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想⋯⋯ 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 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格洛斯特大学,男主人公拉尔夫·麦信哲是认知科学研究中心的教授,女主人公海伦·里德是新来的文学写作课的教师。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男女主人公相识、交往,并因爱情火花从对立到吸引,从互相欣赏到互相包容,从而实现两种文化之间的对话。从表面看,这是一个老套、乏味的婚外情故事,但实际却暗含新意。小说使用了大量的第一人称叙述,实验记录、日记、电子邮件,以及不同的文体等多元写作手法。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昨天晚上去里士满家的晚宴——我入职格洛斯特大学第一周的社交亮点。这个夜晚非常有意思。他们在离学校大概十英里的一个村子里有一所漂亮的房子——是新房子,但很有品位地用科茨沃尔德石头建成传统风格。我在黑黢黢的乡间小路上迷路了,最后一个到。很难同时记住这么多新面孔,但幸好星期五的早间咖啡时间里贾斯珀在教职工休息室快速给我过了一遍来宾名单。

打开前门的是贾斯珀自己,他重重地吻了一下我的脸颊,我有些惊讶。我们认识时间还不长,我想,这么问候是不是太早了——不过我还是有风度地接受了。他手里拿着一杯白葡萄酒,而且我觉得已经不是他那天晚上喝的第一杯了。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在旁边一刻不停地走来走去,手脚不闲着。

“奥利弗,接着海伦的外套,”贾斯珀对他说,然后介绍我们认识,“这是我儿子,奥利弗。这是海伦·里德,奥利弗。她是个作家。她写小说。”

“蛋蛋正在写一本小说。”奥利弗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

“是吗?”我礼貌地说,“蛋蛋是谁?”

“蛋蛋住在伦敦,跟米莉、安娜和迈尔斯一起。”

⋯⋯ epub

“是一部电视剧里的角色。”贾斯珀解释说。他用空着的手帮我脱掉外套。“演的是一块儿住在一幢房子里的年轻律师。”[15]

“我最近看了很多电视,”我说,“不过看来肯定是错过这个剧了。”

“我最喜欢迈尔斯。”奥利弗望着我身后说。

“过来,奥利弗,把海伦的外套挂好,好吗?”贾斯珀说,把衣服递给他,“然后你就可以去看电视了。不会再有人来了。去吧。”

奥利弗拿着我的外套走了。贾斯珀说:“奥利弗有自闭症。我应该早跟你说的,不过我给忘了。”

“没关系。”我说。

“他认为肥皂剧中的角色是真实的人。”

“噢,我相信不是光他这么想。”我说。

“对。”贾斯珀笑着说。

他把我带到客厅,把我介绍给玛丽安娜,她站在门口调节室内灯光,身着一条无可指摘的小黑裙,一枚看上去很贵重的金胸针让整体造型不那么单调。这个房间很大,开放式壁炉里烧着木头,但实际上是燃气的,视觉效果骗过了眼睛。屋里布置了很多高科技的射灯,顶灯和脚灯都有,玛丽安娜一直在调节各盏灯的亮度,于是就像在舞台上一样——或许像在斯蒂芬·桑德海姆[16]的一部音乐剧中:你正和别人在一个角落里轻声交谈,倏地发觉自己被一束光包围,众人纷纷转过头来看你,好像在期待你突然开口唱歌。玛丽安娜曾经在出版界工作,我们发现有一两个共同的熟人。现在她在家工作,做自由编辑。她比贾斯珀年轻,我推测她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她浑身上下干净利落,看起来很漂亮(涂了金色指甲油与胸针相配),社交时举止活泼而冷漠。她和你说话的时候眼睛会不停扫视房间,监视着其他客人。

