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故事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怪奇故事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内容介绍:

这本是由罗尔德·达尔编写的短篇故事集,精选的14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经典短篇,包括A.M.伯雷奇的《看不见的玩伴》、谢里丹·勒·法努的《鬼手》、伊迪丝·华顿的《求仁得仁》、塞西莉亚·阿斯奎斯 的《街角小店》和玛丽·特里德戈尔德的《电话》等。最好的鬼故事里没有鬼魂,至少没有让你看到鬼,相反,你看到的仅仅是它的行为结果。偶尔你能感觉到它从你身边擦过,或者通过微妙的手法让你意识到它的存在。就像这本书里的故事不受时间限制和久久萦系人心,每一篇都是文学史上的佳作。

 

作者介绍:

[英]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1916年9月13日—1990年11月23日

英国杰出儿童文学作家、剧作家、短篇小说作家、世界奇幻文学大师

他比普通人至少多活了5倍:在二战中开过战斗机、做过特工、写过“007”电影剧本,还是个巧克力历史学家、医疗器械发明者、美术收藏家、古董家具专家、美酒专家……以及《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等经典作品的作者。

此外,达尔一生创作了六十多篇精彩的短篇小说。这些以意外的结局著称的作品为他获得了全球性赞誉,多次被希区柯克、斯皮尔伯格、韦斯·安德森、蒂姆·波顿等改编成电影,并3次为他夺得爱伦·坡文学大奖。

达尔是全世界超会讲故事的人。2000年,在英国进行的一次“我喜欢的作家”投票中,达尔击败“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J·K罗琳,高踞榜首,连英国女王、美国总统都是他的忠实粉丝。为了纪念他的文学成就,英国甚至特别成立了罗尔德.达尔博物馆。

罗尔德·达尔的作品已被译成58种语言,在全球范围内销量过亿册!仅仅在中国,达尔系列作品累计销量就已经超过1600万。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 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恐慌的波浪在沃尔特·斯特里特的心中涌起。一直以来,他怎么从没发现一个重要的事实——每一张明信片寄出的地方都比前一张离他更近?“我越来越近了”,难道不知不觉之中他的自我保护意识让他的大脑戴上了有色眼镜?如果是,他希望他能摘下它。他拿起一本地图册,漫不经心地追踪W. S. 的行程。距离考文垂有大约八十英里[52]这么远,沃尔特就住在英国西南部的一个大城镇里。

该不该把这张明信片拿给一个精神病医生看看?但医生又能告诉他什么呢?他不知道沃尔特想知道些什么,他是否对W. S. 抱有恐惧。

最好去警察局,警方是惯于处理匿名信的,如果他们嘲笑他,那倒好了。

然而,他们没有笑他,他们说明信片是个恶作剧,W. S. 自己是永远不会现身的。他们又接着问他,是否有人对他怀恨在心。“据我所知没有。”沃尔特说。他们也认为写明信片的人可能是个女的,要他别担心,但若是再有明信片寄来的话,务必让他们知道。

沃尔特揣着小小的安慰,回到了家里。和警方的谈话对他是有好处的,让他考虑清楚,他对警方说的是真话——他没有敌人。他不是一个有强烈个人感情的人,就像他流露在书里的这种感情。在书中他倒是刻画了一些可恶的人物,然而,这也不是最近几年的事,近几年他不再愿意刻画特别坏的男人或女人:他认为这在道德上是不负责任的,在艺术上也难以令人信服。每个人都有善的一面:伊阿古夫妇[53]是虚构的人物。可他不得不承认,他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动笔了,明信片这件事如此荒诞,弄得他魂不守舍,背负沉重的压力。如果他必须刻画一个真正邪恶的人,就把他描写成一个激进的理想主义者或纳粹党人——某个故意泯灭自己人性的人。在过去,当他更年轻、更倾向于把事情看得非黑即白的时候,他曾经放任过自己一两次。他对自己的旧作也不太记得了,在一本名叫《放逐者》的书里,有一个真的被他捅了刀子的角色。他以极端怨恨的笔墨写到此人,就好像那是一个他试图揭露的真实对象。在把所有邪恶归结于这个人的过程中,他体验到一种奇特的快意。对此人从来没有作无罪推定,甚至在对此人施以绞刑处罚时,他也从来没有对此人感到有一丝的怜悯。他是那样激动,一想到这个充满恶意的黑东西在周围爬来爬去,他几乎被吓住了。

奇怪,他竟然不能记起这个角色的名字。他从书架上拿下这本书,翻开里面的书页,甚至直到现在,他们都让它感到很不舒服。对了,名字在这里,威廉……威廉……他得回头去找此人的姓。威廉·斯坦斯福思。

是他自己的姓名首字母。

他不认为这个巧合暗示着什么,但搅乱了他的思路,削弱了他对困扰的抵抗。他是如此不安,以至于下一张明信片来时,感到如释重负。

“是不是这提醒了你什么事情?”他读着,无意中把明信片翻了过来。他看见了一张监狱的照片——格洛斯特监狱。他注视着它,仿佛它能够告诉他一些事情似的,然后他鼓着劲继续读下去。

我现在非常近了。正如你可能已经猜到的,我的行动不是完全处于我的控制之下,但一切都顺利,我有望在周末的某个时候见到你。然后我们可以认真地解决问题,我怀疑你是否认得出我!这不是你第一次殷勤好客地对我。

Ti stringo la mano(意大利语:握你的手)
一如既往的 W. S.

