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z

每日好书分享书名:奥德赛博作者:糖匪Epubooks电子书分享每天一本epub电子书

奧德賽博epub-pdf-mobi-txt-azw3 - Epubooks.top


書名:奧德賽博

格式:EPUB/MOBI/AZW3

標簽:科幻 小說



內容簡介:


走在山路上,路邊是繁茂的桫欏……

穿過虛假的風景,穿過山溝裏的廢棄工廠,穿過夏夜的稻花清香,穿過嵌套的沈浸系統,穿過意識的淵面下記憶的垃圾場,穿過成串的數字0與1,穿過不再重要的人類文明,他去尋找一杯可以拉絲的醇酒。

《奧德賽博》是一本獨特的科幻作品集,收錄中短篇小說八篇,評論三篇。其中篇幅最長的《後來的人類》原題為《奧德賽博》,期刊發表時題為《後來的故鄉奧德賽》,結集成書時采用當前的篇名,並將原始的篇名作為書名。

作者簡介:


糖匪,SFWA(美國科幻和奇幻作家協會)正式作家會員,上海作協會員。出版短篇小說集《看見鯨魚座的人》、長篇小說《無名盛宴》。十多篇小說陸續被翻譯到英、美、法、澳、日、韓、意、西等國家,兩次入選當年美國最佳科幻年選。《熊貓飼養員》被選為Smokelong Quarterly(《煙長》雜誌)2019年度最佳微小說。同年《無定西行記》獲美國最受喜愛推理幻想小說翻譯作品獎銀獎。《孢子》於2020年獲中國科幻讀者選擇獎(引力獎)短篇小說獎。除小說創作外,也涉足文學批評、詩歌、裝置、攝影等不同藝術形式。評論多發表於《深港書評》《經濟觀察報》。


=======================================================



记得收藏本站哟!每天都会更新

资源收集不易,还请帮忙点一点,是我的动力谢谢!!!!!!!!!!

如果有什么书本站没有,你也可以在评论处留言。我会第一时间去的!

收藏本站每日更新更多书籍!

资源地址:网盘密码1122



=======================================================


部分摘錄:


相見歡

和R確認好位置之後,我立即準備出發。

每年年末,我們都會小聚一下,找個合適的館子邊吃邊聊。

我和他認識十多年,彼此並不算了解,也很少聊天。我們可能算不上是朋友,但互相欣賞。這就足夠了。這個世界上,許多朋友未必相互喜歡。

飯館照舊由R來定。每次他都能找到好吃又冷門的飯館。那些館子在美食點評網上根本搜不到,菜呢,無一例外地美味可口。R怎麽發現這些館子的?畢竟一年裏大半時間他都不在地球上。我雖然好奇卻從來沒問過,沒事的時候想想這個問題也挺有趣。我打心底裏喜歡他領我去的飯館,他也打心底裏滿意我這份認同。

我一陣忙碌,成功地在約定時間趕到約定地點。R最討厭遲到,我偏偏最不擅長準時赴約。任何超出電腦屏幕的位移,都會讓我陷入計算地殼板塊移動造成的誤差,或者非定域問題中而無法自拔,即使有地球上空上百萬顆衛星給我指路,僅靠GPS的坐標仍然沒法幫我確定自己的位置,仿徨惘然。哪怕自動駕駛器把我送到指定地點後,我仍然能在門口迷路。醫生說我患有多相認知障礙——過分思考導致的認知障礙。倒也沒什麽。誰沒有點毛病。

R知道我的毛病,所以把見面地點定在我絕對不會遲到的地方——我家。

門開了。R準時出現。走吧。他說。他還是老樣子,戴著黑框圓眼鏡,照舊穿著那件松垮變形的毛衣,從裏到外透著一股陳舊的馨香之氣。他就像一個活在過去的人。也許,因為常常進行星際旅行,在太空待得太久,時間在他這裏基本沒留下什麽痕跡。換個角度想,也許不是他顯得年輕,而是超光速旅行讓他回到了過去。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過去的R。

你跟緊我。他又說。我點點頭,跟著他踏出門口。從那一刻起,他就是我的相對坐標,對我意義非凡。

我們下樓上了他的車。他堅持自己駕駛。這總是讓我很緊張,一路不敢跟他說話。

“你還會緊張?”他露出笑意。

“你還那麽喜歡開車。”我說。他當然喜歡開車。他喜歡駕駛一切交通工具。越快越好。所以他最後當了一名宇航運輸員,開著人類有史以來最快的交通工具,穿梭在行星衛星間,運輸貨物。對別人來說無聊漫長的旅程,他卻樂在其中。

“開車更自在。”R說。

我明白他的意思。畢竟我們這一代是在地球上長大的。一切直覺反應都以地心引力為基礎。我打開車窗,夜色和風一同灌進來,讓人懶洋洋地不想深究任何事。同樣的場景出現過多少次,不知道現在是記憶過去,還是大腦意識對當下的快速再現。年末,過去現在未來時間節點重合前的一瞬,萬物邊界模糊,又新又舊。我沒法把這一切都說出來。我說,路上的車怎麽這麽少。

R說不是車少,是其他車都避開我們。它們的智能系統把我們這樣的人工駕駛車輛都當作高危因素。

我說,那很好啊,不是正中你下懷。

他嘿嘿笑,打開播放器。還是黑色安息日。還是《偏執狂》。

People think I'm insane because I am frowning all the time

(人們覺得我瘋了,因為我成天眉頭緊鎖)

All day long I think of things but nothing seems to satisfy

(我一天到晚心事重重,沒有一件事是順心的)

Think I'll lose my mind if I don't find something to pacify

(要是再沒什麽能讓我平靜下來,我想我就快瘋了)

Can you help me occupy my brain?