其他来客如下:雷金纳德·格洛弗,脸上毛发浓密的马克思主义者,历史教授,戴一副大大的全框眼镜;他的妻子利蒂希娅,音乐治疗师、素食者以及积极的地球之友[17]成员(后来表现得很明显)。科林·里弗代尔,双颊红扑扑的英语系年轻讲师;他的妻子叫安娜贝尔。科林似乎是贾斯珀的门生,非常希望给人留下好印象。他称赞了几句《风暴眼》,提到的地方非常具体,我很确定他是为了准备见我,在过去几天里突击看的这本书。他自己的研究领域是十八世纪,跟贾斯珀一样。安娜贝尔在大学图书馆工作,看上去精疲力竭,这很容易理解——她在尽力保住工作的同时还要照顾三个年幼的孩子,最小的正在里士满家楼上卧室里的床上,睡在婴儿提篮里。她整个晚上说话很少,有段时间甚至真的打起了瞌睡。一头银发的艺术教授尼古拉斯·贝克被指定跟我临时搭档,只是为了安排座位,因为贾斯珀告诉我他是一个禁欲的同性恋者,我不知道这话的根据是什么。他最近刚从剑桥搬到格洛斯特,拥有那种高级人士的技能,可以对任何话题侃侃而谈,而说出来的东西既不难忘也不深刻。贾斯珀惴惴不安地不停问他觉得酒怎么样,显然他过去常常为他的学院采买酒水。贝克礼貌地说了好话,但话里话外还是在含蓄地批评贾斯珀提供的酒,比如“澳大利亚的红酒水准确实提高了很多,让人刮目相看”。

最显眼的客人,也是贾斯珀跟我讲得最详细的人,是拉尔夫·麦信哲和卡罗琳[18]·麦信哲夫妇。当然,我已经知道他了,因为他经⋯⋯ epub常上电台和电视,特别是在《一周之始》节目上,他还在星期日的报纸上为热门的科学和心理学书籍写书评。他在这里如同明星一般,是闻名遐迩的霍尔特·贝林认知科学中心的教授和主任。贾斯珀在我来上班的第一天就在他的办公室里朝窗外给我指出那个中心:建筑的外观很奇特,有点像天文台。麦信哲看上去快五十岁了,脑袋很大,相貌英俊,厚厚的花白头发从宽阔的前额往后梳,鹰钩鼻,强壮的下巴。从侧面看去,我觉得他像古代硬币上的罗马皇帝。卡罗琳是美国人,大家都叫她卡丽。她年轻时一定是倾国倾城般的美人,现在仍然有一张可爱的脸,像牛一样的大眼睛,金发编成辫子。显然她已经发福了,不符合今天的审美标准。她穿着一件可爱的宽松丝绸连衣裙,让自己高大的身材也显得很有魅力。他们当然是一对分外引人注目的夫妻。她叫他“麦信哲”[19],造成一种诡异、矛盾的效果,半是恭敬,半是讽刺。从某种角度看来,这像是他们夫妇俩合谋抬升他的地位,超越那些凡人,在家里用名字来回归自我,在专业场合用姓氏来呈现另一种人格的家伙们;但与此同时,妻子用姓氏称呼丈夫,这种不和谐的繁文缛节似乎在嘲弄他的自命不凡,并让他们之间拉开了一段冷静的距离。我刚有机会跟他谈了几句话,大家就都被叫去餐桌吃饭了。他的谈话风格坦率而活泼,略显平民化的伦敦腔中偶尔会冒出美式语法。据贾斯珀说,这就是为什么媒体喜欢他:他说话听起来不像是个枯燥迂腐的学究。

