附著的需氧細胞,如今構成了哺乳動物的身體組織細胞。這些細胞汲取了血液中的氧氣,將二氧化碳通過血管和肺部送回大氣,這個過程就是呼吸。

呼吸能以五花八門的方式有效地進行——有意識或無意識,快或慢,或是屏住呼吸,這讓我們的祖先在捕捉獵物的同時避免了淪為獵物,並在變化的環境中生存下來。

一切都順風順水,直到150萬年前,我們賴以呼吸空氣的氣道開始發生改變和破裂,很多很多年後直接影響了地球人類的呼吸。

電子書版權歸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

若有違反您個人權益,請留言反饋刪除相關信息。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