(你能幫幫我,幫我理清頭緒嗎?)

之前帶我去的那些飯館,不是深巷小店,就是高深莫測的深宅大院,招牌都沒有,這次的飯館就在路邊,爽快地把車放旁邊一停就好。店招牌高高掛在門口,顯眼又正派,進去後卻只看見一兩個客人。位置好,門面又不故弄玄虛,冷清成這樣,讓人心底起疑。我拿眼問R怎麽回事。R松散地自顧自坐下,看菜單點菜。老規矩。他點他的。我點我的。單論吃,R點的就足夠好。他既懂得吃,又懂得我的喜好,點的菜都是店裏的特色,又照顧到人的胃,從冷盤熱菜主食到甜點,搭配得當,自成系列。一趟吃下來舒舒服服,像說一個好故事。我點的雜亂無章,就像惹人厭的閑筆。

金沙萵筍卷,香煎椒鹽瓜餅,青蘋果山藥肉包。這是我今年的閑筆。

服務員親自過來又報了一下我們點的菜,提醒我點的這三樣都是主食。我說知道了。R說沒錯,謝謝。

無論我怎麽點,R好像從來不介意。我也因此覺得更自在。在不確定的因果鏈裏,他的不介意好像一塊浮木。

“一定好吃。”等服務員走開R向我保證。

“啊,一定。你之前帶我去的幾家店,後來再去好像都關了。”

“你自己又去了?”

“和朋友一起。”

“挺好啊。你要多出來走動走動。”

“可是那些店怎麽就關了?”我追問。

“一直沒什麽客人,當然就開不下去。這家店也一樣。和位置沒什麽關系。大家吃慣了代餐。飯館不營銷,單靠味道不可能經營下去。味覺靠不住的,很難傳播開來。不過老板們應該心裏都清楚。”

“他們喜歡開飯館但是不喜歡營銷。所以他們就只做他們想做的事。”我有些語無倫次。

“是,大家都一樣,都正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顯然不是。

很早之前我就發現R對世界的理解有塊空白,類似程序BUG(漏洞),正是那塊純白之地讓他在許多事上無限寬容。我想起最近聽到一個傳聞,為他擔心起來。

“工作還順利?我聽說3D打印對太空運輸業造成很大沖擊。”

“活兒少了。有時候要在當地等很久才能接到回地球的單。不過閑著的時候就畫畫。”

R說的畫畫是字面意思上的畫畫。絕大多數時候是靜物畫。就是那種原始的用顏料在紙上描繪外在世界的原始藝術。做他們這行總得找點東西打發時間自娛自樂。

“有新畫?那待會看。”我說。R會不定期給我看他的畫。他從不描繪詭譎壯闊的風景,一味專註微小甚至乏味的事物。我看不出哪裏好,只是喜歡。看他的畫時,身體感到單純的愉悅歡快。有時候我會惋惜。如果R願意和其他人一樣,使用全沈浸式情景再現技術,販賣異象,應該會是個成功的藝術家。

“沒事。不至於失業。運輸稀缺能源還是要靠我們。”R漫不經心地說。

我隨便應了一聲。

沒話說了。沈默便緩緩落下。被太陽曬過的被子,熟稔溫存蓬松,閉上眼睛都覺得金黃一片。對著R,可以不用說話。有些人哪怕很久不見仍然覺得親切,有些人你永遠不會問他這一年過得好不好。這一年總算過去。你對面的那個人還好好坐在那。最重要的答案早就顯明。不需要多余問題。

有人打開了全息屏。大堂裏一下子多出4個邋裏邋遢的英國人,隨著癲癇般節奏渾身抽搐,哼唱陰郁詞句。

She said I’ve lost control again. And she screamed out kicking on her side.(她說,我又失控了。她尖叫著,讓人對她一陣踢打。)

我和R同時直起身。這首歌我們好像在哪聽過。不,只是我們都覺得它很熟悉。R車上有不少那個年代的歌。

英國人很快被美麗的鄰國政治家取代。“年輕人是人類的希望……”他的形象連同後半句話瞬間被比鄰星A的海浪淹沒。海面上數百只土著海鼠手拉手,以仰泳的姿勢保持某種隊形,從空中俯瞰清清楚楚四個字“地球你好”。畫外音絮絮描繪著科學家們如何殫精竭慮教會它們使用人類文字。

我們轉回頭,剛才亮起的眼神暗下一層。

服務員端來冷盤。電視仍舊停在剛才的頻道。我和R蒙頭吃菜。

我們常常以類似的方式回應世界。好惡相近得沒有道理。

酒燙好了,我們分別斟上,舉杯輕碰。

我說,冷盤的鹵味不錯。他舉起已經放下的杯,祝酒道,敬原教旨吃貨,不死的味蕾。我沒有再碰。我說,味蕾會死。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有相同的神經反應,大腦核磁共振圖像應該高度相似,有時候又覺得,僅僅是某種殘疾將我們聯系在一起。

電子書版權歸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

若有違反您個人權益,請留言反饋刪除相關信息。

发表评论

0 评论