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家庭生活 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在线阅读- Epubooks.top

 

 家庭生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内容简介:
《家庭生活》是一本鲜活的描写当代家庭生活的小说,围绕这家庭这个社会里最小的基本单位,探讨人性与命运的流转。家庭是文学书写中的常见母题,姚鄂梅却写出了新意。小说语言朴素,却拥有统摄人心的力量。公众号:电子书资源地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Epub版-----网盘密码1122      MOBI版-----网盘密码1122      PDF版------网盘密码1122           TxT版------网盘密码1122 ======================================================= 部分简介:

那是一种执拗的沉默,保持沉默仿佛成了他热爱的工作,他的事业。但是,不能因为他不说话,我们也集体变成哑巴,我们得尽量跟上日常生活的节奏。他在沉默中一点一点地脱队,离我们越来越远。一开始我们谁都没有发觉他在主动脱队,直到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他已经无法张口了,比如当他说想喝水这三个字时,相当费力,必须配合手势,才能让我们明白。当着他的面,我对姐姐说:他可能患上了老年自闭症。

姐姐不大懂得自闭症,但她很肯定地告诉我,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以前相当开朗,尤其喜欢讲不干不净的笑话,他走到哪里,哪里就笑声不断。

家庭生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似乎是为了反驳我给他下的关于自闭症的结论,他开始琢磨一种手上的小活计,他用塑料带结东西,各种字结:福禄喜寿,长命百岁,百年好合,以及各种图案,后来塑料带不流行了,又改用其他化纤材料,做好一批,摆到桌上,让姐姐拿到街上,找个卖钥匙串儿打火机的地方,挂在那里代卖。他的东西从来不愁没人买,因为他做得少,说到底是做得慢,毕竟他是个男人,不太擅长做这种小手工。

什么是他最擅长的?

姐姐说:他很会说话。

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沉默的老头,紧闭的嘴皮像刀片一样又紧又硬,居然是个擅长说话的人?

如今他把我们召集到跟前,艰难地动着嘴唇,却没有声音,我猜他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一个人长久不说话,声道可能会发生堵塞。姐姐给他端来一杯水,他埋头猛喝一气,我听到清水滋润干裂喉头的声音,但还是不行,他试着清嗓子,光有声带的振动,发不出声音。

继续喝水,同时抓挠头皮,发出吱啦吱啦的声音。

唉!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他终于叹出一口浊气来。

都是我,带累了你们,一年又一年,家运不顺。

我们安慰他,是我们自己的过错,自己的遭遇,自己的命,怪不得任何人。

是我,我做的坏事。

你已经付出代价了。姐姐大声说:我最清楚,你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多,好好的人进去,出来时跟死了半截似的,我后来问过了,你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坏事,你只是做得不是时候,你做早了,迟做几年,你就是好典型。

不是那样。

他低下头去喘气。我都能看出来,他活不了几天了,他脸上已经有了死尸的颜色,他的双手,因为神经松弛,手指散开,根根都比平时显得更长。他像是再也不准备抓住什么了。

真正的坏事,不是被抓进看守所的那件,那不算什么。是别的。

我们都停下来,一起看向他,他脸上手上一直有老年斑,但现在我觉得,它们更像尸斑。

有一次,我们去外地收粮票回来,要坐一程机动船,船到江中间翻了,我们拼命找木板,找一切能漂起来的东西,我和一个女的同时抱住一块木板,我认识她,我们一起收过几次粮票,她总是穿一件老红色起小白花的棉袄。她快没力气了,她想躺上去,木板太小,她要是躺上去,我就没有任何可以抓的东西了。她求我帮她,我想我们俩只活得出一个,我就去取她绑在腰间的包,粮票都在那里面,层层塑料袋绑扎着,她没力气阻拦,只能喊:不要,不要。我拿到她的腰包了,她骂我:你不得好死!我把她的腰包绑在自己身上,她还在骂:你家所有的男人都不得好死!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都找来!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我只轻轻踢了她一下,她的手就松开了,人沉了下去。我抱着木板继续漂,两个多小时后,我被救了。过了不到三个月,她的咒语应验了,我在卖粮票时被抓。后来跟着跟着又出了好多事:你跟邓世责的婚事吹了,平治也横死了,现在又出了子辰的事。

我看向姐姐,姐姐也在看我。我真想说:还有一个男人,我的语文老师,他也勉强算得上是我们家的男人。

这才真正是我干过的坏事。我手上一直有她衣服的味道,棉袄打湿的味道,现在还有。她很凶,一直跟着我不放。如果你们想家宅平安,想子辰平安无事,就不要埋我,也不要火化我,完完整整把我推进江里,让我去那里跟她了结。千万记住了。

第二天晚上,爸爸走了,我和姐姐守在他床边,他越来越硬,像刚从冰柜里拿出来。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我问姐姐。

就算是真的,难道你忍心把他扔到江里去?

