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别的声音,别的房间 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别的声音,别的房间 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内容简介:

三岁的乔尔·诺克斯在丧母后独自离开新奥尔良的姨妈家,前往位于乡下的斯骷利庄园,希望与素未谋面的生父共同生活。经过一场漫长而孤独的旅行,他抵达了庄园,等待他的是一群生活在奇诡、梦幻与伤痛中的人们……

“这个世上真正被爱的人,在他们爱人的眼中,是丁香的绽放,夜船的航灯,学校的铃声,一片风景,萦绕心头的谈话,友人,孩子的礼拜天,逝去的声音,最喜欢的套装,秋和四季,是记忆,是的,它是维系存续的土壤与水,记忆。”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 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azw3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嘿,主啊!”跺脚。“嘿,主啊!”跺脚。“不愿在魔鬼左右……只想跟您走一程!”
苏从一台玩具似的手风琴里挤压出乐声来,在快要散架的小木屋门廊上跺着她扁平的脚丫。“噢魔鬼你哭过,噢魔鬼你叫过,因为当我走上最后一程孤单单的路,他会想念我。”一声长啸:细细一条金,在她的嘴里、那令人惊惧的火山口里闪闪发光,而那邮购来的小手风琴一伸一缩,仿佛百褶纸和珠贝做成的肺。“会想念我……”
接骨木枝上的窝巢中,报雨鸟已经吱吱喳喳播报了一阵子天气将转凉的消息,太阳被幽禁在密云的墓冢深处,贴着低空摸索过来的热带云,堆积成莽苍苍的灰色山脉。
耶苏·费韦尔坐在用旧木桶板条打造的一把摇椅里,身边围着一堆碎布拼缝的漂亮靠垫;他虔敬的假声颤抖着,如破裂陶笛之音,他还时不时地抬起两只手,虚弱、无声地拍上一下。
“……在我的一程路!”
乔尔坐在一截覆盖着毒蕈的树桩上,树桩和门廊一般高低,他的注意力游离于苏的胡闹和变幻的天气之间;那种时而昭示夏日暴雨的、千钧待发的凝固瞬间,涨满了静息的院落,在金丝银线般的神秘光亮间,盛着蕨草的锈桶环绕门廊垂挂着,一眼望去如晚宴灯笼,被一簇簇绿色内焰幽幽点亮。徘徊在月桂树干间的一阵潮润的微风,裹挟着雨水、松木、远方原野中盛放的六月花的混合清气,来了。木屋的门晃开,咣当地关上,从庄园那边依稀传来百叶窗的响动。
苏挤压出最后一句花哨的和弦,便将手风琴搁在一边。她已经给自己挺立着的头发上了蜡,换下波点颈巾,系上了一根毛边红缎带。她的白连衣裙上有十几处用什色丝线织补,耳垂上挂了一副莱茵石坠子。
“要是你口渴,又没了水,就向主祈祷,祈祷再祈祷。”她伸出手臂,像个走钢丝的人那样,踏入院子,绕着乔尔坐的树桩昂首阔步。“要是你有情郎,而情郎又远走他乡,就向主祈祷,祈祷再祈祷。”
苦楝的树冠上,风像河流那样湍急,狂舞的树叶被困其间,就如拍打着长天堤岸的碎浪,泡沫翻涌。渐渐地,大地变得仿佛淹没在幽深的水底下了。蕨草袅袅娜娜,好似水底藻群,而木屋若隐若现、神秘莫测,就像沉船巨骸,而苏,乔尔心想,凭她流水般、惹人怜爱的优雅,当是一位葬身大海的老海盗的美人鱼新娘了。
“要是你饥饿,又没了饭食,就向主祈祷,祈祷再祈祷。”
一只黄虎斑猫轻盈地穿过院落,灵巧地一跳,就上了耶苏·费韦尔的膝头;乔尔早先望见藏在花园紫丁香丛中的正是这只猫。它爬上老人的肩头,鬼精的小脸蛋摩挲着那枯瘦的脸颊,一双惊奇的黄眼睛瞪着乔尔。小个儿黑人抚摸它的斑纹肚皮时,它喉咙里呼噜噜地响。没了德比帽,耶苏·费韦尔的头颅,除了稀稀拉拉的虫蛀羊毛似的白发,简直就像一个抛过光的金属球;一件可以装下两个他的肥大黑西装松垮地披挂在他一碰就碎的骨架上,脚上一双小小的橘黄色高帮带扣皮鞋。礼拜会的气氛让他来了精神,鼻子不时在指尖鸣响,鼻涕往蕨草上甩。
苏那半唱半号的乐句就像她的跺脚,时而昂扬,时而低抑;她的耳坠随着她的头晃动,射出点点光泽。“我祈祷时请听着,主啊,请听我要诉说的话……”
无声的闪电在几英里外的空中裂出曲折的光,接着又一道,这是一条雪亮的白龙,并不太远了,紧跟着爬来一片滚雷。一只矮脚公鸡急奔到檐下避难,鸦阵的三角形阴影划破天空。
“我冷,”耶苏没好气地埋怨道,“碰到雨天腿就肿。我冷……”猫儿蜷缩在他腿上,小脑袋歪倒在他膝头,就像一朵蔫了的大丽花。
苏的金牙一闪一闪,突然教乔尔的心像一块石头,在胸腔哐当猛晃,因为这让他想起某个忽明忽暗的霓虹招牌:R. R. 奥利弗殡仪馆。一暗。R. R. 奥利弗殡仪馆。一暗。“实在俗不可耐,不过他们收费倒还不算太离谱,”埃伦是这么说的,那时她正站在玻璃橱窗跟前,橱窗里一簇扇形的剑兰被霓虹灯照得惨白,闪亮的字母不遗余力地宣传着通往天国和荣华的廉价而体面的卧铺配置。眼下在这里又是如此,他锁了门又丢了钥匙:到处都是算计他的阴谋,即便他父亲都跟他过不去,即便上帝也是如此。这其中有谁在恶劣地捉弄他。只是他不知去怪谁或怪什么。他觉得自己孤立无援,不知自己是谁,只是烂树桩上蹲着的一个石头孩子:他和瀑布般流泻在地面上的大片接骨木树叶、和庄园那陡直而精美的飞檐,都不存在任何联系。
“我冷。我想上床捂起来。风暴要来了。”
“等一等,别急,爷爷。”
接着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苏仿佛在遵循某张寻宝图的指向,朝一丛不起眼的玫瑰有节奏地迈了三步,随后蹙眉望天,扔开系在脖子上的红丝带。一条细细的疤痕环绕着她的脖颈,有如一圈紫色金属丝绕成的项链;她的手指顺着疤痕轻轻抚摸。
“等到凯格·布朗该走的时候,主啊,请您把他变成癞皮狗,没人理睬的老狗:教冤魂追杀的狗。”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