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今日好书分享卡尔维诺精选作品集作者伊塔洛•卡尔维诺Epubooks电子书分享每天一本epub电子书

  卡爾維諾精選作品集套裝23冊epub-pdf-mobi-txt-azw3 - Epubooks.top

書名:卡爾維諾精選作品集(套裝23冊)

格式:EPUB/MOBI/AZW3



內容簡介:


《卡爾維諾精選作品集》包含以下23部作品:《樹上的男爵》《分成兩半的子爵》《不存在的騎士》《看不見的城市》《為什麽讀經典》《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美國講稿》《宇宙奇趣全集》《意大利童話(套裝3冊)》《巴黎隱士》《短篇小說集》《瘋狂的奧蘭多》《命運交叉的城堡》《帕洛馬爾》《通向蜘蛛巢的小徑》《煙雲 阿根廷螞蟻》《在你說"餵"之前》《美洲豹陽光下》《聖約翰之路》《收藏沙子的旅人》《文字世界和非文字世界》《文學機器》《論童話》。

作者簡介:


伊塔洛•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1923—1985),意大利當代最具有世界影響的作家。於1985年獲得諾貝爾文學提名,卻因於當年猝然去世而與該獎失之交臂,但其人其作早已在世界文學界產生巨大影響。卡爾維諾從事文學創作40年,他的作品融現實主義、超現實主義與後現代主義於一身,以豐富的手法、奇特的角度構造超乎想像的、富有濃厚童話意味的故事,深為當代作家推崇。《我們的祖先》三部曲、《命運交叉的城堡》、《帕洛馬爾》、《看不見的城市》、《為什麽讀經典》等達到驚人的藝術高度和思想深度。他的作品以特有的方式反映了時代,更超越了時代。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网盘密码1122



=======================================================

部分摘錄:


權杖要握在右手,直直的。假如你把它放下,那就會有麻煩。另外,你也沒有地方放它:寶座旁邊不行,那裏沒有茶幾、托架或者凳子可以用來放一只杯子、一只煙灰缸或者一部電話。寶座孤零零的,高高地設在又窄又陡的臺階上,所有你弄掉的東西都會滾下來,再也找不到。假如權杖從你的手裏掉下,那可就麻煩了。你將不得不站起來,走下寶座去撿它,因為除了國王之外沒有人可以碰它。一位國王躺在地上,去撿掉在家具下面的權杖,或者是王冠(假如你彎下腰,它很容易從腦袋上滑下來),那可是很不雅觀。

你可以把前臂放在寶座的扶手上,這樣它就不會感到累。我這裏說的還是右手,是握著權杖的那只手。至於左手,它是自由的。你要是願意,就可以用它撓癢癢。有的時候,一種刺癢的感覺會從貂皮鬥篷傳到脖子,然後向下蔓延到後背,直至全身。甚至天鵝絨靠墊在變熱之後也會使臀部和大腿上產生一種刺癢的感覺。不要介意將手伸到令你發癢的地方,解開用鍍金纖維做成的腰帶,牽一下衣領、獎章,還有帶穗的肩章。你是國王,沒有人會反對,因為這是不可能的。

你的腦袋要一動不動地待著。不要忘記了,王冠就斜斜地戴在你的腦袋上,你不能像刮風的日子裏戴帽子那樣,把它一直卡到耳朵上。王冠頂在一個比支撐它的底座更大的穹頂上,這就意味著它的平衡是不穩定的。要是你碰巧打盹,把下巴抵在胸前,它就會蹦蹦跳跳地掉下去,摔成一塊一塊的,因為它是脆弱的,尤其是鑲著鉆石的金絲。感覺王冠將要滑落的時候,你應該警惕地輕輕搖搖腦袋,以便糾正它的位置。不過,你必須小心,不要站得太直,以免它撞在華蓋上面,因為華蓋上的幔帳就位於王冠上方。總之,你要保持國王式的莊重,因為你的子民認為那是與生俱來的。

