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忧伤的时候,到厨房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忧伤的时候,到厨房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爱诗乐·沛克

8.2(3808人评价)

 

    epubooks.top站是一个下载优质电子书的网站,书籍种类非常多,每个类目下的书籍资源都非常丰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载。以及在线阅读-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一個下載優質電子書的網站,書籍種類非常多,每個類目下的書籍資源都非常豐富,支持kindle、epub、mobi、azw3、pdf格式下載。以及在線閱讀-epub,kindle,mobi,azw3,pdf格式!

土耳其最受瞩目新生代才女作家——爱诗乐·沛克,年度畅销疗愈小说。

 

一笔写尽生活真谛,以及味觉与情感间最紧密的联系。

 

厨房是母亲的乳房,恋人的双手,宇宙的中心。

 

她与丈夫的疏离与捆绑,她和母亲的仇恨和捆绑,他丧妻后的心碎与无措。

 

纽约、巴黎、伊斯坦布尔,三场挫败,三个厨房,一曲舒芙蕾之歌。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     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azw3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马克没对奥黛特说,他听到这道甜点的名字有多难受。他没有任何抵抗地穿好衣服,眼前不禁浮现出两年前一个圣诞节早晨里克拉拉的样子。仿佛就是昨天,她一边随着收音机里歌曲的节奏摇摆着身体,一边在每个人到来并开始喝鸡尾酒之前准备着圣诞树干蛋糕。她右手持着小筛子,左手轻轻拍着,边看着香草粉撒落到蛋糕上边唱着歌:“下雪吧,下雪吧,下雪吧。”穿上衣服后,马克不情愿地跟着奥黛特出了门。接下来的一天里,那句歌词一直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临近新年前夜,马克感觉身体仿佛已经对痛苦麻木了。他已经无法承受更多。几个月前克拉拉还在,他们还计划着去诺曼底一所大房子和这群朋友一起过新年。钱都已经付过了。但是克拉拉的去世改变了马克的计划,其他人两天前就去了。他们坚持让马克一起去,但谁都说服不了他。同时他也明白,这些朋友也需要习惯克拉拉的离开,将悲伤排出体外。看来十二月三十一号将会是马克今年最难挨的一天了,这将会是他独自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前夜。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期待。或许这些节日庆祝结束时,他就可以和妻子团聚了;或许他可以找到一种不是每时每刻都在想克拉拉的方法;或许他的生活最终可以变得正常些。几个月来,他一直在同自己的邻居躲猫猫。他在最荒唐的时间出门,无论去哪儿都走最稀奇古怪的路线,仅仅是为了避免遇到熟人。买熟食时,他不再去以前的熟食店,而是去三个街区以外的穆斯林熟食店。他能听到人们的声音从熟食店的小电话亭里传出来,尤其是那些给远方亲戚打电话的阿拉伯人。他时而也会走到他们中间,站在电话机前,想着自己是否也需要打个长途电话。除了克拉拉的姨妈,他想不到任何其他人,但是他对伊薇特姨妈没什么可说的。那时他才明白,自己的生活圈子是多么窄。这个克拉拉去世前他从未想过的事实,现在经常出现在他脑海里。有时他坐在短凳上看着大街。他知道,熟食店里的人一定觉得他有问题,并因此对他特殊照顾。他利用起这点好处,也不愿意解释什么。或许他们会认为他疯了,但他也不在乎。买完东西付过钱后,他就一直坐在那儿,只在有人需要那块小地方的时候才会离开。熟食店的阿拉伯老板一般总表现得像是马克在那儿就待了几分钟似的,也从不多问什么。 虽然马克逃离着整个世界,但他和阿牟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宁静。或许这是因为阿牟对克拉拉的了解最少。和阿牟在一起的时候,马克感觉自己不必去谈妻子,他不用去回忆她有多完美、多善良、多漂亮、多善解人意和多甜美。他和阿牟可以一言不发地对着一本漫画小说的原稿看半天,可以连招呼也不用打就直接分别向书店两边走去。阿牟对社交也一窍不通,和马克一样是一个人。他对路过画廊大橱窗的漂亮女人也同样没什么兴趣。马克知道,有一天阿牟或许也会经历这种伤痛。 另外,马克所遭受的痛苦已经达到了顶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想摆脱这种痛苦。这种情感中的一种思想给了他力量:只有经历过纯粹快乐的人才会选择寻找无限的悲伤,这样就不会夹在两者之间了。有一天,站在一个指向终点是西班牙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的朝圣之路路标下,他感到仿佛正是由于所有这些痛苦,才可以走几十英里。或许那时,当他在路的尽头参加圣餐仪式的时候,便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了。那时,马克没有沿圣詹姆斯路走下去,而是决定走另一条岔路。一条会随时间治愈他,帮助他再次看到生活之美的路。 四 乌拉从瑞士来纽约之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住在这样一个闻起来像药店的房子里。她幻想自己会住在曼哈顿时尚街区一所别致的公寓里,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但是这里的房子更便宜,离她所在的学校也近,因此她选择在这儿租了一个房间。当然,租房广告上可没说有个半瘫、性情乖戾的男人也住在这里。