用餐时我坐在卡丽对面,发现她也很容易交谈,性格开朗而友好,是典型的美国人的样子。她说她喜欢我的书,但她觉得没有必要像里弗代尔博士那样——用那些书给我考口试,好展示自己对它们的熟悉程度。她似乎经常去切尔滕纳姆购物,给了我一些关于这方面的很有用的建议。贾斯珀告诉我她有自己的钱,还补充说:“我认为正是这一点能让拉尔夫一直忠于她,以他的方式。”那是什么方式,我问。“嗯,卡丽告诉玛丽安娜他们有个约定,就是麦信哲不会让卡丽在她自己的地盘上难堪。他有很多机会在外面玩。开会,做节目都是机会。《私人侦探》有一次管他叫‘媒体鸡巴’。”贾斯珀回忆到这件事,情不自禁地笑了,然后又问我看没看过麦信哲做的关于心物问题的系列节目。“看过一些。”我说。

实际上,我只看过最近一集的最后十分钟,而且还是碰巧。这个节目在晚上的播出时间对我来说太早了,而且我一般也会偷懒,避开科学节目,但是现在我很希望自己真的看过。我记得那个罗马式的大脑袋看着一个装置(脑部扫描仪或类似的东西,一个仰卧的病人正在缓缓滑进里面,好像即将被从大炮里射出来),然后转向镜头,拉近,一个大特写,他几乎是幸灾乐祸地说:“那么,快乐或者不快乐,会不会只是你大脑里的硬连线造成的呢?”

当你看到他全身时,那颗脑袋似乎不成比例地大,因为他的腿偏短。他脖子有如公牛般粗壮,肩膀往下溜但很宽,以一种挑衅般的、有些令人生畏的方式将头部向前推。毫无疑问,他的那种存在感——电影明星和国际政治家拥有的那种——参加晚宴的其他男人都没有。他坐在我斜对面,我时不时地偷偷瞅他一眼,试图分析永远处于聚光灯下而毫不回避会对人起到什么效果。有一次我们目光相遇,他友好地微笑。我们离得太远了,没法直接说话。桌子很长,客人很多,单独谈话基本不太可能。在我们这一头,贾斯珀是主持人,我们正在讨论当下把经典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的热潮,并比较两个打对台的《爱玛》版本(尼古拉斯·贝克迂腐地抱怨这两个版本都犯了年代错误:剧中的草坪显然是由机器修剪的)。此时桌子另一头的音量陡然升高:利蒂希娅·格洛弗和拉尔夫·麦信哲正在就环保主义展开争论。“地球不属于我们,我们属于地球。”她虔诚地宣称道,“印第安人明白这一点。”“印第安人?”拉尔夫·麦信哲说,“你说的是那些会把一整群水牛赶下悬崖,就为了自己晚餐能吃上牛排的人?”“我是在引用西雅图酋长十九世纪中期的一次演讲,当时美国政府想购买⋯⋯ epub他的部落的土地。”利蒂希娅厉声说道。“我知道那个演讲,”拉尔夫说,“那是1971年的一部美国电视剧情纪录片的解说词撰稿人写的。”这段对话让安娜贝尔·里弗代尔从慵懒中醒来,噗嗤一声笑了,然后在随之而来的沉默中试图假装自己没笑过。“我不知道什么电视,”利蒂希娅涨红了脸说,“我是在一本书里看到的。撰稿人很可能也是。”“全都是他编的,”拉尔夫说,“然后大家就开始在环保主义的宣传材料中引用,就跟历史上真有这件事似的。”利蒂希娅瞥了一眼丈夫,寻求支持,但他还是低着头,可能是不愿意让这种不确定的证据给自己的学术声誉带来风险。贾斯珀慷慨地对利蒂希娅施以援手。“即使不是历史事实,拉尔夫,这种情绪仍然可以是真实的。”“恰恰相反,它是非常虚假的,”拉尔夫说,“我们不是属于地球的。地球是属于我们的,因为我们是地球上最聪明的动物。”“太傲慢了,太欧洲中心了。”利蒂希娅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尽可能地把自己跟这令人厌恶的观点撇清。“你是什么意思,欧洲中心?”拉尔夫叫道,挑衅地抻着脖子,那颗脑袋直往前冲。我们其他人一个接一个陷入沉默,停止吃东西。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