沃尔特拿着明信片直奔警察局,问周末能不能派警察来保护他,负责此事的警官笑着对他说,可以很确定,这是一个恶作剧,但他会告诉相关人员密切注意这个地方。

“你还是想不出可能是谁?”

沃尔特摇摇头。

这天是星期四,沃尔特还有大量时间考虑周末的事情。起初,他以为自己活不过这段时间,但是说来奇怪,他的信心非但没有减弱反倒增强了。他开始认真工作,像是终于能做些事了,很快他发现自己确实能够——而且他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他能工作得更好了。仿佛他承受的紧张情绪是一种酸,溶解了他和他的主题之间的思想绝缘层:他现在离主题更近了,他的人物全身心地投入他给予他们的所有考验,而不只是对他的舞台指导做出过于鲁莽的反应。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星期五的黎明似乎和其他日子的黎明是相同的,直到有什么东西把他从自我昏睡中拉醒,他突然问自己:“周末什么时候开始?”

从星期五开始了一个漫长的周末,然而,他的恐惧感又回来了。他走到临街的大门口,看着外面。这是一条人迹稀少的郊区街道,周围全是和他家一样的房子。它们是摄政时期的独立屋,有高大的方形门柱,一些柱顶上有支撑门灯的半圆形金属架,大多数都破损失修,只有两三盏灯亮着。一辆汽车在街上慢慢地行驶,有人在过马路:一切都很正常。

那天他向外张望了几次,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星期六到了,并没有明信片送来,他的恐慌差不多平息下来了。他几乎想要打电话给警方,告诉他们不用再费心派人过来。

但他们信守承诺,派了人来。下午茶和晚餐之间,是最常有周末客人到访的时间,沃尔特走到门口,看见一个警察,站在两根亮着灯的门柱之间,这是他第一次在夏洛特街看到警察。此情此景,以及由此给他带来的宽慰,让他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焦虑不安。此刻他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安全,同时还有一点羞愧,因为给一个努力工作的人带来额外的麻烦。他想,该不该走过去,和这个素未谋面的保卫者交谈,给他一杯茶或饮料?如果能听到他对沃尔特式幻想开怀大笑,感觉也不错。但不能这样做——他总觉得当担任保卫的那一方不带个人感情、不露真实姓名时,他的安全更有保障。“警员史密斯”的震慑力在某种程度上远不如“警方保护”。

有好几次,他通过上面的窗子(他不喜欢打开门看),确定他的守卫者还在那里;有一次,为了进一步证实,他让女管家去察看这个陌生人。令人沮丧的是,她回来说没有看到警察;但她的眼力不太好,所以几分钟后沃尔特又自己去看,非常清楚地目击到了此人。当然,这个人必须四处走动,也许肯德尔太太出门看的时候,他正在漫步。

晚餐后工作是违反他日常惯例的,但是今天夜里他要工作——他感到血管里有如此多的冲动。其实,一种超越自我的意识支配着他,句子从他的笔底喷涌而出,为了多睡一会儿而抑制创作冲动是愚蠢的。继续!继续!他们说的没错:凌晨正是工作的时间。当女管家进来说晚安的时候,他勉强地抬了抬头。

在这间温暖、舒适的小屋里,寂静像是一只水壶在他周围咕咕作响。他甚至没有听到门铃声,直到它响了好一会儿。

这时候会来客人?

他颤抖着双膝,向大门走去,也不知道自己期望发现什么,所以当打开门,看到堵在门口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察,他欣慰不已。不等那人开口说话,他就大声喊着:“进来,请进,我亲爱的朋友。”他伸出手,但是那警察没有回应。“你站在外面肯定很冷,我之前不知道外面在下雪,”他又说,看着雪花落在那警察的披肩和头盔上,“进来暖暖身子吧。”

“谢谢,”警察说,“我是无所谓的,在哪都行。”

沃尔特对警察标志性的口头语知道得够多,不至于误以为他是勉强接受。“这边走,”他喋喋不休地说着,“我正在书房里写作。天啊,太冷了,我会把暖气开大。现在你不脱下衣服让自己放松一下吗?”

“我不能待太久,”警察说,“我有任务在身,这你知道。”

“哦,是的,”沃尔特说,“这样一个无聊的任务,一项闲差,”他停下来,怀疑这个警察是否知道是什么闲差,“我猜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事——明信片?”

警察点点头。

“但只要你在这里,我就不会有事,”沃尔特说,“我会安全得……像屋子一样安全。你尽可能多待些时间,喝上一杯。”

“我执行公务时从不喝酒,”警察说。他还穿着披肩,戴着头盔,回头看了一看。“那么,这里是你工作的地方?”他说。

“是的,你按门铃时我正在写作。”

“我想,一定有个可怜的混蛋在做这事。”警察说。

“哎呀,为什么这样说?”沃尔特被这不友好的语气挫伤了,注意到这个人醋栗般的眼睛是多么的冷酷。

“我一会儿就告诉你。”这个警察说,然后,电话铃响了。沃尔特说了声抱歉,匆匆离开房间。

“这是警察局,”一个声音说,“是斯特里特先生吗?”

沃尔特说他是。

“嗯,斯特里特先生,你家里情况怎样?我希望没有事吧?我要告诉你为什么我这样问,很抱歉,我们忘了去你那里执行这项琐碎的任务。我想,恐怕是调度上的失误。”

“但是,”沃尔特说,“你们派了一个人来。”

“没有,斯特里特先生,恐怕我们没有。”

“但有一个警察在这里,就在我屋里。”

电话出现一个停顿,然后他的对话者用比较严肃的声音说:“他不可能是我们的人,你有没有看过他的警号?”

“没有。”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