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桤木王》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桤木王》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世界是纷繁复杂的,很多事情我们虽然习以为常,但并不了解其真相,我们需要用一些理论来揭示事物运行的逻辑规律,推演命运发展的因果关系。

 

今日重点推荐《桤木王》

 

作者:米歇尔·图尼埃

 

法国销量超四百万册,读者心中的神书;

 

豆瓣评分高达9.0。

 

这本书讲了什么?

 

1.《桤木王》是法国作家米歇尔·图尼埃的代表作,出版于1970年,小说以二战为背景,讲述了汽车修理库老板迪弗热一段富于的经历:他在二战中应征入伍,在争中,他自身嗜血的魔鬼般的本能得到了发挥,这种魔力使他变得像瘟疫一样,把痛苦和死带给所有健康的、美丽的生灵,最后成为纳粹政训学校里一个“吃人的魔王”。

 

2.翻开小说,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小说主人公阿贝尔·迪弗热用左手写的一段文字:

 

你是个吃人魔鬼,拉歇尔常对我说。一个吃人魔鬼?就是说一个在时间的深夜出现、浑身充满魔力的怪物?对,我相信自己的魔性,我的意思是说那种隐秘的默契,它将我个人的命运与事物的发展深刻地结合起来,并给我命运以力量,让事物顺应我的命运发展。

 

3.小说一开始,“吃人魔鬼”这四个字便清晰地闪现在读者的眼前。如果说主人公认同“吃人魔鬼”这一人生角色,那么他的命运,便是“魔鬼”的命运。然而,是怎样“隐秘的默契”,是什么神秘的力量,将魔鬼的命运与事物的发展深刻地结合起来,赋予其力量的呢?

4.如果说,魔性与人类同在,在人类的血液中流淌着恶的毒液,或者拿现代科学的术语来说,人类基因中存在“恶”的因素,那么,迪弗热的身上兼具“人性”与“魔性”便成为某种必然。在小说中,迪弗热身上体现的这种人类的两面性处处可见,顺着迪弗热的人生轨迹,我们看到了善与恶同在。

 

5.他用右手写下了杀人业绩,用左手记下灵魂深处的痛苦。在对生灵的掠杀中,他时时产生堕落欣快感,对捕杀的生灵又充满温情。由人变成吃人魔鬼的过程中,他负载了多少痛苦?灵魂内部的战斗本身就是构成一个人的战争,构成了他所身处的双重战争的根由。”

 

6.深深埋藏在黑暗之中的“桤木王”在默默地诉说:人类“灾难的根源就是在他们每个人身上”。作者试图唤醒的,也许是人类与自身的恶之根源抗争的意识;作者内心在呼唤的,也许是人类对正义和善良的回归。

 

7.“桤木王”,这是一个富有象征性的悲剧,它已经远远超出了非善即恶的二元对立,超出了人性与魔性之间的永恒的冲突。透过《桤木王》,我们似乎更为清晰地看到:疯狂的战争,丑恶的魔性,也许就潜藏在人类奔腾的血液中,也许就存在于麻木的世界中。

 

8.人性与魔性的倒错,善与恶的倒错,在于人本身,也在于这个世界。如果进一步说疯狂的年代和疯狂的世界导致人的“恶性倒错”,助长了人的“魔性”,把人变成“吃人”的魔鬼,那么在我们这个“物质化”与“金钱化”时代,人与物的倒错便不可避免,人被“贪欲”所扼杀,也不是没有可能。

 