你打算违背他的遗愿?

如果他真的想以这种方式了结,为什么不自己爬到江里去?为什么要让我们来背上这个大罪名?

结果,我们按常规方式把爸爸送进了火葬场,浓厚的黑烟飘向天空时,我依稀听见他在发出绝望的惨叫。

我们从骨灰盒里分出一部分,来到江边,雇了个小木船,来到当年他们翻船的地方。也许撒骨灰的方式能安抚一下我们纠结的内心。

按说,骨灰应该浮在水面上,至少漂一小会儿,但不是这样,那些灰白色的粉末,跟面粉差不多粗细的粉末,落水即沉,像他迫不及待跃入水中,去找当年的冤家拿回解救子辰的解药。

家庭生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爸爸的事一办完,我就去找邓世责。

邓世责先是责怪我不及时通知他,他说他应该来送老人一程的,然后就垂下眼皮,像在默哀。良久,他抬起头望着我:你可能不知道,我和你姐交往的时候,他很喜欢我,什么事都喜欢跟我说一说,连跟你妈吵架的事都不瞒我,我几乎就是你们家的一员了。后来发生的那些事,的确非我所愿,我也是身不由己,其实你爸是能理解的,他还跟我说过,他一点都不怪我,相反,他希望自己未来的女婿有出息,还说,不会见风使舵的人没出息,心不狠手不辣的人没出息,妇人之仁又一根筋的人没出息,他还专门做过你姐的工作,叫你姐不要怪我,但你姐这个人,特别耿直,又重感情,知道是我带人抓了你爸爸,说什么都不肯再见我了,还故意气我,三下两下就跟别人订了婚。

但有些东西是没法抹去的,你看我们后来,一有事就跑来找你。

所以你们能想起我来,我特别高兴,真的。我们说子辰的事吧,我一直盯着老宋呢,我跟他打交道不止这一次了,你放心,他会尽力的,而且他这个人很有能力。

估计难度不小,可以想象,对方家庭肯定不答应。

让老宋去办,他办不了的时候,会来跟我商量。

不到两个月,子辰的精神病鉴定就办好了,合理合法,各方面无可挑剔。我们一个劲地感谢老宋的时候,他却面露羞赧:就是有一点办得不是太好,子辰必须去精神病院待一阵子,以掩人耳目,但我保证,怎么把他弄进去的,我还怎么把他弄出来。

姐姐拼命点头,她大概觉得那里就跟医院一样。我对老宋说的“弄出来”心存疑虑,老宋见我不信,又补了一句:就算我弄不出来,邓世责也会出面把他弄出来,他不方便从公安系统捞人,医院他就没什么顾虑了。

我也觉得老宋说得有道理,子辰这回可能真有救了,本来我们都做好了判死刑的准备,杀人偿命嘛,还有什么可说的,没想到还有精神病这条路可走。立即想到刚刚死去的爸爸,会不会是他在水下找到了那个女人,打赢了她,从而改变了子辰的命运呢?如果那个女人的咒怨真的生效,这回应该改写记录了。

子辰去精神病院那天,我们很早就等候在门口,警车开过来时,没有鸣警笛,这让我们心生安慰,好像子辰的事得到了些原谅一样。

我们不敢暴露家属身份,幸亏那天下着大雨,天气又冷,我和姐姐躲在伞下,又是帽子又是围巾的,相信就是子辰也认不出我们来。

子辰倒胖了,胖得像团发糕,也不知道是不是浮肿。立即联想到爸爸那年回家的样子,也是白胖白胖像个蚕宝宝,心里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姐姐拿伞的手一直在微微发抖,她早就不说“让他去死”那种话了,她的母性表达完全换了个频道,在我看来,她恨不得扑过去替他承受一切。

我咋觉得他看起来像个真的精神病呢?姐姐哭丧着脸问我。

我心里也有点发虚,但还是强作镇静:子辰是多聪明的人啊,老宋肯定跟他说过了,要配合,要机灵。他总不会傻到去拆自己的台吧。

姐姐瞟了我一眼:你明明知道子辰没那么聪明。

他的确谈不上特别聪明,甚至恰恰相反,但作为他的亲人之一,我从没说出来过,我总是寻找一切机会表扬他,有一年在我家打破了一只碗,我说:你咋这么聪明呢?就像你早就知道我最不喜欢那只碗又找不到理由扔掉它一样。姐姐知道后说:你对他太温柔太娇惯了,娇儿不孝,娇狗上灶。吊大的倭瓜,打大的娃。