她原本打算一个月后搬到别处去,但进一步了解过这个地方后,她改变了主意。这个拥挤的房子,加上其他房客一共七个人,和她平常的三口之家相比更有意思,也更精彩。另外,她相信自己和房东老太太之间已建立起了非比寻常的关系。老太太身上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特殊魅力,乌拉毫无抵抗力地被这种魅力吸引了。这或许是一种神秘的力量。乌拉这辈子都在其他人身上寻找着这种力量,因此她对莉莉亚的喜爱也日渐增多。带着她对生活的各种疑问,从一个年纪更长的女人那里听到答案,更确定了她对智慧的信仰。她从小就一直在寻找智慧的女人,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找到她。她一度认为,这个智慧的女人是她在瑞士遇到的一个土耳其美发师。现在,她确定这个人是莉莉亚。在房东老太太的帮助下,她开始认识到食物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她明白咽下去的每一口食物都会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明白通过食物来传递和接收信息是完全可能的。或许这便是她千里迢迢跑到纽约来的原因。她真正的学习即将在这所房子里开始。 乌拉发现阿尔尼倒在地板上的时候,莉莉亚正在超市。莉莉亚离开家之前打理好了阿尔尼需要的一切,并嘱咐他不要下床。但是阿尔尼想要去厨房接电话,随后他觉得眩晕,便倒在了地上,耳边还响着阿珰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一看到他躺在厨房地板上,乌拉就赶紧打了急救电话。她一边试图让他平躺下来,一边通知接线员,告诉他这个病人的所有信息。 正轮到莉莉亚在收银台付款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她在巨大的提包里找手机时,收银台的女孩已经开始一边扫条形码,一边往袋子里放东西了。因此,当莉莉亚最后来不及付账就离开的时候,光对不起就说了不知多少遍。她无法在一两分钟内向收银员解释清楚丈夫的情况,因此,也顾不上那个年轻女孩的长脸和咒骂,她不得不赶紧离开,带着极为烦躁的心情去排队等出租车。她想把自己的特殊情况跟队伍前面的那个女人解释一番,看能否让自己先上车。这时电话再次响起来。这次乌拉对她说,救护车到了,已将阿尔尼带到了圣文森特医院。听莉莉亚说完,那个女人回答说:“不行,护理人员不知道情况,只有医生才知道。”电话打完,莉莉亚看到那个女人已经把其中五个袋子放到了出租车的后备厢里,现在正要把剩下的袋子往里塞。她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等待了。或许真的没关系,救护车已经把他送到医院了。阿尔尼的身体又出现血栓了吗?莉莉亚之前已经有了教训,知道乱猜不对,而且毫无帮助。 在把医院名称递给出租车司机后,她任凭自己倚靠在了出租车宽大的座位里,闭上了眼睛。现在她意识到,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什么时候,她闲着的每一秒都在想弗拉维奥。她发现自己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做和这个年轻男人相关的白日梦,而她一直在忽略这个事实,并把自己的情感仅仅视为平淡生活里对刺激的一种需求。实际上,近几周她最终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性欲,这是多年来的第一次。她开始再次在镜子面前性幻想——很久以来她都没有这样了。她从来没想过要有外遇,但她还是禁不住会想,要是弗拉维奥近距离地看到她的胳膊,会不会觉得她赘下来的肉很恶心。有一天,她穿上了衣柜里那件存放多年的塑身内衣,外面还套了裙子。她对自己的装扮很满意。当然,刚过两个小时,她就确信自己呼吸困难,几乎要晕过去了,于是迫不及待地把塑身内衣从身上扯了下来。她也不能否认,自己不止一次在超市里那些染发产品前停留过。能有深栗色的头发这个想法让她蠢蠢欲动,她不打算否认这一点。看上去那正好衬她深色的皮肤。她甚至在几次下楼前都试着涂上红色的唇膏,并由衷地认为那很适合她。不过每次她都用卫生纸擦掉了,害怕这种突然的变化会让阿尔尼起疑心。 还不止这些。很长时间以来,她第一次把一张空画布从地下室搬到了自己房间,放在画架上。画架在那里静静地等待了很多年。她还没开始作画,但躺在床上时,她会在脑子里勾勒。最终她受不了自己迟迟无法确定要画什么,于是,以婴儿监视器里传出的阿尔尼的声音为借口,拖延了下来。对于已经意识到自己缺少真正天赋的人来说,做不出具有创造力的东西,还有比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更让人满意的吗?偶尔莉莉亚有勇气诚实面对自己的时候,她会承认,以前以孩子为借口也是一样的原因。明明自己不足却责怪别人,这世界上她不是唯一一个习惯这么做的人,知道这一点后她如释重负。 来到医院后,莉莉亚虽然焦虑,但更好奇,她想知道自己的生活现在将朝哪个方向走。在去九楼的电梯上,她一直在想,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取决于另一个人身上发生了什么,等到出电梯的时候,她已经对自己很反感了。她来到忙碌的信息台,告诉对方自己丈夫的名字。从眼前这个在电脑上查找阿尔尼姓名和病房号的女人的脸上,你根本什么也猜不出来。莉莉亚耐心地等着,不知道在医院工作久了,人就会变乖戾,还是医院本来雇用的就是性情乖戾的人。两分钟后,那个戴着老花镜的女人抬眼看看莉莉亚,告诉她医生还在病人身边,要她等一下。莉莉亚在墙边一排椅子上坐下来,戴上为了方便看购物单而挂在脖子上的老花镜,找到了乌拉的电话。能有这么一个人,可以毫不犹豫地给她打电话,这种感觉确实让人振奋。打完电话后,医生还没有来,于是她头靠住墙闭上了眼睛,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