另外,你有什麽必要這麽忙活呢?你是國王,你想要的東西都已經屬於你了。你只要擡起手指,他們就會給你拿來食物、飲料、香口膠、牙簽,還有任何牌子的香煙,所有東西都放在銀盤子上端過來。要是困了,你那加有厚軟墊的寶座舒適無比。你只要瞇起眼睛,任由自己倚在靠背上,只在表面上保持一貫的姿勢。不論你是醒著或者是睡著了,都沒有任何變化,任何人都覺察不到。至於身體上的需要,和所有受到尊敬的寶座一樣,寶座上有一個洞,對於所有人來說這都不是秘密。他們每天來換兩次下面的盆,假如有臭味的話,更換的次數會更多。

總之,一切都經過預先的準備,避免你有任何移動。即使你移動,也不會得到什麽,只會失去。假如你站起身來,即使你僅僅走開幾步,假如你僅僅有片刻不去看寶座,誰能保證,當你回去的時候,沒有某個人坐在上面?說不定會是某個與你相像,同出一轍的人。去給大家看看你是國王,不是他!坐在寶座上,戴著王冠,握著權杖,這就是國王區別於其他人的地方。現在,這些特征都是屬於你的,最好不要離開寶座,哪怕只有片刻工夫。

問題是要活動活動腿,以免它們會發麻,關節會僵硬。當然,這是最大的不便。不過,你總是可以踢一踢腿,擡起膝蓋,蜷著腿坐在寶座上,盤腿坐,當然只是很短時間,而且是當國家大事允許的時候。每天晚上,都有人奉命來給你洗腳。他們會為你把靴子拿下來一刻鐘。早上,那些提供除臭服務的人會用帶香味的棉團在你的腋窩處擦拭。

肉體上的欲望也預先設想到了。選擇和培訓了適當的宮廷侍女,從最健碩的到最苗條的,都輪流為你效勞。她們走上擺放寶座的臺階,將她們霧氣騰騰和飄揚的、寬大的裙子靠近你顫抖的膝蓋。你坐在寶座上,她們則將自己的正面、背面或者側面展示在你面前。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你可以在片刻間把她們打發走,不過,假如國家的職責留給你足夠的時間,你可以把時間延續得更長,甚至到三刻鐘。在這種情況下,最好是關上華蓋的簾子,讓國王的私密生活避開外人的目光,同時音樂家們會奏起溫柔的旋律。

總之,一旦戴上王冠,你最好不論日夜都坐在寶座上不要移動。你之前的整個生活只不過是等待成為國王。如今,你已經成為國王,你所能做的就只剩下統治了。那麽,除了這種漫長的等待,還有什麽是統治呢?等待退位的時刻,等待你必須放棄寶座、權杖、王國、腦袋的那個時刻。

要度過的時間極其漫長。在安置寶座的大廳裏,燈光永遠是一樣的。你傾聽著時間的流逝,那是一種如同風一樣的嗡嗡聲。風吹過宮殿的走廊,又或是吹入你耳朵的深處。國王沒有表,人們認為時間的流逝是由他們來控制的,屈從於一個機械裝置的規則與國王的尊嚴不符。時間一分一秒、一成不變地流逝,你冒著被緩慢的沙崩淹沒的危險。你只需伸著耳朵,學會辨別宮殿裏每個時段都在變化的聲音:清晨塔樓上響起的鼓聲;王室後勤部的卡車在儲藏食品的院子卸下籃子和桶的聲音;女仆們在陽臺的欄桿上拍打地毯的聲音;晚上柵欄門關閉的吱嘎聲,廚房裏發出碗碟相互碰撞的聲音;馬廄那裏傳來幾聲嘶鳴,提醒大家到了該梳洗睡覺的時候了。