姐姐让我打听新病人入院都要干些什么,家属怎么探望,要不要跟医生建立专线联系。她说了一大堆,也不管我记不记得下来。我一一答应着,一副能力无穷的样子,我心中有数,不管多少问题,我都可用一个办法来解决,那就是去找邓世责。邓世责就是我们家的救世主,通过子辰这件事,我算是看出邓世责的实力来了,当年若不是爸爸出事,姐姐铁定嫁给了他,那他就是我的亲姐夫,是我们家的核心和灵魂,是我们家的舵手和保护神。从这个角度来说,爸爸的确掀翻了我们家奔向幸福生活的车轮。

家庭生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我向邓世责报告,子辰正式进入精神病院了,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开始在那边施加影响了。但他不在本地,他出差了,刚刚出发,可能要七八天后才得回来,他让我放心,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精神病院。我隐约觉得不妥,毕竟子辰刚刚在我们的目送下进去了,一旦进去,他可就是进入了某个流程,我不清楚精神病院收纳新病人是个什么流程,但以我从电影电视上得来的经验,那不会是个温馨而愉快的过程,跟普通病人入住医院不可相提并论。

我说出我的忧虑,邓世责笑起来:你真的是电影看多了,放心吧,招呼早就打好了,你要是不放心,待会儿方便的时候,我再打个电话过去。

第二天晚上,我接到邓世责打来的电话,他说他跟那边通过话了,那边说,一切正常。我想细问什么叫一切正常,因为电击、水疗什么的,也是正常程序之一,不过又一想,觉得只要没有《飞越疯人院》里的那种手术,他们怎么对待子辰其实都不是问题,毕竟人家失去了独生女。

自从子辰转入精神病院后,姐姐可就有事情干了,几乎每天都跑到精神病院门口鬼鬼祟祟地张望,指望着碰巧看一眼子辰,弄得自己都快成精神病了,非跟我说,她听到过里面的号叫,其中子辰的号叫最响。我说你敢断定那个声音就是子辰的?她肯定地说,她养的儿子,他叹口气放个屁她都听得出来。

即便是那样也没办法,那个地方,不是我们想进就能进的。

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姐姐决定硬闯,她在门口盯了几天,买通了一个往医院里送菜的人,跟着混了进去,但送菜的人有固定的线路,并不能进入病区,所以姐姐实际上只是在院内的空旷地带逛了一圈,就乖乖地出来了。她告诉我这些的时候,声音冰凉,语调缓慢。

你觉得子辰待在那个地方真的好吗?那里面气氛不对,比牢房还吓人,没毛病怕也给关出毛病来了。

我也给她说得心里有点发毛,但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给她太多希望,就说:至少还有命在。

姐姐就不说话了。

邓世责终于回来了,他还算负责,不等我打电话去问,自己就先给我打了过来。

子辰以前有什么病吗?

没有啊!我心中一凛,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他们说他以前好像有病的样子,进去之后发作了几次,他们正在给他治。

怎么治?喂喂,不会是把他当精神病来治吧?你知道的呀,他根本就没有那个病,他是正常人呀。

他匆匆挂了电话,说要亲自跑一趟,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要求跟他一起去,他想了想,答应了。

我暂时没有叫上姐姐,我怕姐姐在场,影响邓世责的临场发挥。

精神病院的管理极严,邓世责穿着制服,还是被拦了下来,经过两轮填表签字确认后,我们才被放了进去。

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迎了出来,看得出来,他就是邓世责的直线联系对象,两人寒暄了一阵,白大褂突然压低声音,附在邓世责耳边说起来。

以我的观察来看,白大褂说的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邓世责坚决不肯转眼看我,他肯定知道我正在眼巴巴地瞅着他。

邓世责带我进来最大的利好是我们可以去看看子辰。

他享受着单间的优待。护士开门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凑近窗户看了一眼,因为是磨砂玻璃,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站在屋子中间。

果然是他,他两手交握,一本正经地站着,似乎正处于罚站的状态。我绕到他前面去,轻轻喊他的名字,他茫然的目光缓慢回落到我脸上。

他不是我印象中的子辰了,春节的时候我们还见过一面,那时的子辰,绝对是个标准的二十四岁男青年应该有的样子,面色红润鲜艳,吱吱冒油,脸上肌肉紧致,轮廓分明,总之,就是一枚新出厂的硬币,现在,这枚硬币像在腐蚀性极强的水里泡过一样,满脸虚肿,双眼黯淡无光。

家庭生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小姨看你来了。你还好吗?