也许《桤木王》的寓意,正在于此。它给予我们这个时代的,就是这个弥足珍贵的启示。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TxT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桤木王》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迪弗热没有丝毫抵触情绪,任凭自己投入战俘生活,就像一位有着乐观信念的游人,胸有成竹,在各站停留时放松地休息,知道自己几个小时后一定会醒来;与此同时,太阳也消除了前夕的疲惫,焕然一新,时刻准备再次升起。他像丢掉脏衣服、破裤子、剥去身上破裂的皮肤一样把巴黎和法国甩在自己的身后,首当其冲的是拉谢尔、巴隆车库和昂布洛瓦兹一家,处在背景深处的是古尔奈昂布赖、博韦和圣克利斯托夫中学。谁也没有他那样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命运,这是勇往直前的不屈命运,不受任何干扰,连世界上最为重大的事件也要听它的召唤、服从它的意志。但是,这种意识同时也要求对偶然的、细枝末节性的和形形色色但不足挂齿的一切有着毫不宽容的清醒认识,对这些东西,凡夫俗子们总是割舍不下,不得不启程离去时,扔掉一点东西就像一片片撕下自己的心。他有过备受凌辱的童年,反叛的少年和火热的青年——长时间里一直掩盖在最为卑贱的面目之下,但是后来被群氓所揭穿,遭受了嘲弄——如今,从过去之中迸发出一声呐喊,这是对不公与罪恶的秩序的谴责。上天回答了这声呐喊。迪弗热曾受尽苦难的社会被摧毁了,连同它那些法官、将军和主教,以及法典、法令和政令,也被一扫而光。《桤木王》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现在,他在向东方奔去。他们六十个人一组,挤在一个车厢里,火车像患了哮喘,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有几个执迷不悟之徒,还紧紧抓住自己的幻想不放,围着一个拥有指南针的工兵中士,只要发现铁道稍稍地回转甚或火车在某个车站倒车,就振振有词地说他们不是被送往东北方向,而说不定是往南、往西,谁知道呢……迪弗热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他根本用不着指南针,就知道他们是驶往光明。光明的东方。那是怎样的光明?他说不清楚,可他知道,通过不懈的努力,随着一天天过去,经过一个个寒冬般黑暗而又孕育着希望的漫长岁月,透过那一次次令人眼花缭乱的突然昭示,他会了解清楚的。
他们在一座名叫施韦福特的工业小城下了车。一开始,他们被关押在一些相互隔开的木板房里,可第二天便强迫他们全身清洗消毒,清除身上的虱子。就这样,他们被剥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在院子和木板屋之间走动,一个个全都剃成了光头,全身擦满了黑肥皂,经过一番冲洗,然后被赶到一块四周布满着铁丝网的草地中间,光着可怜的身子,一待就是几个小时,有的人不堪重辱,泪水直流。迪弗热对这种做法却无动于衷,在他看来,这恰恰具有涤罪仪式的价值。他甚至为裸体状态赋予他一种出乎意料的优越感而高兴,他们全都裸露着生殖器和满身的汗毛,可迪弗热那肌肉发达的高大躯体完全压倒了难友们那孱弱而又有缺陷的身体。他唯一企求的,是可以快些把递给他的这身制服扔到蒸煮荨麻的铁锅里去,拿出来时冒着蒸汽,缩得再也穿不进去。等到哪天他换上另一种服装,穿上与他真正的地位匹配的服装时,他就可以知道——众人也将和他一起醒悟——黑暗的年代终于结束了。
第三天,火车继续行驶,还是往东北方向开去。他们穿过了图林根、萨克森和勃兰登堡。爱森纳赫的瓦尔特堡、哥达城堡的高塔、爱尔福特地区鲜花盛开的田野、魏玛大厦以及耶拿的蔡司[2]集团的一座座工厂在他们狭小的车窗前飞掠而过。到了莱比锡,他们才终于下车,来到月台上,分散在因他们而被封锁的车站的一角,活动一下身子。这次,火车要停好几个小时。在三等车的候车室里,为他们分发了吃的。于是,他们三五成群,按编组、省份,或干脆根据个人的好恶,相互聚在一起。迪弗热本来一个人待着,可司机厄纳斯特却死皮赖脸地待在他的身边。这份忠诚并不使迪弗热感到厌烦,却令他诧异,何况他从厄纳斯特的身上好像看到了某种含有恭敬成分的态度,而他们的军衔谁也不比谁高,这般恭敬是完全没有理由的。迪弗热设法让他开口说话。厄纳斯特入伍前干的是侍者的差事,这种职业如今越来越少见了,在迪弗热的眼里倒有几分淡淡的诱惑力,因为他猜想干这一行需要冷酷而伪善,既要工于心计,又会阿谀奉承,因而掩盖了需要这一行的富有阶层与干这一行的出身卑贱的下人之间那种格格不入的非协调性。说到底,迪弗热原谅了厄纳斯特在屠杀鸽子中所做的一切,他认为鸽子和他一生所遇到的、几乎所有的重大事件一样,都有着某种命中注定的性质,含有无辜与可理解的成分。他最终接受了这个似乎选择他作为主子的人。
