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我的回忆 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Epubooks.top

出埃及:我的回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内容介绍:

这本色彩斑斓的回忆录生动地记录了一个绚丽的犹太家族的故事,从他们的祖先大胆地抵达阿拉伯世界的国际大都市亚历山大港,一直到到三代人之后被迫离开埃及。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作者安德烈·艾席蒙用优雅、诙谐、美妙的散文,向我们介绍了塑造他生命的那些奇妙的怪人:身兼士兵、推销员和间谍多重身份的叔叔,用六种语言聊家长里短的两位祖母,以及警告犹太人“一生中至少经历两次一无所有”的德国难民姨妈……

在这本书里,我们认识了一个男孩,即使他渴望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却始终不想被永远带出埃及。

 

作者介绍:

安德烈·艾席蒙,美国作家,1951年出生于埃及,从小生活在多民族杂居环境中,精通英语、法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等多国语言。其一家人因犹太身份被迫离开埃及,后辗转迁居意大利,1968年定居纽约。

艾席蒙曾获哈佛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后来在普林斯顿大学与纽约大学任教,现于纽约市立大学教授比较文学和普鲁斯特。他的著作超过八部,包括被改编成同名电影并获得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的小说《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获怀廷文学奖的自传回忆录《出埃及:我的回忆》《伪报告:关于流放与记忆文集》《春日序曲》《普鲁斯特计划》等。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TxT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出埃及:我的回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那年初夏的几个星期里,街上谣言四起,说马上要跟德国非洲军团打一场可能是决定性的战役。隆美尔的部队攻下了一个又一个要塞,沿利比亚海岸线推进。“会有一场可怕的战役。然后德国人会入侵。”英国人,维利说,士气低沉,尤其在托布鲁克(13)后。人人恐慌不已。靠近利比亚边境的海岸度假小镇马沙马特鲁落入了德军之手。“他们恨我们犹太人,更甚于对阿拉伯人的蔑视”,玛尔塔姨祖母说,好像这完全无法理解。听说了很多德国反犹主义传闻的伊萨克舅祖父,拼凑出了一个吓人的故事,由谣言和他亲眼所见的1895年亚美尼亚大屠杀(14)的瘆人回忆组成。“他们首先找出谁是犹太人,然后在夜里派出卡车,强迫所有犹太男人上车,然后他们把你带去遥远的工厂,留下女人和孩子自生自灭。”
“你这么做是在吓唬人,快别说了”,埃丝特说,她和家族里的其他成员一样,至少在土耳其目睹了两次亚美尼亚大屠杀。
“对,但是亚美尼亚人给英国人当了太久间谍了”,维利抗议,他在这件事上同情土耳其人,尽管他在“一战”期间曾在英国和意大利那边跟他们打过仗,而他的姐夫阿尔贝虽然曾跟着土耳其人打过英国人,却谴责这些屠杀是野蛮的。“土耳其人只是不得不停止那一切,用他们唯一知道的办法:流血和更多血。但是犹太人对德国人做过什么?”内桑舅祖父问。“因为某些犹太人做事的方式,”克拉拉姨祖母插嘴,“我会把他们赶出这个世界,赶进下一个。就是因为他们那样的犹太人,他们才恨我们这样的犹太人。”她盯着她弟弟维利,刚引用了他最爱说的格言之一。“那么,他们真的要把我们带走了,你觉得”,玛尔塔打断了她,嗓音已经在颤抖。“现在别开始哭,拜托了!我们在战争中”,恼怒的埃丝特说。“但就是因为我们在战争中所以我才哭啊,”玛尔塔姨祖母坚持说,“你不明白吗?”“不,我不明白。如果他们把我们带走,那就带走吧,这一切就结束了——”
出埃及:我的回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在第一次阿拉曼战役打响的数星期前,女家长决定实施一个古老的家族应急措施。她召集了家族里的所有成员,让他们待在她的大公寓里,只要形势允许就一直住着。没人拒绝这个提议,他们像诺亚的牲畜,两个或四个一组地过来,有的来自开罗和赛德港,有的来自远至喀土穆那样的地方,他们在那里会比在亚历山大港更安全。床垫一个挨一个地铺在地板上,额外的桌板加到了餐桌上,又雇了两名厨师,其中一个为防止食物短缺,养了鸽子和鸡。一头公羊和两头母羊在夜色的掩护下被偷偷带进来,绑在楼上的露台,靠着临时拼凑的笼子。
白天,家族成员会出去照料生意。然后所有人都会回来吃午餐,在那些漫长的夏日午后,有些男人会坐在餐桌旁,列举他们最大的恐惧,出埃及:我的回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而在其他房间里,孩子们午睡,女人们修补和编织东西。暖和的衣物尤为需要;德国的冬天很严酷,他们说。公寓入口立着一排非常小的手提箱,整齐地堆在一个角落,有的可以追溯到它们的主人在土耳其的青年时代和在国外的读书岁月。现在,它们被时光污损,贴着来自欧洲大酒店的泛黄标签,在门厅里温顺地等待纳粹进军亚历山大港并围捕所有超过十八岁的犹太男性。每人允许带一个小手提箱装最基本的必需品。