宮殿就是一座時鐘,按照太陽的運行報時,無形的指針表明在碉堡上執勤衛兵的更換,他們把帶釘子的鞋底跺一下,再拍一下槍托兒,應和它們的是廣場上操練的坦克履帶下鵝卵石發出的尖銳聲響。假如這些聲響按照通常的順序重復,而且間隔適當,你就可以肯定你的王國沒有面臨危險。目前,在這個時候,在今天,還沒有危險。

你的身體深深地陷在寶座裏,手放在耳邊,移開華蓋的幔帳,以便任何沙沙聲或者回聲不會因此而減弱。對於你來說,白晝就是聲音的更叠,時而清晰,時而幾乎無法察覺。你已經學會辨別它們,估計它們的來源以及距離,了解它們彼此的更替,知道間隔要持續多長時間。傳到你耳鼓裏的每一陣轟隆聲、吱嘎聲或叮當聲,你都已經在等待它,已經預先想象到它。假如它有所延遲,你就會感到急躁。直到聲音如細線般重新連接起來,一連串非常熟悉的聲音把仿佛打開了一個缺口的地方重新修補好,你的焦慮才會最終減弱。

宮殿的大廳、臺階、涼廊、走廊裏屋頂都很高,有穹頂。每一個腳步聲,門鎖的每一聲跳動,每一個噴嚏聲,都會產生回聲,在宮殿中回蕩,在一系列彼此相通的大廳、門廊、廊柱、仆人走的門之間水平蕩來,又在樓梯井、墻壁內部的空隙、天窗、管道、煙道、升降機的空間裏垂直蕩去。通過所有這些途徑傳播的聲音,都匯集到安放寶座的大廳裏來。空氣如河流般註入你徜徉的這個巨大而寂靜的湖泊,而且在斷斷續續的顫抖下移動。你會全神貫註地接收它們,辨別它們。整個王宮布滿了渦形和瓣形裝飾,如同一只巨大的耳朵。在那裏面,解剖學和建築學彼此交換著名稱與功能:樓閣、管道、耳鼓、耳蝸、迷宮。你隱藏在最深處,在這座耳朵——宮殿裏,在你的耳朵最裏面的區域。宮殿是國王的耳朵。

這裏隔墻有耳。間諜隱藏在所有的窗簾、幔帳和掛毯後面。你的間諜,你的秘密機構裏的警察,他們的任務是就宮中正在策劃的陰謀寫出詳細報告。宮裏充滿了敵人,反正將他們與朋友區分開已經越來越難。能夠肯定,你的部長和大臣在密謀將你趕下寶座。你也知道,秘密警察組織裏面都混入了敵方的秘密警察。說不定所有從你這裏拿薪水的警察同時也為那些密謀者服務,他們本身就是密謀者。正因為如此,你必須繼續發給他們薪水,以便盡可能長時間地讓他們聽話。

每天都有大袋大袋的秘密報告被那些電子儀器制造出來,放在你腳下寶座所在的臺階上。你讀那些報告是沒有用的,因為間諜們只可能證實陰謀的存在,這說明他們的間諜工作是有必要的。與此同時,他們又要否認危險立刻會發生,這又證明他們的間諜活動行之有效。另外,任何人都認為你沒有必要閱讀那些寫給你的報告。在寶座所在的大廳裏,沒有足夠的燈光來閱讀,大家認為國王沒有必要閱讀任何東西,該知道的國王已經知道了。只要有正規八小時工作時間內,從秘密警察的辦公室傳來的電子儀器的滴答聲,你就能夠安心。一群操作人員將新數據輸入到機器的存儲器裏,監視著顯示屏上復雜的表格,從打印機裏抽出新的報告。可能那一份每天都在重復的報告,只在關於下雨或者晴天上面有些許不同。同樣的打印機打出關於陰謀的秘密報告,這些報告之間只有細微的差別;還有發動兵變的命令,以及將你罷免和處決的詳細部署。