火车在深夜又上路了,看守的人关上了车门和车窗。车子又开始走走停停,没有入睡的人们由此而明白了他们正在穿越柏林城。接着,车速恢复了正常,均匀的节奏摇晃着一个个拥挤在一起的躯体。列车恐怕正行驶在一片辽阔的平原上,多亏这茫茫黑夜,才使这永无尽头的平原显得不那么可怖和令人晕眩。《桤木王》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天比往常亮得早,也更阴冷。随着阵阵沉闷的声响,一道道滑门打开了。耳边传来口令声、点名声。人们神情愕然,纷纷跳下车厢,一阵并不强劲却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只见一座相当大的木板房耸立在眼前,木板上全刷着漆黑的柏油,那黑油油的轮廓几乎显得雄伟壮观,因为周围是那么平坦。阵风吹打晃动着架在两根柱子上的一块长方形木牌,木牌漆成白色,用哥特体写着几个黑色的大字:穆尔霍。放眼远望,周围是一个连着一个的水滩,间或有几片草地,不难想象,一到秋天,便将变成一片沼泽。远处,偶尔显出一小片松树,仿佛构成了某个刻度,令人备感天涯的无边无际,天边的一切都淹没在烟雾之中,团团的烟雾贴着灯芯草和高高的野草往前飞速滚动。出了巴黎,迪弗热只见过丘陵或多树木的乡野,此刻,他被这广袤的土地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的目光无穷地伸向四面八方,在雾中驰骋,在欧石楠和如镜的水面上方遨游。他的心底腾起了一种从未体味过的自由感。可是,他们疲惫不堪,正排着长队,在一位副官的叱责声中被迫往北部走去,他跟着大家往前走,而对这矛盾的处境,他不禁笑了。
突然,他们发现了离公路数百米处的集中营,可穆尔霍村却懒得露面,一直不见影子。他们慢慢地会有所体会的:在这个像手一样平坦的地方,表面看去是那么袒露,毫无秘密,可是,只要你稍稍地离开一段距离,那地面上的房屋、谷仓,甚或集中营的观察哨便会变得无影无踪,仿佛被厚实的土地和植被吸了进去。这个集中营规模并不大,总共只有四处双排的木棚,棚子全都架在低矮的木柱上,棚顶盖着柏油毡,每一处可容纳两百人。没过几个星期,根据要完成的不同工程,又来了几批俘虏,这总共可容纳八百人的地方很快满员,可对囚禁在这儿的俘虏来说,这个数字实在不利,因为人数少,无法组织需要众多人力的复杂行动,可对性格孤僻的人来说,却又很难在这拥挤的犯人中得到躲避的机会。这四处双排木棚布着双层的铁丝网,两层铁丝网之间的空地上又布上了死缠在一起的铁蒺藜。整个空间十分有限,只占了半公顷的地盘。四个角耸立着四个观察哨。
一进这新的栖身之地,他们便发现房子简陋,条件极差。周围的铁丝网充满敌意,四角的观察哨凶神恶煞,戒备森严。可是迪弗热在下车时产生的自由感和无拘无束的感觉反倒越来越强烈了。仿佛这里的一切全都是专门安排的,广袤的平原随时都可出现在居住在这集中营里的人们的眼际。他回想起庇卡底地区的几家大农场,那里房子的门全都朝院子里开着,因此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只是一堵堵高墙,绝对看不到外部世界。可这里,完全相反。由铁丝网组成的栅栏是空心透明的墙。观察哨又似乎在邀请人们搜寻观察天际。在指定他居住的木棚里,迪弗热挑选了一个上铺,离大炉远远的,可在床铺上,只要扭转一下脑袋,便可透过天窗,看到平原的整个东部。经过几天几夜毫无规律的劳顿与颠簸,他已经精疲力竭,马上一头扎到了床上。打从在纳伊被捕之后,他始终像是失去了根,无依无傍。可现在,他第一天感到来到了某个落脚地,由此而赋予了他某种安全感。欧洲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他身后落日的方向,正经受着罪有应得的惩罚。但是,这里却有着原始的空间发出的洪亮而温柔的呼唤,这块银灰色的土地,淡淡地装点着宛若卷边的柔紫色的欧石楠,唯见一棵桦树孱弱的身影,这漫天的沙土,这层层的泥炭,匆匆地往东方逃遁,也许会一直奔向西伯利亚,犹如一个苍白的光涡,吸引着他。不管怎么说,通过在他之前到达集中营的人,他弄清了穆尔霍村在东普鲁士版图上的确切位置。这个村子总共有四百个居民,西边是因斯特堡,东边是贡宾嫩,都离村子十余公里,临村有一条河流,名叫安格拉普,流至因斯特堡与因斯特河交汇,合二为一,形成了普雷吉尔河。
按规定,进行了二十四个小时的休整,新来的囚犯很快明白了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样的活计,他们马上就要与这透湿的黑土地天天打交道。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给安格拉普河边一大片地挖沟排水。工程的物质条件十分缺乏,可有这众多的廉价劳动力,自然弥补了不足。每天晚上,一到7点钟,便收起囚犯们的裤子和鞋子——更确切地说,是统一发给他们的木底鞋——把他们关进木棚。于是每个人便开始了在《桤木王》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黑夜中的茫茫神游,唯有那五盏防风油灯给这黑夜一点生气。他们实在是太累了,根本想不到还有什么厌倦。清晨6时,他们便被赶出门外,分给每人四分之一升药茶,这是一种用树木煎成的药茶,配方神秘,里面有松木、桦木、桤木、还有桑叶,另外,再发给他们一份白天吃的东西,只有一片面包和一些水煮土豆,当然都是冷冰冰的。晚上,迎接他们的是稀得照得见人的汤,不过这汤倒是热腾腾的。
他们十个人一组,由一个德国兵看着,走向指定由他们开沟排水的那片土地。他们先平整土地。这块土地约有五百公顷,大都属于距离穆尔霍一段路程的一家大农庄。整个排水工程计划开挖一个渠道网,渠道深二米五、渠底修成街沟的式样,由三块石板修成,一侧一块竖的石板,上面再横着铺一块,然后再铺上碎石,最后再填上疏松的泥土。如此修成的排水沟以明显的倾斜度流向一条汇水渠,最后全都排进安格拉普河。绝大部分囚犯用铁锹挖沟。等沟挖好后,沟底便放一架大泥耙,由两个分别站在沟两旁的囚犯往前拉,把沟耙平。排水沟底由德国工人修砌,他们还负责未来水渠的水位测量及走向规划等。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