下午晚些时候,一些家族成员会出去,女人可能会去斯波尔丁俱乐部转转。但是到下午茶时间,多数人已经在家了。晚餐通常清淡快速,由面包、果酱、水果、奶酪、巧克力和自制酸奶组成,反映了埃尔莎姨祖母对家庭财务的严格管理、维利舅祖父的斯巴达式饮食规范和我曾外祖母的卑微出身。晚餐后,咖啡会被端出来,每个人都会挤进客厅,去听收音机。有时他们听英国广播公司(BBC),其他时候听意大利的电台;报道总是令人困惑。
“我只知道德国人需要苏伊士运河。因此,他们必须进攻”,维利主张。
“是的,但我们能阻止他们吗?”
“只能短期阻止。长期的话,谁知道呢?蒙哥马利将军可能是天才,但隆美尔是隆美尔”,维利舅祖父裁决道。
“那我们该做什么?”玛尔塔姨祖母问,随时准备歇斯底里发作。
“做?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你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是什么意思?我们能逃跑。”
“逃到哪里?”涨红了脸的埃丝特问。
“逃跑。我不知道。逃跑!”
“但是去哪里?”她姐姐追问。“去希腊?他们已经攻下了希腊。去土耳其?我们刚从那里出来。去意大利?他们会把我们关进监狱。去利比亚?德国人已经在那里了。你没看出来一旦他们占领苏伊士运河,就都完了吗?”
“你什么意思,‘完了’?所以你真的觉得他们会赢?”
“哦,我不知道”,维利叹气。
“就坦白说出来吧。他们会赢,然后他们会过来把我们都抓走。”
维利没有回答。
“那去马达加斯加怎么样?”玛尔塔姨祖母提议。
“马达加斯加!拜托了,玛尔塔,行行好吧!”伊萨克舅祖父插话。
“或者南非。或者印度。一直领先他们一步(15)有什么不好。也许他们会输。”
对话出现了片刻的停顿。
“他们不会输的”,弗洛拉姨祖母最终说道。
“既然你说这话一点也不犹豫,弗洛拉,那么,为什么你还没离开,”玛尔塔问,几乎满腔轻蔑,“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你忘记我已经离开一个地方了。”
弗洛拉姨祖母深吸一口香烟,出埃及:我的回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呼出一口梦幻、惆怅的气息,一边从她坐着的沙发的角落俯向茶几,摁熄了烟。每个人都转过去看她,女人们和男人们总是奇怪,为什么明明绿色最配她的眼睛,她却习惯性地穿黑色。“我不知道”,她补充说,依然凝视着她的手,那只手在她熄灭烟很久后还在继续做缓慢的摁烟动作。“我不知道”,她支支吾吾地说。“没地方可去。我厌倦了东奔西跑。我更厌倦了为跑去哪里而发愁。世界不够大。时间也不够多。抱歉,”她说,转向她哥哥,“我哪都不想去。我甚至不想旅游。”沉默在客厅弥漫开来。“真相是,如果我相信我们有机会,我会躲在沙漠里。但是我不相信。”
“这么悲观,而且年纪还这么轻”,维利插嘴,摆出纡尊降贵的微笑,好像他了解关于担惊受怕的女人的一切,也知道如何抚慰她们。“没有规定说德国人一定会赢,你知道的。他们可能会输。他们的燃料供应低得可怕,他们的战线也拉得太长。让他们攻击埃及,让他们来埃及冒险,想挺进多深就挺进多深。沙子总是最后赢家——记住这点”,他继续说,宣扬汉尼拔的仇敌昆图斯·费边·马克西姆斯(16) ——史称“拖延者”,拖延时间的人——的战略牵制。
“‘沙子总是最后赢家。’真的吗,维利”,弗洛拉姨祖母嘲弄地说,走到外面的阳台上,在那里点燃了另一根烟。“他到底什么意思?”她大声嘲笑,扭头看向埃丝特的儿子,他也在阳台抽烟。
沙子总是赢家”,维利带着吃惊的强调重复道,好像这句话第一遍就该让人完全理解。“他们的入侵计划可能毫无破绽,但我们的装备更好,补给更好,我们的人也更多。你会看到几个月的荒漠沙子能对隆美尔的装甲车造成什么损害。所以,让我们别放弃希望。我们会找到办法的。我们以前挨过了更糟的敌人,我们也会活得比这个敌人久。”
“说得好”,埃丝特回答,她虽然是个坚定的现实主义者,但热爱积极的想法,绝不会让自己相信灾难是如此迫近。“我知道最后会想到点什么的”,她边说边用轻蔑和怀疑的眼神盯着她沉默的丈夫,在家族聚会中,她家族中的所有成员都为配偶预留了这样的眼神。
“只要我们有勇气,站在一起,不慌张,出埃及:我的回忆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不听流传在这个女裁缝和那个理发师之间的无意义谣言,姐妹们,”他强调,“我们就能再次渡过难关。”他慷慨激昂地做出这番演说,用他唯一了解的风格:通过借用丘吉尔和墨索里尼的话。
“所以我们等,换句话说”,玛尔塔总结。
“所以我们等。”
它就这么出现了,悬在半空中,在两侧盘旋,就像钢琴家在一次期待已久的出场前把指关节按得噼啪作响,或者像演员边清嗓子边走上舞台。把它领进房间的是他眼中自信的闪光、拱起的背和当嗓音升到完美的音高时里面那种过分熟悉的颤抖:“我们曾经等到事情平息,这次我们也会等到的。毕竟,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是有五千年历史的犹太人——我们是或不是?
房间里的气氛活跃起来,略通煽动术的维利转向弗洛拉,叫她弹点戈尔德贝格或勃兰登堡,他不记得是哪个。
“你想说巴赫”,弗洛拉说,一边向钢琴走去。
“巴赫,奥芬巴赫,都一回事(17)都是莱希利犹太人(18),都是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他咕哝道。只有埃丝特听到他这么说。她立刻转身,表情严厉地嘘他,“她听得懂!”但是维利无动于衷。“她只懂一件事,而这个房间里的所有男人都知道那是什么。”
施瓦本佬的同父异母妹妹没听到这段对话。她摘下戒指,把它放在琴键旁,开始弹奏舒伯特的曲子。每个人都欣喜若狂。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