假如你願意,也可以讀一讀那些報告。或者裝作讀過它們。間諜們靠傾聽記錄的東西,不論是按照你的命令還是你的敵人的命令,都是可以翻譯為編碼格式的東西,被輸入專門為撰寫符合官方模式的秘密報告而設計出的程序裏。不論是威脅性的還是令你安心的,那些紙上面展開的未來已經不再屬於你,也無法解決你的不安全感。你希望它們能夠為你揭示完全不同的東西。恐懼和希望使你無法入眠。半夜裏,你屏住呼吸,你的耳朵試圖弄明白關於你,關於你命運的東西。

這間宮殿,當你坐上寶座的時候,當它變成你的宮殿的那一刻,對你來說也變得陌生。你站在加冕隊伍的最前面,最後一次從火把和長柄宮扇中間穿過這座宮殿,然後就退進這間大廳,離開這裏既不謹慎,也不符合國王這個標簽。一個國王在走廊、辦公室和書房裏面轉能幹什麽?在宮殿裏再也沒有你的位置,除了這間大廳。

你對其他地方的記憶還停留在最後一次見到它們時的樣子,而且很快就在你的記憶中褪去了。另外,那些為了節日而裝飾過的地方都已經變得面目全非,在那裏你會迷路的。

記憶中最清晰的是戰鬥中最後幾天的某些片段。當你率領著當時忠誠於你的人(當然,如今他們準備背叛你)進攻王宮,見到迫擊炮的打擊下折斷的欄桿,大火在墻上燒出的缺口,還有掃射留下的疤痕。你沒有辦法想象那就是你現在坐在寶座上的這座宮殿。假如說你又回到了這裏,那就標誌著這個周期已經結束,毀滅正在將你拖走。

之前在前任國王的宮廷中度過的那些預謀推翻他的歲月裏,你還看到過另外一座宮殿,因為分配給你那個等級人員活動的區域是其中一些而不是另一些,因為你當時雄心勃勃地想著一旦成為國王之後,會對那些地方進行怎樣的改變。一旦坐上了寶座,一個新國王下的第一個命令,就是改變每一個房間、家具、掛毯和墻上灰泥的布局和用途。你也是這樣做的,而且認為這樣就可以標明對這裏真正的擁有。然而,你只不過是將另外的記憶丟入遺忘的粉碎機中,任何東西丟進去都無法復原。

當然,王宮裏還有你願意再次見到的所謂具有歷史意義的大廳,盡管這些大廳都從頭到腳重新修繕過了,以便恢復它們由於歲月而失去的古舊模樣。不過,那些大廳新近都對遊客開放。你要遠離他們。你蜷縮在寶座裏,在那份聲響構成的日歷上,你借助停在空地上的大轎車的聲音,導遊們的喋喋不休,以及用不同語言卻是異口同聲喊出的贊許的話,辨認出那些參觀的日子。即使在不開放的日子,也正式地建議你不要去冒險,因為你有可能被負責維修的人員留下的掃帚、水桶和洗滌劑桶絆倒。夜裏,你會迷路,用作警報信號的紅眼會擋住你的去路,最終你會在早上發現自己被一群群裝備著攝像機的人、戴著牙套、卷發上圍著藍色小紗巾的老婦人們,還有把身上穿的花襯衣放在褲子外面,頭上戴著大檐草帽,過度肥胖的男士們擋住去路。

假如你的宮殿對於你來說陌生而又無法辨認,你可以嘗試著一點點將它重建:將每一個踏步的聲音和每一聲咳嗽安置在空間的一個點上,想象每一個聲音周圍的墻壁、屋頂和地板,想象聲音傳播的空間以及它們會碰到的阻礙,讓聲音本身啟發你的想象。銀鈴似的叮當聲代表的不僅僅是斜放在碟子裏,又從那裏滑落的一把勺子,它還代表桌子的一角,上面蓋著一塊裝飾著流蘇的亞麻臺布,高處一扇玻璃窗裏射進的陽光使它變得更加明亮,窗戶上還綴著紫藤花的枝條。輕微的一聲“撲通”,那不僅是一只貓撲到一只老鼠身上的聲音,也代表著潮濕而長著苔蘚的樓梯下面用豎著釘子的木板封閉的空間。