他先是无动于衷地看着我,一分多钟后,突然绽开一个空洞的笑容,且收不回去。

那不是属于他的笑容,它没有内容,没有温度,那不是我熟悉的外甥的笑。

也许是病号服的原因,我总觉得他行动和眼神都有点不对劲,即便我正在跟他说话,也抓不住他飘忽的眼神,它们总是停留在某个我够不着的地方,不认识的地方。

为了活跃气氛,我问他这里的伙食怎样,想吃点什么,要不要我给他送点过来。他仍旧是那样,先是无动于衷,然后冷不丁绽开一个无知的空洞的笑。我开始觉得不妙,难道是白大褂在一旁,他觉得不便说话?

我试着跟他聊。

有个叔叔,对你很好,一直很关心你,来,跟叔叔认识一下,好好说声谢谢。

他仍旧直立不动,我不得不拉着他的胳膊转了个弯,让他正面对着邓世责。

就在转过来的那一瞬间,子辰趔趄了一下,似乎受到惊吓,又似乎想立即逃走,但很快,他站直了,脸上又恢复成刚才的模样,继而绽开一个最无意义的笑。

一个端着托盘的护士推门进来,一边瞟向我们,一边叫着子辰身上的号码:吃药啦!

白色药片装在类似尿检用的塑料杯里,我扑过去,拿起杯子,问护士:这是什么药?

医生开的药。

我看向邓世责,邓世责意外地看向白大褂,白大褂说:只是治疗躁郁的日常用药,量极轻,基本没什么副作用。

我偷偷拿了一颗藏在掌心,准备带出去,护士发现少了药,以为是自己弄丢了,在托盘里找了一遍,最终从身上口袋里摸出一个小袋。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从小袋里掏出了两粒,放进塑料杯里,对子辰做了个张嘴的指令,子辰乖乖地嘴一张,我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护士已经把水杯凑到他唇边,在他下巴底下顶了一下,三粒药丸顺利咽下去了。

本该是两粒的量,护士给他服了三粒!

还没走出大门,我已经低声向邓世责说了十几遍:求求你!求求你!这地方待不得了。

没那么严重吧?邓世责觉得我太夸张了:万一对方家属来这里查实这个人呢?

你一定得帮我们把他救出来。我听到我的声音已经是哭腔了;他已经傻了你看不出来吗?他才二十四岁,最有活力反应最敏捷的年纪,可你看看他现在,俨然已经是个精神病人了。

我在想,那件事情会不会真的刺激到他,让他变得不正常了呢?你要知道,发生那样的事,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

我隐约嗅到一股诡异的、我们未曾料想过的气味,它无疑是邪恶的,但又有点无辜,像一株被迫生长起来的毒蘑菇。与此同时,头顶上那片黑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厚重,仿佛马上就要滤出黑色水滴来。

你答应过我们的,你说你一定会把他弄出来。我们费了那么大周折,可不是为了把他变成一个真的精神病人。我跳到他面前,像真正的小姨子跟姐夫撒娇求救一样。

我当然会尽力。任何事情都有它的程序,不能瞎急,也不能乱来。

宁肯看着他死,也不要他变成个精神病人。这也是我姐姐的意思。

三个月后,以放假的名义,子辰被我们接了出来。

这时的子辰,已开始大量脱发,举止也比以前沉稳了很多,完全不像出事前那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家庭生活epub-pdf-mobi-txt-azw3 下载

好吧好吧,外貌没什么要紧,只要我们的子辰还活着。而且他似乎比我上次在精神病院看到的样子稍稍好了点。邓世责到底还是可信的。

我们为他历时一年九个月后首次获得自由而办了个小型家庭聚会。

他问起姥爷,我们告诉他,姥爷已经走了。他还是问,姥爷知道不知道他今天回来。我怀疑现在的孩子们真的不知道走了就是去世了的意思,正如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挂了的意思,要不就是他在一个极其特殊的地方封闭了一年多,整个人已基本失去了正常交流的功能,得靠我们这些人帮他慢慢恢复。

当我压低声音,沉痛地告诉他姥爷已经去世,他错过了姥爷的葬礼时,他才一脸不相信地望着我,我以为他要哭了,我做好准备应付他的崩溃大哭,结果他只是看了我一阵,就垂下了眼皮。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