宮殿是一座有聲音的建築,時而擴散,時而收縮,像是一團纏繞在一起的鎖鏈。你可以在回聲的引導下在宮殿裏穿行,追隨呼吸聲、窸窣聲、嘟囔聲和汩汩聲,確定吱嘎聲、尖叫聲、呻吟聲的位置。

宮殿是國王的身體。你的身體向你發出神秘的訊息,你則帶著恐懼和焦慮接收它們。在這個軀體中一個不為人知的部分,躲藏著一個威脅,你的死亡已經潛伏在那裏。你感受到的信號可能就是要提醒你,在你的身體內部埋藏著危險。傾斜地坐在寶座上的不再是你的軀體。自從王冠戴到你的頭上,你就已經被剝奪了使用這個軀體的權利。現在,你的身體延伸成為這座黑暗而又陌生的房子,它在用晦澀的語言與你交談。不過,果真改變了什麽嗎?即使之前,對於你自己,你也是知之甚少,或者一無所知。你同樣為此感到害怕,就像現在這樣。

宮殿是一連串規則的聲響,千篇一律,就像是心臟的跳動,另外一些不和諧和意想不到的聲響就是從這裏發出去的。有一扇門關上了,在哪裏?有人在樓梯上跑,能夠聽到一聲被壓抑的叫喊。經過很多分鐘漫長的等待。響起一陣又長又尖的口哨聲,大概是從塔樓上的一扇窗戶傳來的。下面有另外一陣口哨聲與它應和。然後,是沈寂。

有故事將一個聲音和另一個聲音聯系在一起嗎?你禁不住去找尋其中的含義。它說不定並非隱藏在彼此分開的一個個單獨的聲音裏面,而是位於它們中間,在將它們分隔開來的間歇中。要是有一些故事,一些與你有關的故事呢?要是一連串的後果會把你牽連進去呢?又或者那只是組成王宮中日常生活的眾多片段中無關緊要的一個?任何一個你好像能夠猜到的故事都回到你的身上。宮中發生的任何事情國王都有份,不管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從最細微的征兆出發,你就能挖掘出關於自己生命的征兆。

對於一個處在焦慮當中的人來說,每一個打破規則的標誌都好像是一個威脅。每個最細微的聲音在你看來都像是在宣布你害怕的事情已經發生。可是,相反的情況難道不會發生嗎?作為由循環往復的事件編制成的籠子裏的囚徒,你伸著耳朵傾聽每一個音符,希望它能打亂令人窒息的節奏;希望它宣布的每件事情都意味著正在醞釀中的一個驚喜,意味著欄桿即將打開,鎖鏈將被砍斷。

或許威脅更多來自於寂靜,而不是聲音。你已經有多少個小時沒有聽見哨兵換班了?忠誠於你的那一隊衛兵或許已經被密謀者逮捕?為什麽廚房裏聽不到平常敲擊平底鍋的聲音?也許值得信任的廚師被一隊刺客取代了?他們習慣於使自己的所有動作都悄無聲息;或者下毒者正在默默地把第二道菜浸泡在氯化物裏面……

或許危險正是隱藏在規律性裏面。鼓手在每天準確的時刻敲響慣常的鼓聲:你難道不覺得他過於固執?你難道沒有發現他擂鼓時有一種奇怪的固執,表現出過分的熱忱?衛兵小隊巡邏的腳步聲,今天好像帶著一種憂傷的味道,幾乎是一支行刑的隊伍……坦克的履帶在鵝卵石上走過,幾乎沒有發出刺耳的聲音,好像機械裝置比平常上了更多的油。或許一場戰鬥即將到來?

電子書版權歸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

若有違反您個人權益,請留言反饋刪除相關信息。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